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频道本月排行
频道总排行
首页 > 点滴 > 正文

赵兰英:“巴金冰心世纪友情”文献图片展在沪开幕
2010-07-19 13:59:49   来源:   评论:0 点击:

新华社上海11月24日电(记者赵兰英)巴金与冰心:一个世纪响亮的名字,一个世纪文人的良知,一个世纪纯真的友情。展现两位大师一个世纪...

新华社上海11月24日电(记者赵兰英)巴金与冰心:一个世纪响亮的名字,一个世纪文人的良知,一个世纪纯真的友情。展现两位大师一个世纪交往与友情、精神与风格的“巴金冰心世纪友情”文献图片展,今天在上海开幕。

巴金与冰心,相识于上世纪30年代初。那是北京一个初夏的早晨,巴金随友人靳以一起去看望冰心。在巴金心里,冰心不仅是他的大姐,更是他的精神支柱。年少时的

 

\ 

 

   “巴金冰心世纪友情”文献图片展览开幕式(楼乘震摄)

 

 

巴金,总感觉孤独。他是在读冰心的作品中,找到温暖,找到失去的母爱的。就在他离开四川老家的那年夏天,他还与哥哥一起一边读着冰心的《繁星》,一边学着做些小诗。这些诗句一直存在他的心底,从来没有忘记过。晚年后的

巴金,被疾病折磨着,有时候想搁笔不写了。但是看到冰心仍在写,仍在呐喊,便“不敢躺倒,不敢沉默,又拿起笔来了。”1994年,巴金在一篇文章中写道:“冰心大姐的存在,就是一种巨大的力量,她是一盏明灯,照亮我前面的道路。她比我更乐观。灯亮着,我放心地大步向前;灯亮着,我不会感到孤独。”

冰心从第一次见到巴金起,就把他当成自己的亲弟弟。在她的眼里,她的这个没有血缘的亲弟弟,像个热水瓶,外表冷,内里热。他是一个爱人类,爱国家,爱民族,爱人民,一生追求光明的人,是一个不为写作而写作的作家。1989年,多病的冰心又患上白内障,看书写字非常困难,医生、朋友、儿女都不让她再写了。可是,她还是写了一篇关于巴金的文章。她说,她一定要在搁笔前写出巴金的“可爱”和“可佩”。她写道:“为什么把可爱写在可佩的前头?因为我爱他就像爱我自己的亲弟弟一样……他的可佩,就是为人的真诚,他对恋爱和婚姻的态度上的严肃和专一。”冰心在给巴金的信中说道:“人生得一知己足矣。”

出席开幕式的冰心女儿吴青,指着一张巴金与冰心的合影,对记者说:“这是巴金舅舅和我妈妈1980年出访日本时照的。那个晚上,没有什么活动,我和小林都出去了。他们俩聊天,一直聊到12点多钟。我妈说,巴金老弟,我困得不行,明天再聊吧。巴金舅舅这才笑着回去。巴金舅舅给人的印象,有点沉默又有点忧郁。但是,在熟识和知心人面前,他特别健谈。他和我妈妈一样,都爱星星,爱大海,爱玫瑰。小林管我妈妈叫姑姑,我们管巴金叫舅舅,从来都是这样,一家人似的。”

巴金与冰心最后一次通信在1997年,冰心写信道:“巴金老弟,我想念你,多保重!”巴金回信道:“冰心大姐,我也很想念您!”冰心谢世于1999年。这时候的巴金,也已病危,不能说话。

展览分文学交往、人格魅力、文学殿堂、共同出访、文坛佳话等8个部分,共展出了135幅图片、42页手稿、43封信件、23个书籍版本、12件实物。翟泰丰、金炳华等与巴金共过事的原中国作家协会党组书记和100多位巴金研究专家及有关人士,出席了今天的开幕式。

预约参观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观众留言 | 投诉与意见
试开馆参观时间:10:00-16:30(周一闭馆,免费开放) 地址:上海市武康路113号 电话:33685656
CopyRight 2006-2015 巴金文学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