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频道本月排行
频道总排行
首页 > 点滴 > 正文

吴霜:大师远去
2010-07-19 14:11:12   来源:   评论:0 点击:

大师远去 吴 霜 近些年,上一辈的一代大家们正在逐渐地离开我们,到永恒的天堂去聚会了。 11月29日,我去了北京八宝山,看望...

大师远去
吴 霜


     
近些年,上一辈的一代大家们正在逐渐地离开我们,到永恒的天堂去聚会了。
     11
29日,我去了北京八宝山,看望尊敬的杨宪益伯伯最后一面。老人家以95高龄仙逝远游去了。我想,他到了天堂会见到我的父母,还有戴乃迭阿姨、丁聪伯伯、冯亦代伯伯、张中行伯伯……他们正欣喜地等待他的到临,接下来他们还会有一次高谈阔论的把酒畅饮。
     
和他们亲身接触的时候从来没有感觉他们是大师,他们大都是幽默亲切得像自家人一样的可爱长者。
     
那时候,我见到宪益伯伯,会放肆地喊他酒鬼,人家说胡扯,他是酒仙!我说酒鬼和酒仙在我这儿没有区别噢。
     
见到丁聪伯伯的时候,我总说他染头发了,其实他是自然的黑发,八十多了依然和年轻人一样漆黑。他就笑嘻嘻地说:我应该给你爸爸也染一个试试。我爸爸是四十多岁就开始白发的,这是吴家的遗传。
     
还想起远在美国留学的时候,我曾经在洛杉矶加州大学一位中国教授家里见到了华罗庚伯伯,他当时应该是到美国讲学的。那时候的华伯伯更是一派简易朴素的学者本色,他有黑里夹带白色的直发,发型像个大学生,穿着那种那时代中国人总是穿着的中山装。知道我的爸爸是吴祖光,他就问:祖光现在怎么样了?我记得华伯伯问我是学什么专业的?我说是音乐、声乐,他充满了兴趣,说如果有一天回国就去找他,他会随时欢迎我,还在我的一个小巴掌大的记事本上亲自写上他的名字和他家的电话号码。这个小本子,如今已经旧了,中间的页面也散开了,但我保存着,把它放在一个最稳妥隐秘的抽屉里,为了那段不会忘记的时光,为了华伯伯的亲笔签名和字迹。
     
大师当中还有张中行伯伯,是一位令人尊敬的长者。父母在世时,我见过他好几次,他的年龄比我父母大,讲着一口纯粹的北京话,慢慢悠悠,目光平实,住在一个极其普通的单元房子里。他也是喜欢喝酒的。我那次带着一位导演朋友去看他,他高兴得很,告诉他的老伴说:这是新凤霞的女儿,会写文章的吴霜来啦!他对我谈起我送给他的书,那是我的第一本书,他说原来你的书写的都是生活中的记忆嘛,言外之意是说我并不是写的某种特殊的学术研究文章。我知道像他那样的学术大家,看我的文章必然会觉得太随意散漫了,便说:我要是写一些关于声乐方面的钻研文章,您还是不喜欢呀。他笑了,说你要是写了,我没准儿给你写个书评,只不过可能弄不清中西两种唱法有什么大不同。我大喜说,您说的还真是内行!本来中西唱法就不应该有什么大不同,只是语言不同造成音响不同而已。记得那天去的那位导演朋友也喜欢喝酒,还对他说哪天带着酒去看他,和他一块儿喝。张伯伯十分高兴,说好的好的你来吧,他是真的要等着这个小辈朋友去和他对饮的。
     
还有见到冰心奶奶,爸爸要我这样叫她的。我留学去美国大约五年左右,有一次回国探望父母,法国使馆有一个聚会活动,爸爸带着我去了,好几位北影的电影明星在座。而另一张圆桌边,坐着一位温文尔雅梳着发髻、皮肤白皙的小个子老人,五官淡雅,唯有眼睛,有一种温柔婉约的深邃。我认出她是大作家冰心,带着一种欣喜走过去,爸爸说:叫冰心奶奶。我大声叫她,她笑了,说:早就看见一个漂亮姑娘在那儿,原来是祖光的女儿。她是个多么会说话的奶奶啊,那天有好几位光芒四射的电影明星在座,包括刘晓庆、肖雄,她却说我是个漂亮姑娘,就是这句话让我坐在她旁边磨着她说了好半天的话儿呢。
     
和大师们的相聚,在当时从没让人觉得有什么特别之处,他们的光芒都深藏在他们的著作和成就当中,深藏在人们永远的记忆当中,深藏在他们的成果,融于社会并运用于生活当中。当他们渐行渐远的时候,回想起和他们曾经有过的会面,他们的举止、他们讲的话,他们的眼神里传递出来的那些信息,给了我一个概念:大师们随时随地在我们身边,和我们离得最近,因为他们是在社会泥土中扎根最深的人,他们的稀世智慧在泥土中长出了大树,参天的枝叶无穷茂密,造福于子孙后代。而他们自己,一个一个,有时是无声无息地,终于离我们远去……
    
我是多么幸运,曾有机缘和他们相遇,和他们亲近。如今,我和每个人一样,享受着他们留给我们的丰硕果实。手捧硕果的时候,心里总在祷念:天国中的大师们,你们一定是快乐的,因为你们的精神陪伴着后人,精神不会死,它不仅会陪伴我们,还有我们的子孙,子孙的子孙,没有尽头……

(原刊2009年12月14日《新民晚报》)
预约参观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观众留言 | 投诉与意见
试开馆参观时间:10:00-16:30(周一闭馆,免费开放) 地址:上海市武康路113号 电话:33685656
CopyRight 2006-2015 巴金文学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