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频道本月排行
频道总排行
首页 > 新闻站 > 正文

新书 | 纪申:以亲情添上浓情一笔
2019-04-12 10:19:34   来源:   评论:0 点击:

《炽热的心——怀巴金》作者:纪申出版社:四川文艺出版社出版时间:2019年3月编辑推荐本书为巴金先生的胞弟李济生先生所著,作者从亲情着...

\

《炽热的心——怀巴金》
 

作者:纪申 

出版社:四川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3月
 

编辑推荐


本书为巴金先生的胞弟李济生先生所著,作者从亲情着手,记录了巴金的编辑生涯;巴金与上海、泉州的渊源;巴金与爱妻萧珊之间忠贞和灼热的感情;巴金与朋友真挚的友情;巴金为之奋斗多年的文化生活出版社兴衰的始末等。

用诚挚的感情、质朴的文字,多角度地描述和记录了巴金的人生旅程。为纪念这个穿越了一个世纪,见证沧桑百年,刻画了历史巨变的文化巨匠,以亲情的角度添上浓情一笔。
 



试读选摘

 

仅部分内容选摘

 

“我还有机会拿起笔”


一九九四年十一月廿五日应是巴金老人九十整寿的诞辰。远在海外随母亲念书的小孙女晅之,也将于这天之前如约归来向老爷爷拜生祝寿。这是她两年前那次暑假回国探亲时说定了的,老人也正企盼着祖孙共聚的欢乐时刻的到来。哪知就在喜庆佳日即临之际,二十日晚,老人因腰背疼痛,以致无法睡下,呻吟不已,折腾了几乎一整夜,未能安眠。次晨去医院,经过检查、透视,诊断结果,是胸椎骨骨折。致病之因,由于老人十月上旬末从杭州休养归来,精神特好,十分高兴,不顾一切赶着审编“译文全集”书稿,伏案日久,加之年纪大了,骨质疏松,导致压缩性骨折,伤在胸椎的第六和第八两节。医生除用药止痛治伤外嘱咐必须仰卧静躺两个月,让伤处逐渐长好,慢慢恢复。其实痛楚早现,老人忍受着默不作声,知道去看医生必被留下,呆在病房里,一切都受限制,什么事也做不成了。他总不愿放下手中之笔,这是他唯一的宣爱斥恨、倾吐肺腑的武器,要尽一切努力抢时间,争取多完成一点未了的事宜。何况小晅晅快要回来了,能同家人亲友共聚一堂,其乐融融,这也是老人的又一心愿。终于从小痛到了难以忍受的剧痛,病不由己,不得不去医院了,治病期间,不动还好,稍一挪移,痛彻心骨。阵痛稍稍减轻,他对家人说:“这以后将逐渐步入‘小康’。”平时讷讷于言,每逢关键时节,竟会冒出幽默趣语。这是身经“百炸”与“百斗”的老人蔑视灾难,笑对人生,流露出的睿智。

在医生护士的精心治疗与护理下,疼痛逐趋轻微,以至消除。但仰卧床上日久,这滋味确也不好受,连视域也大受局限,见到的就那一片白乎乎的天花板。又必须这样躺着,动弹不得;而心未必因之安宁,脑子在动,思绪不停。依然关心周围的一切。有时难免烦躁:这样下去岂不白白浪费自己的有限时间?家人知之,自会有人吐慰语,说笑话,消闷解愁,引走遐思。还插空读来信,念报纸,使之不断外界消息。作协的小陆专司晚读课,除念报刊上有关的大块文章外,还朗诵刚印出的《家书》(这是与夫人萧珊的通信集),出版社赶在诞辰前夕先装订若干册专程送来的。书的装帧、印刷、用纸都很精致,老人喜书,颇感满意。一如既往,新书到手,必分赠亲人好友。此时无法拿笔,亲嘱在旁的小端端代写。受书者无不欣然乐得,连道谢谢。认为这是兼有双层意义的纪念品。

处此时刻,恰又传来冰心大姐、夏公衍先后住院病临险境的消息。这对老人的静养极为不利,千思万绪、友情揪心。大姐转危为安,叫人额手称庆;夏公不幸,沉痛伤怀,听说他走得那么的从容洒脱,悲念中不无敬佩而心安。生与死本是自然规律,要让生命开花结果,全需自己的努力。老人早有所悟。你看他为《随想录》的姐妹篇《再思录》口述的《序言》是这么说的:“躺在病床上,无法拿笔,讲话无声,似乎前途渺茫。听着柴可夫斯基的《第四交响乐》,想起他的话,他说过:‘如果你在自己身上找不到欢乐,你就到人民中去吧,你会相信在苦难的生活中仍然存在着欢乐’。他讲得多好啊!我想到我的读者。这个时候我要对他们说的,也就是这几句话。我再说一次,这并不是最后的话。我相信,我还有机会拿起笔。”这说明老人的生命力依旧旺盛。他的心还连着读者的心。早在几年前,他就说过“让我再活一次”的话。他还要让自己的生命开花啊!

......




\

《回望巴金》系列

巴金:出访日记

萧乾:挚友、益友和畏友巴金

黄裳:记巴金

姜德明:与巴金闲谈

纪申:炽热的心——怀巴金

李辉:巨星巴金,光还亮着

彭新琪:巴金先生

坂井洋史:寻找巴金

周立民:闲话巴金

李树德:那些朋友,那些书——忆巴金


预约参观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观众留言 | 投诉与意见
试开馆参观时间:10:00-16:30(周一闭馆,免费开放) 地址:上海市武康路113号 电话:33685656
CopyRight 2006-2015 巴金文学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