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频道本月排行
频道总排行
首页 > 点滴 > 正文

巴金故居开放,为文化留存最美丽地标
2012-04-16 11:31:21   来源:   评论:0 点击:

——探访首次向公众开放的上海巴金故居历时五年的论证研究、资料整理、修缮施工,文学巨匠巴金曾生活过长达半个世纪的武康路113号寓所已修...
——探访首次向公众开放的上海巴金故居
 
 
历时五年的论证研究、资料整理、修缮施工,文学巨匠巴金曾生活过长达半个世纪的武康路113号寓所已修缮如“旧”,完全恢复历史原貌,并将从12月1日起对海内外公众试行开放半年。
日 前,新华社记者独家探访巴金旧居。从巴老使用过的一桌一椅、所保存的中国文学名人和大事重要史料、所收藏的数万册中外珍贵图书,到凝结了巴金与萧珊动人爱 情的私人物件、两人在花园里亲手种植的樱花树,巴金故居完整了保存了作家的生活环境、工作场景等历史和人文氛围,其收藏之丰富、完整,足以令人世人惊叹。
为城市竖起一座文化的丰碑,为中国文化留存一个最美丽的地标……在长达五年的时间里,上海各界为保护、抢救、修缮、整理巴金故居,全力以赴。在巴金107年 诞辰之际,巴金故居对公众开放,令人们目睹了一个伟大的时代、一个以文化为本的城市,对世纪文学老人巴金的文学遗产、精神财富的不懈传承。这是一个时代之 幸,也是一个城市之幸。栖息着文学巨匠灵魂的巴金故居,重新回到了人民大众中间;而巴金的精神,亦将随之生生不息,继续传承、永远燃烧。
 
走进巴金的“家”
为中国文学留下了《家》《春》《秋》等不朽之作的文学巨匠巴金,他的“家”是怎样的?在巴金107周年诞辰之际,新华社记者独家探访了巴金故居。
坐落于上海武康路113号的巴金故居,是一座风格简朴静谧的英伦风格花园住宅,包括一座“假三层”的主楼、南北两侧辅楼和一个绿茵如织的花园。灰色细鹅卵石的外墙,对比着红色屋瓦,在绿树掩映中显出一派古典韵味。
而当人们步入巴金故居,就不能不为这里浩瀚的文学收藏、史料和连每一个细节都力图真实复原的生活场景而感到震撼。这座小楼里,随处可见的巴金生活、写作场景和难以计数的文物、图片、资料,处处都在还原着真实的巴金。
自1923年春搬至上海,巴金在沪数次迁居。1955年9月,巴金一家迁入武康路,这里也是巴老居住时间最长的寓所。从1955年到2005年,一代文学大师巴金在武康路寓所里生活、写作长达半个世纪,他的晚年力作《随想录》也是在此完成问世。
学者指出,在中国现代作家故居中,巴金故居得天独厚。它是作家居住时间最久的故居。“像巴金故居这样,拥有时间跨度如此长、中间没有中断、相对完整的作家文献资料,在国内名人故居和博物馆的收藏中实不多见。”
据巴金故居常务副馆长周立民介绍,2008年至2011年,巴金故居(筹)协助巴金家属开始陆续整理图书、书画、手稿、家具、生前用品等文物资料。经过初步整理,巴金收藏的各文种图书就达近4万册,内容广泛,包括大量中外作家签名本和初版本等。各类书稿、书信、文献、照片档案资料,据不完全统计超过10万页(件)。另外,巴金生前使用过的家具、器物、衣物等各类生活用品也都保存完好。
首次开放的巴金故居里,仿佛依然保存着巴老的呼吸和情感的浓度,仿佛依然交织着一代文学巨匠随着时代起落而孕生的悲痛欢欣,承载着二十世纪中外文坛的风云变幻,同时也记录着巴金和普通人一样点点滴滴、细腻感人的亲情、爱情、友情……
在 巴金故居里,最多的是书,其次是书桌。巴老爱书如命,每次出国,都要抱回大量的珍贵外文书籍,藏书囊括数十种文字著作。尽管曾十余次捐赠书籍达数万册,巴 金故居中依然“书满为患”。不仅客厅、书房、阁楼、阳台上放置着整面墙的书柜,甚至连浴室里也有一个塞得满满当当的书橱。巴金故居馆长、巴金女儿李小林对 记者回忆说,以前巴老在世时,“只要有块立脚的地方,就有书堆放着,已经到了没法收拾清爽的地步”。巴老曾经多次大规模捐书,一方面也是因为藏书之丰已成 为这栋房屋“不能承受之重”。
在这座楼中,有各式各样的书桌。这其中,以二楼书房的书桌最为“正式”,书桌上摆放着俄国文豪托尔斯泰的雕像和妻子萧珊的照片。一楼的客厅角落里,有一张极不起眼的木头窄桌,巴老却在上面写下了《随想录》不少的篇章。1983年之后,巴老腿脚不便,就给一楼阳台上的缝纫机铺了层台布,当作书桌使用。煌煌巨著《随想录》的最后两卷,就有很多篇诞生在这张最别致的书桌上。
 
巴金的家,还蕴含着太多的情感
巴金夫人萧珊用第一笔稿费,给女儿李小林买来珍贵的钢琴,如今依然倚墙而立。巴金的卧室里,萧珊的遗物从不曾被挪动。萧珊的骨灰,曾一直放在床头柜上;萧珊的遗像,放在床头壁炉架上。这一切,让巴老感到,爱人分秒都不曾远离。直到2005年11月25日,按照巴金遗愿,两人的骨灰被掺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一起洒向了浩瀚的东海。
在巴金的卧室里,一切都保持着巴老生前起居时的状态。床头上夹着的朴素的红色台灯、床头柜上装在皮套里的老式收音机,甚至连床头为方便巴老起身而特别安装的一个白色木头扶手支架,都历历在目……
巴老的床对面,就摆放着外孙女端端的小床。在这局促的空间里,弥漫着的是浓得化不开的亲情。巴老在作品里曾三次写到心爱的外孙女端端,说她每天那一声告别时的“再见”也能带给自己心灵无限的温暖。在巴金故居里,时间,在这一幕幕爱情、亲情中定格成了永恒。
如今,在巴金的花园里,见证了一代文学巨人爱情、亲情的玉兰、樱花日益枝叶馥郁。1955年巴金一家搬进武康路时,院子里已有了一株玉兰树,如今这棵树高达十四五米,沐浴了半个世纪风雨却更加笔直、伟岸,仿佛正是巴老灵魂的写照。巴金、萧珊夫妇手植的两株樱花树,一到花季,依然绽放满园芬芳。
留存半个世纪文学记忆
巴金住在武康路寓所的这半个世纪里,中国经历了风风雨雨,巴金也写就了众多传世名作,包括被誉为“说真话的大书”的五卷《随想录》、改编成电影《英雄儿女》的抗美援朝小说《团圆》、散文集《倾吐不尽的感情》、《赞歌集》,翻译了《往事与随想》等文学名著。
周立民介绍说,武康路巴金寓所里曾出入过众多中外作家及各界名人,见证了二十世纪下半期中国文学的跌宕起伏,更留存了半个世纪以来“中国文学不同时期的记忆”。
据资料记载,巴金一家从1955年搬来,10月 就迎接了第一批客人:法国大作家萨特和同为知名作家的爱人波伏瓦。事实上,从夏衍、沈从文、曹禺、柯灵、王西彦、唐弢等文坛名人,到法国文豪萨特、波伏 瓦,众多日本友人……,都曾是这里的座上客。巴金的客厅,就是中外文学交流的一间“门厅”,里面走出走入的,都是支撑起了文学巨厦的人们。
巴金故居一楼的走廊,被称为“太阳间”,原本没有门窗。1974年沈从文悄悄来看望巴老,两人就坐在走廊上长谈,动人的友谊永久留存。1983年,在二楼书房的书架前,张光年特地从北京来探望病中的巴金,两人就文艺界的情况交换意见,为中国文学的发展探索道路。一张纪录两人促膝长谈的珍贵历史照片,就放在当年那张普通的圆桌上。
“文革”中,萧珊去世,巴老也被剥夺了写作的权利。把自己锁在在武康路寓所北辅楼面积不到三平方米的保姆间里,巴金无法抗拒内心的呼唤,又拿起笔重译屠格涅夫的《处女地》。当时,巴老甚至不知道自己的译作还能不能

\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右),全国人大常委、中国作家协会名誉副主席金炳华为巴金故居揭牌。
  
出版。但他说,一定要写,哪怕以后这部译作只能留给图书馆。
在二楼摆放着一组淡绿色沙发的书房里,巴老曾接受过来自世界各国的荣誉,包括意大利颁发的“但丁国际奖”、前苏联人民友谊勋章、法国荣誉军团奖章……难以枚举。
也正是巴金这间著名的书房,曾经给中国摄影史留下了好些经典照片。有一幅题为《劫后的笑声》,就在这间客厅里定格了文革结束后巴老与张乐平、柯灵等老友谈笑相聚的历史瞬间。历劫重生的中国文学,也是从巴老的这间客厅里翻开了新页。
上海:以虔诚守护城市文脉
为了让巴金的文学精神生生不息,为城市竖起一处人文地标,为中国文学留存一片最美丽的风景,上海在“十二五”开局之年大手笔修复开放巴金故居。
如今,当世界各地的游客们来到上海,除了欣赏外滩的百年历史建筑、陆家嘴鳞次栉比的摩天楼风景,人们还可以在免费开放的武康路巴金故居中感受历史、重温文学、走近巴金。人们将会感到:文化是中华民族最贵重的财富。巴金的精神,依然在这座海纳百川的城市中燃烧不息。
据介绍,巴金先生逝世后的第二年,在2006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冯骥才、梁晓声、贾平凹、赵丽宏和张抗抗等人提议建立巴金故居博物馆。此举很快得到了上海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和迅速响应。2007年11月,上海市作协首次明确提出开设巴金纪念馆,对巴金的资料进行抢救性收集和研究。12月13日,上海市政府召开专题会议,正式启动巴金故居纪念馆筹建工作。此后,巴金故居(筹)开始了长达四年的抢救、整理、修缮、研究工作,不辞艰辛。
巴金故居保护,意义何在?学者指出,为人的文学,为了真善美而写作,这是世纪伟人巴金留下的文化遗产,也是上海这座城市所继承的宝贵财富。
“即使在今天,一个人在少年时代如果遇到了巴金的作品并能认真地阅读、体会它们,亦是他的人生之幸。”周立民说,巴金给中国留下了26卷本的不朽著作和10卷本的精彩译著。巴金毕生以文学传达的真善美,他的精神和人格力量,对于正在努力建立“公平、诚信、包容、创新”城市价值的国际大都市上海,弥足珍贵。
“巴 金故居的开放,向人们展示了海派文化的丰厚底蕴。上海不仅是一座经济的、商业的城市,更是一座拥有辉煌文化的城市。中国现代史上几乎所有的重要作家,都曾 在上海生活过。巴金对于城市文化的影响尤其深远。”五年前曾发起建立巴金故居倡议的著名诗人、上海作协副主席赵丽宏说,世界上的每一个优秀民族,无不以最 虔诚的姿态守护着伟大作家们曾经的居所。如英国莎士比亚故居,迄今全世界已有2亿人参观,令人感叹;托尔斯泰、普希金故居,也是俄罗斯最重要的文化景观。如今,上海继鲁迅故居之后,又开放了巴金故居,令人欣喜。
赵丽宏说,文人故居的保护开放,有助于一座城市传递其文学记忆、传承其文脉,延续其文气,希望有更多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占据重要地位的作家故居在上海逐一修缮开放,让这座时尚国际大都市处处流动人文气息。
预约参观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观众留言 | 投诉与意见
试开馆参观时间:10:00-16:30(周一闭馆,免费开放) 地址:上海市武康路113号 电话:33685656
CopyRight 2006-2015 巴金文学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