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频道本月排行
频道总排行
首页 > 点滴 > 正文

用火热的话彼此温暖
2011-04-10 10:08:14   来源:   评论:0 点击:

用火热的话彼此温暖 ——曹禺和巴金在信中说了些什么 乐梦融 两位文坛巨匠历经半个世纪的对话,字里行间流淌着赤子情怀,搏动着...

 

用火热的话彼此温暖

           ——曹禺和巴金在信中说了些什么

 


乐梦融


   
 两位文坛巨匠历经半个世纪的对话,字里行间流淌着赤子情怀,搏动着火热而诚挚的心。本报记者昨日有幸先睹这86封书简,摘取其中若干,以飨巴金和曹禺的忠实读者。
    
   
曹禺自感才思枯竭  巴金劝其放胆写作
    
曹禺有着辉煌的青年时代。从23岁到33岁,他写了《雷雨》《日出》《原野》《北京人》等7部戏。可39岁后,他只写了两部半戏——《明朗的天》《王昭君》及与人合作的《胆剑篇》。女儿万方曾回忆那段时间的曹禺:他几乎天天有活动,日历本儿上记得满满的,参加座谈会、会见国外代表团、去机场接送,等等。每次参加活动回到家,他都极为疲倦,还有一股说不出的沮丧。
    
在与老大哥巴金的通信中,这种俗务缠身的悲哀与才思枯竭的无奈也一直笼罩着曹禺。1978年,他就在信中抱怨:各种会议真叫铺天盖地而来,又不能不参加,因此时间还是很少。我现在还得开一两个会,然后便躲起来,写点东西,写《王昭君》。”1979年年底,曹禺无奈地告诉巴金:我感觉肚子空了,有时,确实有点丧气,觉得自己不行了。巴金看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在3天后迅速回复:你有很高很高的才,但有一个毛病,怕这怕那,不敢放胆地写,顾虑太多。你应当记住,你心灵中有多少宝贝啊。
    
   
心系剧院忧国忧民  挂念《收获》亲自催稿
    
作为北京人艺的老院长,曹禺对剧院的关心从未间断。坐落在王府井大街22号的首都剧场是北京人艺的专用剧场,剧场盖好后,巴金来了,40岁的曹禺孩子似地带着巴金到处参观,还带他爬上了舞台后的铁梯子。上世纪80年代,与巴金的通信中,曹禺一次次提及这个他心心念念的中国话剧根据地:我在医院,仍旧日日忙于办事,尤其使多年相处的北京人艺能得一个好书记,好的第一把手,做今后的领导,不然,这个老剧院也是岌岌可危,苟混时日。一个小小的剧院,改革一下都如此困难,大机构可想而知。
    
至于巴金,同样为着自己的阵地牵念,甚至当起了逼债人小林要你为《收获》写篇短文,我看你一定能办得到。几百字到两千字,都可以,分几天写。文章能写成,可以加强你的信心。最终,起初推却这份约稿的曹禺没能推却这位亦师亦友的兄长的盛情,为《收获》撰写散文《雪松》,刊登在199112月的杂志上。
    
1991年全国多地暴雨,洪水灾情也牵动着两位作家。曹禺除了关心身在他方的巴金,更是忧国忧民:我想你也为国内这次大水灾着急。这次水灾,实在太大,万分令人着急!巴金也立即回复:我不能工作,不能执笔,为着大灾干着急,叫人多痛苦啊!
    
   
病痛缠身死神敲门  思念老友梦中相见
    
年事渐高,两老也被各自的病痛折磨着。在逝世前5年,曹禺似已有预感,对巴金恋恋不舍道:疾病捆着我,终于我不能不说:我不能到南方看你了。医生们早已对我说,不能行路,我现在每夜离不开氧气,饭食需要医生定下,不可乱吃。
    
千山阻隔,疾病相拦,两位文坛知交的相会只能在梦中完成。曹禺将对兄长的思念融入梦境:午饭后,我睡着了,仿佛一个小女孩叫我到你家吃饭……你吃饭很好,鱼特别吃得多,我说:老巴,你身体真不错啊!你笑呵呵地应着,眼神是那样慈祥……我就醒了。也许是太过思念,也许是感觉时日无多,曹禺晚年一直筹划着搬至上海,与巴金比邻而居:两个老头可以真正聚会……也许和你见面的希望推动我的生命在漫长冬天逐渐旺盛。巴金对此也翘首以盼:倘使这个计划能实现,我们又可以像从前那样畅谈了。我期待这样的日子早些到来。
    
但两人最终未能实现这一心愿。1993年中秋夜,巴金在杭州和曹禺通了最后一次电话。曹禺听力不好,两人各讲各的,巴金说我们共有一个月亮,曹禺听成我们共吃一个月饼。不过,两个人的心是在一块儿的。

 

(原刊:20101113 日《新民晚报》)

预约参观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观众留言 | 投诉与意见
试开馆参观时间:10:00-16:30(周一闭馆,免费开放) 地址:上海市武康路113号 电话:33685656
CopyRight 2006-2015 巴金文学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