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频道本月排行
频道总排行
首页 > 点滴 > 正文

顾王莉:巴金故居:近一个世纪的传奇
2010-07-19 14:06:29   来源:   评论:0 点击:

巴金故居:近一个世纪的传奇 顾王莉

巴金故居:近一个世纪的传奇

 

顾王莉

 

\ 

10月16日,时至周五,我正计划着自己的周末,却接到了周六上班的任务。正在烦恼的时候,经理补充一句,你负责接待巴金的家属。

我一下子就愣在那儿了。

    巴金于1904年出生,2005年逝世,是亲眼见证了中国百年风雨的文学大师,已成为二十世纪中国现代文学的代表之一。虽说我是中文系毕业,但在参与和巴老有关的这项活动时仍感到惴惴不安。

第二天一早,开车的司机也是第一次接任务,心里和我一样吊着好几个水桶,约好的时间还没到,就电话来催了。及至我和另一位同事一起到达巴金的故居时,比预定的时间早了足足一个小时。幸运的是,这让我有时间去感受眼前的这个世界。

周末的早晨,没有上班族的喧嚣,这里显得格外安静。眼前的这幢欧式小别墅建于1924年,今天仍在秋日早晨的阳光中安然伫立。八十多年的风雨仍未改变外墙原来的颜色,充满旺盛生命力的植物筋脉延伸到各个细微的角落;新建的围墙则将其与街道隔开,使匆匆的路人只能望见故居的上半部分,为这幢建筑平添一分神秘感。巴金1955年移居此地,一直到1999年他住院前,一直居住于此。若是以前,我走过这条小街,只会留意到它的建筑风格与门牌标识。但今天,2009年的10月17日,这幢房子却有着如此独特的意义。

围墙上的铁门紧闭,我们只在街道上四处张望。一对新人正在故居对面的梧桐树下拍照,我很自然地想到,照片背景应该是武康路望不到头的宁静与梧桐树的静思。时光的隧道之门缓缓打开,这里也同样有过年轻时巴金与萧珊的爱情足迹。

一踏进大门,这是一个比老上海的诗意浓上一千倍的地方。围墙的铁门正对着的只是故居的后门,沿着故居右侧饰满青草的小径,我们绕到故居的前门,几乎就在瞬间置身在了一个大花园中。我抬头看这幢欧式别墅,才发现它是三层建筑,整体属于简化了的欧式风格,有中西合璧的味道。故居的最上层顺着屋顶的设计而呈三角形,大片的玻璃窗掩着白纱窗帘,那是一个可以俯瞰整个花园的最好角度,也许巴老曾在这里收获过许多的灵感。

若是只有这幢别墅,那倒没什么,最打动我的,是故居无处不在的旺盛生命力——那些遍布四周的绿草、大树和繁花,这些生机勃勃的绿色植物与这幢年代久远的建筑共处地球的某一个经纬度上,居然如此和谐。顺着一阵清香,老人把我们带到花园的右边,抬头见一树的桂花在秋天的阳光里静静飘香,像是一本老书经时光长久珍藏才有的香气。老人说,这里一年四季都有花,这里一年四季都有花!他兴奋地跑到花园西面,这是一棵玉兰,也会开花。我在花园里慢慢走着,然后静静站在花园中央,低下头,是一片青青的草地,抬起头,花园里高大的树木围出一整个天空的世外桃源,金色的阳光透过枝枝叶叶照到草地上,一束又一束金色的阳光像笔杆一样挺直,侧耳静听,叶子在秋风里沙沙私语。

巴老走过的年岁比这幢房子还要久远,当他年轻时来到这里,当他中年时再回这里,当他老年时离开这里,这里的树一年年长着,也一年年见证着他的一生。在这里,也许斑驳的墙壁看到了他从意气风发到慢慢长出一道道的皱纹,也许一棵小树见证了他和一代又一代的家人度过的波折岁月,也许是某一年的一朵花点亮了他再次燃烧的才情火焰,又也许一只不知名的小虫在某一天唱着歌,默默地送老人最终离去。及至巴金与夫人萧珊的骨灰一起,伴着玫瑰花雨撒入东海,这里的一切也许还在默默地等待一个世纪的传奇再次归来。

那一天,10月17日,我见到了巴老众多的至亲,在巴老逝世四周年的纪念日,我和他们一起参加了纪念活动。

我们在一旁默默站立,他们将一簇簇红色、粉色的玫瑰花瓣洒入东海。飘扬的花瓣像一只只蝴蝶,在空中翻飞后停在了水面。海浪拍打着堤岸,将粉色、红色的花瓣推向岸边,然而退潮的海水又将花瓣带离陆地,在这两股力量的奇异组合下,最后无数花瓣居然形成了一条长长的花带,在波光粼粼的海面上,静静飘向海天一线的远方。

活动结束后,我们将巴老家属送回故居。大门再次关上,我们与传奇的相遇到此结束。但我依然禁不住抬头,在街对面仰望这片文学爱好者心目中的圣地。

预约参观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观众留言 | 投诉与意见
试开馆参观时间:10:00-16:30(周一闭馆,免费开放) 地址:上海市武康路113号 电话:33685656
CopyRight 2006-2015 巴金文学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