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频道本月排行
频道总排行
首页 > 点滴 > 正文

致吴奔星
2012-01-02 13:12:15   来源:   评论:0 点击:

19521023

19521023[1]

老吴:

信收到。李白凤[2]事,适巧朱彤[3]兄有信来约我兼职,我在他信上提了句(那信是前几天发的),如果这封信不转给他,他会莫名其妙吧(因为只提了一句),不过,不转也行了。

你前后两封信很使我起了思想斗争。那样的盛意拳拳,再加上别的老师和同学来信督促,我怎能不感动呢?但先生[4]一回国,政府极力争取他创作,因此平明[5]他不肯管了。担子落在我一人身上,我实在不敢造次了。平明,我还没有到任,我还没摸到底,我怎能冒冒然断定我有余力专任或兼课?为了减轻我对你和你们的内疚,我一定在两方面努力:我保证尽全力把平明好好的搞;如果我搞得好平明,将来我就有余力来兼课了。你比较明了我,你应该能够明白我这些话是诚恳的。

我还是主张你接家眷[6]。何苦这么的相思?况且,你身体不好,她也工作太苦,岂不是两败俱伤?外面租房子吧。

我月底去沪。寒假,我恐怕不会回北京了。祝

 

                                    汝龙 十,廿三

 

另一封给二年级同学的信,请代转。并烦转告梅希泉[7],说信收到,回信合并在那封共同的信里了。

 

 

 

19521101

奔星兄:

您的信收到了。想不到五十年代[8]这么小器。不过商人的算盘总是这样:为您化了些钱,结果没成功,怄气了。那么活页文选是否因此也吹了?这样一来,您可不划算了。实际上,你若在京,工作生活倒都挺相宜呢。《茅选》[9]事,上杂[10]我没熟人,上出[11]以前由师陀任总编辑,我认识,还出过书,但后来他一走,我也没熟人了。原定库普林[12]出十册,出了三册,也因此没出下去。不过您仍旧不妨写封信去问问,附上您的经历及同类著作的书名,您的职业(要说明教中文),以便取得他们的信任。我想,现在书店都缺稿子,但又怕出乱子。这样写明,也许可以消除他们的顾虑。可惜我帮不上忙,很歉然。您太太找到事儿,真是再好没有,位子也相称。只是这样一来,会不会分居两地呢?那就未免“那个”了。祝

                          

  及人[13] 一月一日

 

棠棣[14]其实倒也合宜,这类的书,他们出过好几本了。


 

19530426

奔星兄:

工农兵诗歌讲稿[15]收到。你用功颇勤,大有收获,实在叫人羡慕。我在这儿[16],一天为些行政琐碎工作瞎忙,真要弄到一事无成而鬓班为止。来此半年,一本书也未译成。

前寄杂志,谅已收到?

你说要来上海玩,终于未来,想见伉俪情笃,如胶似蜜,一会儿也离不开也。

 

                                  及人 四,廿六

 

 

 

19530518

奔星兄:

信收到了。太太病好没有?念念。她的身体也的确单薄,恐怕得好好调理才成。你瘦下去也不行,原来就瘦,再瘦也瘦不起了[17]。近年我精力差,做事也就差,因此痛感到身体是本钱。你也得注意才好。

今年《苏联文学》上都是好东西,可是偏偏我没法译。这儿的行政工作也不轻。我这样的书呆子干起来,尤其不行,吃力得很。结果是事情做不好,自己的事也耽误了。七个月来只译了一本契诃夫的短篇集,九万字而已。

听说你要来上海,很高兴。好久不见,可以谈谈了。来了,务必要来找我。我暑假恐怕仍须去京。爱人的病放心不下。再谈。祝

及人  五,十八 

 

 

 

19531017

奔星兄:

那天看过戏后,等你好几天没来,心想必是溜回去找太太了[18]。果然,梅希泉一来,就证实了。不仅没得机会给你饯行,甚至也没庆贺你的新书契约[19]。呜呼!其实,就我的私心来说,倒巴不得你留在北京,也好有个时相过从的老朋友谈谈玩玩。嘱订《苏联文学》已订好,定单附上,余款附在信内。最近我弟弟去挤戏票(他已考取大学,兴致好,又有功夫),居然连看了两出,一是《屈原》(如你在北京有多好!),赵丹、白杨演出[20],的确不差,我除对原著有意见外,此外是一律满意。一是《王贵与李香香》,中央歌剧院演出,虽然不差,可是比在上海看的,有些方面也有逊色地方。今冬有来京可能否?念念。祝

好!

及人 十,十七

 

老廖[21]信烦能一转。




[1] 数码表明年份、月份、日期,如19521023,表示写信时间为19521023

[2] 李白凤(19143141978818),诗人。当时在北京一中学工作。曾希望到苏南高校工作。后去太原、开封任教。(信中注释为吴心海所注——编者)

[3] 时任无锡苏南文教学院中文系教授。

[4] 指巴金。

[5] 上海平明出版社。

[6] 当时吴奔星的夫人和孩子尚在北京。

[7] 时为苏南文教学院学生。

[8] 五十年代出版社。

[9] 指《茅盾小说讲话》,后于19543月由上海泥土社出版。

[10] 上海杂志公司。

[11] 上海出版公司。

[12] 库普林(1870-1938),俄国批判现实主义的代表作家。

[13] 及人,汝龙的字。

[14] 指棠棣出版社。

[15] 《工农兵诗歌欣赏、朗诵和写作》,江苏师范学院中国语文系印行。

[16] 指汝龙出任编辑部主任的上海平明出版社。

[17] 吴奔星1952420日记云:“下午到体育馆,磅了一下体重,五十七公斤,折合125,似乎比以前重了五磅,是值得欣慰的现象。老纪(指纪庸)九十五公斤,合210,我与他真是小巫见大巫了。”表明此前的确瘦弱。

[18] 1953年暑假,从北京市人民政府文教局借调到江苏师范学院的吴奔星回到北京,拟就新职。时任江苏师范学院党委书记的吴天石函电挽留,并动员学长张焕庭教授(时任江苏师范学院教务长)快函相促。为吴天石诚意所感召,南返担任江苏师范学院首届院务委员,共襄校事。

[19] 应为《阅读和写作的基本问题》(东方书店,19543月第1版)

[20] 赵丹、白杨在京演出《屈原》为19539月。时为纪念屈原逝世2230年。由此断定此信写于195310月。

[21] 廖序东,时任江苏师范学院中文系副教授。

预约参观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观众留言 | 投诉与意见
试开馆参观时间:10:00-16:30(周一闭馆,免费开放) 地址:上海市武康路113号 电话:33685656
CopyRight 2006-2015 巴金文学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