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频道本月排行
频道总排行
首页 > 点滴 > 正文

巴金故居参观记
2012-01-02 17:19:24   来源:   评论:0 点击:

这是一座正面外立面呈金字型的老洋房, 这是一个海内外无数作家和文学爱好者向往的圣地, 这就是人民作家巴金先生的故居——上海武康路...

这是一座正面外立面呈“金”字型的老洋房,

这是一个海内外无数作家和文学爱好者向往的“圣地”,

这就是人民作家巴金先生的故居——上海武康路113号。

 

巴老在这里住了50

武康路113号,这是一幢二层带阁楼的花园式洋房,建于1923年,于1948年改建。最初的房主是英国人毛特·宝林·海。曾作为前苏联驻沪领事馆商务代表处。19559巴金先生从淮海坊迁入此处。在此之前,回溯到192812巴金先生从法国回沪后,在宝山路宝光里、陕西路步高里、襄阳路敦和里等处飘泊不定地借宿,直到搬到霞飞坊(今淮海中路淮海坊),他才有个自己的安稳的“家”。而武康路,则交织着他后半生的悲欢,一直到他夫人的骨灰在20051125离开这里,融入浩瀚的东海,巴金先生在这里住了整整50年。

 

 

建故居是人民的愿望

巴金先生生前一直明确不同意在他的故乡成都及其它地方以他的名义整修旧居、建立纪念馆和设立文学奖等。然而,广大民众又有自已的想法。20051017巴老去逝后,在20日于浙江嘉兴举行的第八届巴金国际学术研讨会上,与会者就强烈要求把巴金故居建设成博物馆。翌年的全国两会上,冯骥才、张抗抗、梁晓声、赵丽宏、贾平凹等政协委员又提交了相关提案,倡议建立巴金故居博物馆。

2007年年底,上海市府作出决定,启动巴金故居修缮工作,并责成上海作家协会负责完成。落实巴老子女的住处、借地方放置家具、把那么多的书登记造册装箱存放、清理保管在搬迁过程中发现的大量珍贵的文史资料,与施工方研究如何修旧如旧,招聘工作人员和志愿者并予以培训,去外地成功的名人故居学习取经,把家具、书籍搬回按旧貌复原······这一切在这几年中紧张而有序地展开。

 

 黄永玉新作诗画赠故居

老洋房的正面朝南,面前是一块360平方米的草坪。我们是从北门进入,当年,巴老也都是在这里接送客人。

门厅很小,迎面墙上挂着一幅巴金先生的遗像。熟悉晚年巴金的人都知道,巴老一直处于一种沉思状态,很少笑,尤其是是畅怀大笑,而这幅照片捕捉到了这一瞬间,巴老生前也很喜欢。遗像下放置着一簇秋菊。我们在此默默肃立致敬。

左边墙上挂着的两米一米多高的大幅国画,这是87岁高寿的著名画家黄永玉先生在今年10月专门为故居挥就。线条粗犷,浓墨重彩,巴老“一张积压众生苦难的面孔,沉思,从容,满是鞭痕。”(黄永玉语)在寒风中怒放的红梅的衬映下撑满画面,虚从实来,给人以巨人顶天立地的震撼。黄永玉先生与巴老是忘年交,1946年,当时只有二十多岁的黄永玉在上海谋生时,曾借住在巴金先生的文化生活出版社的职工宿舍里,并常来巴老家中。巴金及萧珊对他的照顾,至今仍温暖着、激励着他。    

黄永玉在画上题诗《你是谁》:你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你是战士,还是刚出狱的囚徒?/是医生,还是病人?/是神父,还是信徒?/是作曲家,乐队指挥,还是/ 嘹亮的歌者?/是牧人,还是羊?/是摆渡者,还是河?/是远游人,还是他背上的包袱?/是今天的熊猫,还是十几万年前的恐龙化石?/你带领过无数学龄前儿童走向黎明,/你是个被咬掉奶头、捂着胸痛的孩子他妈。/你永远在弯腰耕耘而不是弯腰乞食。/你是沉默忍受煎熬的“拉孔”,从不叫出声音。/谁都认识你是“巴金”,你大声喊出:/“我是人!”/

黄永玉先生还把这首诗单独书写了一幅,赠送给修缮完工的巴金故居。

 

萧珊用稿费买的钢琴

门厅的左面是厨房,“文革”中,巴老楼上的卧室书房统统被封时,门厅就是一家人挤着吃饭的地方,那张小方桌现在还放在原处,对面是一个餐具柜,家人叫它“三炮台”,上面摆着北京中国现代文学馆内八位著名作家雕像的小样,中国现代文学馆正是巴老所倡议、呼吁、捐赠,并得到文学界老前辈的广泛响应、支持才建立起来的,而今己是世界上数一数二的文学博物馆。

而右边的餐厅则先成了李小林,后是李小棠的婚房。现在己恢复了餐厅的原样,旁边的一架立式钢琴,是萧珊1953年用自己的第一部译作《阿细亚》的稿费买的送给李小林的礼物。正对餐厅的墙上挂着一幅李小棠一岁生日时的照片。萧珊虽翻译不多,但很有成就,巴老自己也说:“我同她一起生活了三十多年。但是我并没有好好地帮助过她。她比我有才华,却缺乏刻苦钻研的精神。我很喜欢她翻译的普希金和屠格涅夫的小说。虽然译文并不恰当,也不是普希金和屠格涅夫的风格,它们却是有创造性的文学作品,阅读它们对我是一种享受。” 著名诗人、翻译家曹葆华在1964年用俄文对照读了萧珊译的《初恋》,给巴金写信予以大大称赞。曾经协助鲁迅主编《译文》的黄源也曾对巴金说:“她的清丽的译笔,也是我所喜爱的……她译的屠格涅夫的作品,无论如何是不朽的,我私心愿你将来悉心地再为她校阅、加工,保留下来,后世的人们依然会喜阅的。精通俄罗斯文学翻译的穆旦盛赞萧珊文笔的清新:“她的努力没有白费,我高兴至今她被人所赞赏。”黄裳对萧珊译文的评价是:“她有她自己的风格,她用她特有的女性纤细灵巧的感觉,用祖国的语言重述了屠格涅夫笔下的美丽动人的故事,译文是很美的。”他还说:“我希望,她的遗译还会有重印的机会。”

                                                                                                                                                                                                                                                                                                                                                                                                                                                                                                                                                                                                                                                                                                                                                                                                                                                                                                                                                                                                                                                                                                                                                                                                                                                                                                                                                                                                                                                                                                                                                                                                                                 

客厅见证文坛风云

穿过门厅,左边原为巴金继母和妹妹的卧室,现改成临时展厅,展出巴金故居收藏的一部分文献资料和实物,从不同角度反映了巴金的创作和生活。右边,就是我们以前在图片和电视新闻中常见的客厅,这里曾是国际政要、文坛巨子、著名学人经常出入的地方。靳以、柯灵、孔罗荪、吴强、西彦、辛笛、师陀、黄裳等人都是这里的常客。他们相互切磋学问,议论时事,共同为文学事业作出贡献。每年1125日巴老生日,这是更是嘉宾满堂。

四个大沙发放在客厅中间,满满当当,回旋的余地己不多。四个大书橱里多是成套的著作,有巴老自己的,也有他人的。两个小书架里都是晚年巴老行动不便后想取用方便的书,书实在太多,把搁板都压弯了。壁炉上方挂着一幅林风眠先生送给巴老的《鹭鸶图》,懂行的人看这三只白鹭的脸全部向右,就判断出这是林风眠的早期作品,现存极少。

 

巴老很喜欢的“太阳间”

穿过客厅,就可到巴老在晚年的作品中经常提到的“太阳间”,其实这原是外阳台。19746月下旬,沈从文为了治眼病来上海,在一个下午,冒险来到了巴金家,当时的巴金家里一派萧凉,爱妻已故,女儿进医院待产,儿子在安徽农村插队,外墙上还有大字报的残迹,厅堂里冷冷凄凄,两个白发凄凄的老人,一个眼病暴发,一个身境凄惨,两个老头把藤椅搬到这里,促膝长谈,可惜他俩当时谈些什么,现已无人知晓。1983年,巴老因骨折住进华东医院时,家里就把阳台封了起来,这里向南,阳光非常充沛,称之为“太阳间”。巴老非常喜欢,《随想录》的后二卷就是倚着窗下的缝纫机和那张简陋的小桌子,艰难地一笔一笔写出来的。在患了帕金森后,扶着助步器缓缓地行走锻炼,也是在这里。

 

萧珊的骨灰盒曾放在床边

顺着楼梯到二楼。楼梯口也放着一个大餐柜,这是曹禺先生在解放前离沪赴京时,留给巴老的。

二楼的左边是巴老的卧室,一张大床放在中间,床的左边装着一个白色的木架,是晚年巴老起床时借力的扶手。夫人萧珊的照片和她的著作就放在床头柜上。紧挨着床的五斗橱上原先放着萧珊的骨灰盒。巴老在《怀念萧珊》中写道:“她是我的生命的一部分,她的骨灰里有我的泪和血……在我丧失工作能力的时候,我希望病榻上有萧珊翻译的那几本小说。等到我永远闭上眼睛,就让我的骨灰同她的搀和在一起。”在《〈十年一梦〉增订本序》中巴老又写道:“十年一梦!我给赶入了梦乡,我给骗入了梦乡。我受尽了折磨,滴着血挨着不眠的长夜。多么沉的梦,多么难挨的日子!我不断地看见带着血的手掌,我想念我失去的萧珊。……我不是战士,我能够活到今天,并非由于我的勇敢,只是我相信一个真理:任何梦都是会醒的。”

大床的另一头挨着着一只单人床,巴老的最疼爱的外孙女端端就睡在这里。巴老曾写道:“每天清早她6时起身后就过来给我穿好袜子、轻轻地说声再见,然后一个人走下楼去,她不会想到,每天早晨那一声‘再见’让我的心感到多么温暖。”我们可以想象得出那其乐融融的情景。

巴金从端端身上发现了中国教育制度的一些弊病,在《随想录》中他曾经写了三篇有关端端的文章,对一些扼杀孩子天性的教育方式大加批评。他在文章中建议:“我们要为孩子们着想,培养他们最好的办法是引导和启发,使他们信服,让他们善于开动脑筋,学会自己思考问题。听话的孩子不一定就是好学生,肯动脑筋的孩子总比不动脑筋的好。”

巴老曾送给端端一套26卷本的《巴金全集》,他在每卷前都给端端写上了一段话。全集第16卷《随想录》扉页上,巴老写道:“近来常常觉得累,翻开书不想再写什么,并非我无话可说,至少我还欠你,欠‘五卷书’的读者一篇《四说端端》的文章。但是这笔账怎样偿还?讲不讲真话?对我们的实际生活,对我们的青少年的教育与成长,我有我的看法……我写‘五卷书’挖得并不深,但我知道你不曾认真读过它们。你不读它们也行,最好挑选其中的一部分读两遍,你不会后悔的。”

卧室的外间走廊就是李小林所睡的地方,那里放着的写字台原为萧珊所用,后被李小林用来办公。

 

巴老作品的各种版本塞满四大书架

卧室的隔壁是巴老的书房,与外面的走廊各有一个宽大的写字台,巴老白天喜欢在明亮的走廊,晚上则在书房里间奋笔疾书。在“文革”前很多热情的篇章及晚年巨著《随想录》的前三卷大部分就是在这里写成的。书房里的四个大书橱占着一面墙,放的都是巴老自己作品的各种版本。书房和楼下客厅各处原来散放着许多世界各国的工艺品、玩偶等,每一个都可讲一段故事,现在都集中放在一个柜里。壁炉上放着一尊巴金先生五十年代模样的塑像,栩栩如生。这出自前苏联雕塑家谢里汉诺夫之手,听李小林说,爸爸对这尊像自己也非常满意。

 

故居是个大书库

巴老家实际是个大书库,这是给人留下的最深的印象,尤其在三楼。三楼是个大型的阁楼,书架密密麻麻。当年巴老就把它作书库,各种各样的书都往这里塞,房屋管理部门曾担心这里的承重量。据不完全统计,除去巴老向现代文学馆、各大图书馆、有关学校捐出的中外经典数万本之外,留在家中的还有三、四万本。记者来参观时,几位姑娘小伙正戴着口罩,辛苦地拆箱,把书放到原处。据介绍这里只对学者开放,作研究之用。

 

《处女地》出自这小间

下了三楼,我们来到南、北辅楼。这里原来是储藏室,此次加固后南辅楼二楼成了会议室,一楼是游客服务中心,有巴老的著作和各种小纪念品供游客选购,还可举办小型的展览,开放之初,正举办“巴金藏俄罗斯作家作品插图展”。北辅楼二楼有一小间原是保姆房,1972年,萧珊去世后,巴金曾躲在这间小屋里,巴金默默地把在“文革”前就开始重译的《处女地》译完,又重抄了一遍。后来,又开始在这里着手翻译赫尔岑的《往事与随想》。

 

 在这里我们与巴老长谈

虽已深秋,草坪依然一片翠绿,四周恢复了原来的竹篱笆,树木花草都予以专业的修剪养护。巴老在患病前在家写作困了时,就会在围着草坪的小路上一圈又一圈地踽踽独行,他在思考怎样才能让历史的悲剧不要重演,他在思索怎样把心交给读者。现在这里铺上了透水地砖,以便众多的游客踏上这条“巴金小道”。草坪上,八株云杉高高耸立,粗壮的白玉兰,盘虬卧龙的紫藤,婀娜多姿的樱花,在篱笆墙上探头探脑的蔷薇,现在虽将进入冬休,但可以想象得出在她们争芳吐艳时的容貌。在“文革”前那段日子里,这里是多么温馨。

从北辅楼的楼梯下来,有一块小小的休憩区,设计者在冬青树丛中设置了一个环圆形的坐凳。而中间将耸立一座巴老的雕像,老人家是伏案写作还是散步沉思,现还不得而知,不管怎样,我们可以有个地方与巴老近距离接触,向他献花表达敬意;与他长谈,倾诉心思;或者搭在他的肩上合个影。我们在这里一定会听到老人家爽朗的笑声。

预约参观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观众留言 | 投诉与意见
试开馆参观时间:10:00-16:30(周一闭馆,免费开放) 地址:上海市武康路113号 电话:33685656
CopyRight 2006-2015 巴金文学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