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频道本月排行
频道总排行
首页 > 点滴 > 正文

胡洪侠:胡风的两本泥土社版精装本
2010-07-19 14:08:49   来源:   评论:0 点击:

胡风的两本泥土社版精装本 胡洪侠  1   书店里的精装书,虽然也有制作精良的,但因皆是公开售卖,所以难称稀奇和珍贵。我以为珍贵...

胡风的两本泥土社版精装本
胡洪侠

   
1
  书店里的精装书,虽然也有制作精良的,但因皆是公开售卖,所以难称稀奇和珍贵。我以为珍贵的精装本起码要具备下列条件之一种:作者定制用于赠送朋友的;年代久远堪做印刷文化史标本的;编号限量本;特印本或纪念本;作者译者或插图画家签名本;毛边本;工艺精良用料考究的豪华本。收藏这样的书,明显不是为了阅读,只是为了欣赏,外加有趣好玩。比如,胡风的文学评论我是没有兴趣读的,可是那年在南京一家旧书店遇到两种他的泥土社版精装文评集,我还是动了心:《论现实主义的路》和《剑•文艺•人民》,一九五○年代初出版,黑色布面精装,书脊书名烫金;书名页有“文之藏书”篆章;书纸在那个年代也一定算是考究的,到今天都不黄不脆。这样的书我搜集了百余种,实在不成气候,况且个中乐趣近似于“独乐乐”,真所谓不足为外人道也。【○九、十、二十七】
  
2
  去年方韶毅来深圳,席间我们聊起泥土社,也说起我买的那两本胡风著作泥土社版的精装本。韶毅说他正在搜集泥土社的资料,准备写篇文章。不久前他通过MSN把他新写的《泥土社往事》传给我一份,一读之下,大广见闻。他文章中提到,一九五○年春夏之交,许史华、尹庚、应悱村、张禹、胡今虚等人在上海开办了泥土社,这本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小私营出版社,可是因后来牵扯进了胡风案件中而名声大振。泥土社的当事人如今只张禹健在,其他人都已归道山。韶毅文章里引了一段张禹的回忆:泥土社先后重印过胡风《文艺笔谈》、《剑•文艺•人民》等六部文学评论集,还照胡风的意思把这六部书做了少量的精装本以赠朋友。是书黑布面金字,十分漂亮。张禹曾感慨说:“可惜我所得的一套早已失去,不知海内还有此珍本否。”我也不由得跟着张禹感慨一番:原来是珍本,可惜六种迄今仅得其二;何时成全璧,只盼书缘来日再降于我。【○九、十、二十七】
  
3
  方韶毅《泥土社往事》中说,他和方续晓曾于二○○八年三月到平阳鳌江拜访泥土社幸存者张禹。张禹独居在一幢普通的商品房里,年虽七十有六,但身体尚健朗,能吸烟,还坚持读书写作。韶毅带了几本泥土社版的胡风文集请张禹老人题词,“但他翻了翻书,笔迟迟未落,最后缓缓合上书,递还了给我。往事如烟,想来是勾起了老人的伤痛。”其实韶毅不该用“往事如烟”这么一个轻飘飘的俗滥成语,对张禹老人来说,往事岂止如烟?该如刀、如剑才是。当年张禹做过一阵泥土社的兼职编辑,拜访过冯雪峰、叶籁士、唐弢、胡风等名家,组织的书稿质量都很高。胡风事件一起,泥土社同仁相继“灭顶”。张禹抓回上海受审,所幸“免予刑事处分”。后来又成了“右派”,接着又因当上了“反革命”再次被捕。三年刑满,留队就业,监督劳动,汗滴泥土,直到一九八○年代才摘掉了一顶顶帽子,去了《清明》编辑部,退休后回老家温州平阳度此残生。“笔迟迟未落”?是啊,这笔举起已经很难,落下谈何容易。【○九、十、二十七】
  
4
  《唐弢藏书:签名本风景》中收有一本《石下草》书影,封面上的字迹是作者应悱村签赠给唐弢先生“教正”,书是杂文集,出版于一九四九年三月。读方韶毅《泥土社往事》可知,这位应悱村先生虽当了泥土社的发行人,但只是挂名,真正的负责人是许史华(许思梅)。许当时因有“案”在身,不便出头露面,便把应悱村推到了版权页中“发行人”那一栏担个虚名。有趣的是,担虚名的应悱村用的也不算是真名,而是“应非村”,“悱”少了一颗“心”,变成了是非的“非”。五十年代初他还照写他的杂文,杭州《当代日报》一九五○年七月二十二日第四版“湖滨”副刊的头条,即是他写的《谈才气》,同一版面上还有王静、赵树理、孙犁等人的文章。泥土社因胡风案化为飞灰后,他到华东师大中文系当了教师。八十年代他给学生汪济生的本科论文写过如下评语:“全书引证广博,立论明确,文亦纵横恣肆,自成一格。我与该生多次接触交谈中,更知其读书面广,表达力强,才、识、学、胆兼备,实为青年学生中不可多得之人才。”文风迥异时流。【○九、十、二十七】

 

(来源:胡洪侠书话http://hu_hongxia.blog.tianya.cn/
预约参观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观众留言 | 投诉与意见
试开馆参观时间:10:00-16:30(周一闭馆,免费开放) 地址:上海市武康路113号 电话:33685656
CopyRight 2006-2015 巴金文学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