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频道本月排行
频道总排行
首页 > 点滴 > 正文

美丽的梅志先生
2011-04-10 10:01:08   来源:   评论:0 点击:

美丽的梅志先生 林伟光 现代中国文学史上,有不少女作家令我们或赞或叹,我们赞美冰心的雍容、林徽因的美丽,惊诧张爱玲的才华,...

 

美丽的梅志先生

                            
 
林伟光

        

    现代中国文学史上,有不少女作家令我们或赞或叹,我们赞美冰心的雍容、林徽因的美丽,惊诧张爱玲的才华,也惋叹萧红的零落早逝。与以上这些动人的名字比,梅志先生显然有些逊色。梅志先生并未因此有所不安,她似乎更安于平庸。很难想象,受了那么多的磨难,她居然比许多人都活得长寿,活到了九十岁。在安稳的晚年,迈过沧桑的梅志,清丽、淡雅,可以说活出了人生的美丽。她的美丽,不是轰轰烈烈,而是轰轰烈烈背后的平和,她一生经历和品尝,甚至承担的远非寻常人可比,怨与悔都已经不再重要了,重要的是看取当前的呢喃。她是应该骄傲的,那艰难的岁月,常人都无法承受的痛,她以弱小的双肩都担当起来了,是怎么伟大的女性!这是一位以自己一生的高洁书写动人诗篇的女作家。我无缘认识梅志先生,见过的仅仅她的照片,那是历劫之后,晚年的梅志,她真的有梅花之韵,那份玉洁冰清,那份透彻,那份平和,依然动人。但梅志并不自认怎么了不起的人物,在一篇《一平庸老妪所感》的短文里,她如此质朴写道,“我实为一个平庸的老妪,仅比一般人多受了一点苦难,也就多知道一点为人之大不易。”这话或者你感到太平常了,是的,但联想她的一生,如她所说,“我的人生大半在灰暗中”,就不能不令人掂量出了以上话的分量了。

    回忆有时让人痛苦,但不能没有了回忆。当梅志邂逅了胡风,她可能没有想到会付出这么沉重的代价,是的,这是连英发踔厉的胡风都意想不到的。胡风不是敢于怀疑者,他身上似乎更有一种如后来贾植芳先生所说的“愚忠”。这致命的弱点,加上那梗直,撞了南墙也不回头的性格,终于就酿成了胡风悲剧的命运。上世纪五十年代,当胡风决定上《三十万言书》时,梅志负责誊抄。凭着直觉,她知道不妙,她也劝过胡风,但胡风怎么听得进去?——箭已在弦上了。 现在当然无法猜测其时其境的梅志的想法,但可以料想的,她应该十分痛苦,以女性细腻如发的心思,她多少有一些预感。不过,事实可能比预料更严重,因为居然被定性为“反革命”,牵连者不少,成了“集团”,而且这一切都是由最高层所定的,“铁板钉钉”,就只有锒铛入狱了。

    无庸置疑,这一时刻最考验人性。许多妻(夫)离子散都在此时,有千万种理由,可以一种冠冕堂皇的形式出现,即使不从政治角度,从生活、从子女上考虑,选择离开也无可厚非,那时梅志先也入狱后因家人确需照顾,——上有老下有小,她又被放出来。这段灰暗的日子如噩梦般可怕,幸喜“小家庭里还有欢声笑语”,梅志的坚韧,使这个家仍散漾着无比的温馨。而最值得人们致敬的,梅志为了照顾狱中已经患病的胡风,又毅然选择了“伴囚”;很难想象,没有梅志,胡风可以活到八十几岁,迎来了他初步改正的春天。  
      胡风死时据说仍紧紧抓住梅志的手,他死不瞑目,他没有等到彻底意义上的改正。梅志深知丈夫的意思,她因此写出了《胡风传》,向后人展示一个历史上真实的胡风的形象。胡风去世后,一直没有入土为安,“尸藏太平冰箱里”(聂绀弩语),当时,少不更事的我并不十分理解,仿佛觉得有些无谓,但如今回想,对梅志先生的这种坚持似乎已略有所悟,在他们的那一辈,可以淡泊名利,可以为革命舍去生命,但一定要讨一个公允的说法,这是对他们一生孜孜追求革命的一个交代,能不在乎吗?
                                           
 
预约参观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观众留言 | 投诉与意见
试开馆参观时间:10:00-16:30(周一闭馆,免费开放) 地址:上海市武康路113号 电话:33685656
CopyRight 2006-2015 巴金文学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