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频道本月排行
频道总排行
首页 > 新闻站 > 正文

新书 | 姜德明:《与巴金闲谈》——细诉与巴金交往闲谈的若干事
2019-04-03 10:59:25   来源:   评论:0 点击:

《与巴金闲谈》作者:姜德明出版社:四川文艺出版社出版时间:2019年3月编辑推荐作者通过与巴金交往闲谈的若干事,让我们得以看到一个不同...

\

《与巴金闲谈》

作者:姜德明 

出版社:四川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3月


 

作者简介

姜德明

  1929年生于天津,1951年进入人们日报,长期从事文艺副刊的编辑工作,1986年后主持人们日报出版社工作。

  主要作品有:散文集《南亚风情》《清泉集》《绿窗集》《寻找樱花》《雨声集》《流水集》《相思一片》《王府井小集》等,书话集有《书叶集》《书边草》《书梦录》《书味集》《活的鲁迅》《燕城杂记》《书廊小品》《余时书话》《猎书偶记》《新文学版本》等多种。


试读选摘

(仅部分内容选摘)
 

春天,在上海(1981年4月27日)
 

若是在北京,“五一”节前毛衣还是脱不掉的,可是在上海,春已深了。

走在寂静的住宅区武康路上,浑身暖洋洋的,人也显得轻快、活跃了。

敲开巴老家的铁门,想不到柯灵先生在,原来中央电视台今天下午来拍巴金生活的电视片,他是来作临时演员的。作为常来串门的上海友人,现在黄裳也闯来了,干脆把他也拉入镜头。主要拍巴金坐在客厅里,正同来访的朋友聊天。主人也约我,我推辞了。

我还是第一次看拍电视片,虽是旁观却不无兴趣。

只要镜头一停下来,巴老唯恐怠慢了北方来客,不时凑过来与我交谈。

柯灵也是,他也凑上来参加漫谈,还一再认真地让我多写一点类似怀念茅盾那样的散文。称赞我不久前在上海《文汇报》发表的那篇写茅公的很有感情,提出了不要无端地去打扰老作家们的写作,非常及时。前辈作家的谦虚待人,对后辈的热情鼓励,害得我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

电视导演还要拍巴金每天早晨在院子里散步或跑步的镜头。巴老同我一起站在院内的草坪上,一边同我交谈,一边等待导演和摄影师的安排。他确实每天早晨都要围着院子小跑几圈,有时候还带着小外孙女一起慢跑。他以幽默的口吻跟我说:

“现在是弄虚作假,都已经下午四点多钟了,还拍什么清早锻炼身体的镜头。”

我也报之以幽默,用四川口音回答:

“要得么!”

他连连低语:“要得,要得!”

正式开拍,他已经抱起双拳小跑几步了,忽然停下来,放下拳头说:“不行,不行,早晨哪有穿着皮鞋跑步的,要换,要换。”小林赶快跑去,替他拿来一双球鞋换上。

最后又拍了巴金送客人的镜头,一直送柯灵、黄裳到铁门前。巴老多年养成送客人到门前的习惯,真使来访的朋友如沐春风。可是今天,人们眼看着铁门关上以后,柯灵、黄裳重又进来,并跟我与巴金一起回到了客厅。拍电视难免不做假。

我们一起谈了片刻,巴老还问起北京的几位朋友。好像这一次我们谈到丰子恺先生,巴老说他在干校的时候,有一次开批判丰子恺的大会,丰先生不在场,是一次缺席审判。真怪。

巴老没有忘记送给我一本他的书,是香港昭明出版社出版的《巴金选集》。他在扉页上签了名,还题了日期。

我还受一位北京木刻青年之托,带来那青年刻的巴金木刻像两张。一张送给巴金,一张请巴金签名后带回北京留念。老人欣然从命。

辞别出来的时候,巴老照例送我们到铁门前。握别之际,他风趣地说:

“这回是真的送客人了,可是拍电视片的却不见了。”


附:巴金致姜德明书信

(1977年9月—1992年3月)
 

1.“不能像十一二年前那样熬夜了”

2.“我的小说还是摆脱不了老调,又嫌长了些。”

3.“我的记忆力逐渐衰退,幸好感情未变,因此还想写小说,也想写散文。”

4.“纪念朱洗的文章总有一天会完成的”

5.“我打算写几篇散文,却一直没有时间动笔,我也着急啊!”

6. 关于“文学丛刊”等书籍的封面设计

7.“《创作回忆录》我还要写下去。”

8.“我始终不知道我的文章给人大改了。”

9.“您需要什么书,不妨告诉我……”

10.“现在写文章,只是想做个总结,算一笔账,教育后代。”

11.“您喜欢书,我有些书送给您……”

12.关于编辑《烽火》的事

13.“创办一所‘现代文学资料馆’,您感兴趣吗?”

14.“我们目前就需要创办一个这样的中国现代文学资料馆。”

15.“《序跋集》的设想是可行的。”

16.“文学资料馆的事还需要大力鼓吹”

17.“目前就是写字吃力……”

18.“我可以捐赠一部分书刊、资料和开办费。”

19.“关于茅公,我有许多话可写……”

20.“《序跋集》总算交了卷……”

21. 关于文化生活出版社的商标

22. 关于发表《答井上靖先生》的事

23.关于选载《随想录》的事

24.关于选载巴金书简的事

25.“这封信也是我的心里话啊!”

26. 关于选编《随想录》选集的事

27.“集子的名字就依你用《十年一梦》吧。”

28.“我的文章通过您能够同广大读者见面,我应当感谢您。”

29.“《十年一梦》稿费请代捐文学馆”

30.“打算下月初回成都看看,不是‘游山玩水’,不过是向故乡告别……”

31.“我的译文也不见得高明,可能是借别人的酒杯盛自己的酒。”

32.“谁也想不到,我买进自己写的书,一本一本地寄赠外地的朋友,会多么困难,多么吃力!”

33.“我在和热浪搏斗,日子过得有意思。”

34.“我在上海几年脚不出户,能告诉我一点信息,或

让我看到两本好书,您算是行了善。”

35.“……我去了一趟杭州,十八天,呼吸了新鲜空气……”

36.“托尔斯泰晚年的痛苦我现在了解了。”

37.“我并不悲观,现在在料理应当做好的一件一件事情。”


\

《回望巴金》系列

巴金:出访日记

萧乾:挚友、益友和畏友巴金

黄裳:记巴金

姜德明:与巴金闲谈

纪申:炽热的心——怀巴金

李辉:巨星巴金,光还亮着

彭新琪:巴金先生

坂井洋史:寻找巴金

周立民:闲话巴金

李树德:那些朋友,那些书——忆巴金

预约参观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观众留言 | 投诉与意见
试开馆参观时间:10:00-16:30(周一闭馆,免费开放) 地址:上海市武康路113号 电话:33685656
CopyRight 2006-2015 巴金文学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