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频道本月排行
频道总排行
首页 > 点滴 > 正文

怀念范用
2011-04-09 18:28:00   来源:   评论:0 点击:

怀念范用 姜德明   范用同志病重住进协和医院的时候,在南京编《开卷》的童宁文君告诉我,他去探望在昏睡中的范老。病人听到来人报...

怀念范用

 

姜德明


  范用同志病重住进协和医院的时候,在南京编《开卷》的童宁文君告诉我,他去探望在昏睡中的范老。病人听到来人报名后,马上呼出《开卷》!二字,又沉沉睡去。我立刻想到:老人直到生命的最后,想到的仍是书。好像天降斯人,就是为人们出书而来。
  在与范用同志的交往中,我视他为前辈,他没有半点官架子,也不见党八股气。几十年来总是道他人所长,没有听他背后说过别人的坏话。当他住在北牌坊胡同的时候,我在他那里先后碰到过曹辛之、龚之方、徐淦等人,都是范府的常客,话题离不开书。
  范用同志亦曾到过寒舍,一次是同董秀玉一起来的,一次是与宁成春同来。后一次,是为出版我编的《书衣百影》做准备吧。最让我难忘的是我编了一部上下两册的《北京乎》,内容为现代作家1919—1949年年写北京的散文选集。交给三联编辑部后我即不闻不问,更不论版式和装帧如何了。想不到范用同志用尽心思,书稿全部竖排,编者的话加了红线框,目录页也饰以红格,巧妙地呼应了书的时代氛围。此外,他请启功题签,邵宇作封面速写,曹辛之刻我的名印和生肖章,直到曹先生在电话中问我的

\ 苗地画范用

 

属相,我才知道范用同志的总体设计,真有点受之有愧了。当然,这不是冲着我,是替读者考虑,也是尽一个出版人的神圣职责。幸好这部书前后共印四版,我才于心稍安,并永远感谢他为此而付出的辛劳。
  范用同志逝世后,我找出他赠我的一本1941115在延安出版的《诗刊》创刊号。刊物为16开本,土纸印,只有两页四面,出版于延安座谈会以前,编者署延安文抗诗刊社,由刚到延安的艾青写了《创刊词》。封面上钤有范用的名章。刊首发表了天蓝译亚里斯多德著的《诗学》开头部分,准备连载下去。接着是雪莱的译诗《西风歌》和海涅的译诗《近卫兵》、《哈根的中餐》,译者分别是李雷、吴伯箫、艾思奇。显然,这不是一本普及性的诗刊,仅出一期而终。诗创作则有郭小川的《一个声音》、公木的《水》、乔木的《给延水》等。留有时代烙印的是,刊物上的延安给延水标题中的字,以及诗中的毛泽东工作着中的毛泽东,都被毛笔涂掉了。作者乔木,想是当时在延安的胡乔木,不会是在国统区的乔冠华。
  《诗刊》中夹有一纸范用给我的信:

德明兄:
  四十二年前艾思奇同志自延安托人带给我这份《诗刊》,珍藏至今,现在转送给大藏家。
  当年在国统区,被特务发现这一类印刷品,会捉将官里去,故将“延安”“毛泽东”这几个字用笔涂去。
                     范用 八三·三·八

我事前并不知道范用同志藏有此刊,交谈中也不曾提及它。这是他把在危险环境中的珍藏,对延安的向往全部倾诉给我了。这种可贵的向往,是很难用笔墨来形容的。
  一个爱书的老人归去了。随着时光的流逝,每个人的生命册上都会掀过这一页,而范用同志的这一页是平凡的,也是灿烂夺目的。
                            201010月北京

预约参观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观众留言 | 投诉与意见
试开馆参观时间:10:00-16:30(周一闭馆,免费开放) 地址:上海市武康路113号 电话:33685656
CopyRight 2006-2015 巴金文学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