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频道本月排行
频道总排行
首页 > 点滴 > 正文

读《长生塔》
2012-01-02 13:21:48   来源:   评论:0 点击:

巴金,这个驰名海内外的名字,是何等响亮!这个名字紧紧地同《家》《春》《秋》《寒夜》等中长篇小说及《随想录》等散文创作成就联结在...

巴金,这个驰名海内外的名字,是何等响亮!这个名字紧紧地同《家》《春》《秋》《寒夜》等中长篇小说及《随想录》等散文创作成就联结在一起。但是,曾有几人了解过巴金还是一位十分关心少年儿童的童话作家呢。巴金从1934年到1936年间,曾先后写过几篇童话作品。193430岁的巴金,从上海启程赴日本,1124抵达日本,先后旅居横滨、东京。193411月到19358月这段在日本的时间里,巴金心情并不舒畅,目睹书刊上充满对伪“满洲国”大唱赞歌及对“支那人”鄙视的言论;193546日凌晨他还无缘无故地被神田区警察署关押了14小时,巴金对践踏人权的行径很愤怒,不仅民族主义情绪高涨,也增强了他对祖国和“我们伟大而善良的人民”的无比怀念,为此,他不仅翻译了屠格涅夫爱国散文诗《俄罗斯语言》借以宣泄爱国情怀,还写出了他的第一篇童话作品《长生塔》。此后巴金还创作了《塔的秘密》(1935)、《稳身珠》(1936)、《能言树》(1936)。这四篇童话,1937年由巴金自集成册,书名《长生塔》,交上海文化生活出版社出版。

我收藏的这本《长生塔》,虽不是初版本,是平明出版社于19546月重排第1版,距今也有57年了。竖排本,正文77页。卷前有巴金于19533月撰写的《前记》,巴金19371月撰写的《序》。巴金在《序》中说:“从做孩子的时候我就爱作梦,父亲去世以后我还可以在梦里看见他的面容。所以我非常喜欢梦。梦景常常是很美丽的。……现实的生活常常闷得我透不过气来。我的手上,脚上戴着无形的镣铐。然而在梦里我却有充分的自由。……我不能让我的梦景被遗忘,所以把它们记下一些来。这些全是小孩的梦。我勉强称它们为童话,其实把它们叫做‘梦话’倒更适当。”其实巴金的“梦话”并不美丽,这些“成人的童话”,揭示了皇帝的荒谬、统治者暴虐的可鄙下场和革命者的牺牲精神等,如《长生塔》描写一个暴虐荒淫的皇帝,想长生不老,驱使百姓为他建造长生塔,结果塔刚建成,当皇帝登上最高一级,塔就崩塌,成了皇帝的坟墓。《塔的秘密》描述“父亲”为保守塔的秘密,敢于斗争,宁可牺牲自己也不暴露塔的秘密,这不仅展现了为人父的高尚情操,也展现了巴金一生追求“平等”、“自我牺牲”的精神和恪守的道德信条。《稳身珠》描写了欺压人民的“县官和差役”,最终灭亡的故事。《能言树》是两兄妹相爱的故事,揭示当时统治者欲摧残青年的故事。这些童话故事主题鲜明,爱憎分明,充分展现年轻的巴金疾恶如仇,反对欺压,反对暴政,热爱人民,争取自由的追求和人生观。我们知道,自“五四”以后,随着新文化运动的展开,儿童文学以独特的文学形式真正出现于中国新文学之林。鲁迅曾强调儿童文学创作“必须十分慎重”、作品“要浅显而且有趣”,并亲自为孩子们翻译了众多外国儿童文学作品。这一时期出现了以巴金、老舍、叶圣陶、冰心等为首的大批著名作家以及他们专为孩子们创作的《长生塔》、《稻草人》、《小坡的生日》、《寄小读者》等重要的儿童文学代表作。这些作品,透过社会现实与下层人民的苦难,启示和激发小读者鲜明的爱憎品格和追求真善美的思想情操。在艺术风格上,更多地打破了对外国童话作品的机械摹拟,汲取我国民间童话中的丰富营养,气息清新,色彩浪漫,独具风格,具有强烈的时代感。《长生塔》个性尤其鲜明突出。

在这里我还想谈一下《长生塔》的《前记》,我认为这篇《前记》写得好、有价值,读了有启发,其不仅有助于我们加深对《长生塔》的理解,也有助加深我们对巴金创作轨迹、思想发展的了解。他在《前记》中说:“我开始写小说的时间是1927年的春天。那时我和一个朋友同住在巴黎拉丁区一家古老公寓五层楼上的一个房间里面。……我的生活是很单调的,很呆板的。我每天上午到到卢森保公园里散步,晚上到夜校去补习法文,白天就留在家里让破旧的书本蚕蚀我的年青的生命。我在屋里翻阅那些别人不要读的书本。……为了安慰我这颗寂寞的年轻的心,我便开始把我从生活里得到的一点东西写下来。每天晚上一面听着圣母院的钟声,我一面在一本练习簿上写一点类似小说的东西,这样在三月里我就写成了《灭亡》的前四章。”巴金为什么要去法国留学?按巴金自己的解释:“最主要的是因为法国是很多被放逐者的庇护所,形形色色的革命者都来到法国生活。”(《巴金全集·第19卷·答法国〈世界报〉记者问》)对巴金去法国的思想政治上的原因,学者周立民先生有过这样一段精辟论说:“因为国内无政府主义运动中甚至出现了让巴金等人感到耻辱的事情:巴金到法国不久,国民党便开展大批屠杀共产党人的‘清党’运动,老牌的无政府主义者吴稚晖、李石曾竟公然做了国民党的帮凶,并在后来的政府中获取了高官。”(周立民《巴金评传——五四之子的世纪之旅·践行》台湾秀威资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115月第1版)巴金是带着伤感、失意和被“放逐者”的心情来到法国的,所以法国巴黎使巴金最初感到“寂寞”、“单调”和悲愤失落感。悲愤对强者往往是一种激化剂,能激发人的创造力。巴金就是这样的强者,悲愤反而增添了他的能量和创作的激情,因此巴黎也就成了巴金的创作福地,有了他的第一部中篇小说《灭亡》。巴金在《长生塔·前记》接着又说:“我的写作生活是痛苦的,因为我承认过:‘我不是一个艺术家,我只是把写作当做我的生活的一部分。我的生活中充满了种种的矛盾,我的作品里也是这样。爱与憎的冲突,思想与行为的冲突,理智与感情的冲突。’我只有拿起笔写,不顾一切地写下去。”巴金是这样说,也是这样干的。他用手中的神来之笔,为中国现代文坛增添了一道耀眼的风景线。巴金1928年完成第一部中篇小说《灭亡》,1929年在《小说月报》发表后引起积极的热烈反响。接着巴金的创作源动力犹如喷泉源源不断,先后有《死去的太阳》(1931.1)、《复仇》(1931.8)、《光明》(1932.5)、《春天里的秋天》(1932.10)、《砂丁》(1933.1)、《家》(1933.5)、《新生》(1933.9)、《爱情三部曲》(《雾》、《雨》、《雷》、《电》合订本)1936.4)、《春》(1938.3)、《秋》(1940.7)、《寒夜》(1947.3)等小说问世。其中《家》是作者的代表作,也是我国现代文学史上最卓越的作品之一。

巴金不仅著作等身,而且品行高尚,敢于讲真话,关键是因为他是“五四运动的产儿,是被五四运动的年轻英雄们所唤醒、所教育的一代人。他们的英雄事迹拨开了我们紧闭的眼睛,让我们看看见了新的天地。可以说,他们挽救了我们。”(见《巴金全集·第16卷·“五四”运动六十周年》)“五四之子”的巴金,努力把发扬五四精神转化为关爱民众疾苦,为人民服务、为人民而写作,是个对人民充满爱心的人民作家。他1991515在答同学的信中写道:“不要把我当做什么杰出人物,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我写作不是我有才华,而是我有感情,对我的祖国和同胞有无限的爱,我用作品表达我的这种感情。我今年87岁,今天回顾过去,说不上失败,也谈不到成功,我只是老老实实,平平凡凡地走过了这一生。我思索,我追求,我终于明白生命的意义在于奉献而不在于享受。”巴金无愧“五四之子”、“人民作家”的伟大称号。

 

编者注: 文中提到的《长生塔》序言,并非巴金专为《长生塔》而写,而是巴金1950年为开明版《巴金选集》而写,随后平明出版社陆续重印巴金旧作,遂将此序言略作修改,置于这批重印的旧作各卷卷首。

预约参观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观众留言 | 投诉与意见
试开馆参观时间:10:00-16:30(周一闭馆,免费开放) 地址:上海市武康路113号 电话:33685656
CopyRight 2006-2015 巴金文学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