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频道本月排行
频道总排行
首页 > 新闻站 > 正文

九旬老顽童 玩笑侃人生
2013-10-22 14:26:00   来源:   评论:0 点击:

看到您老这么年轻,我们都很高兴,祝您健康快乐,多到上海来。  不戴老花眼镜,拿着一张小纸条,黄永玉一字一顿,认真地读完读者的表白,...

“看到您老这么年轻,我们都很高兴,祝您健康快乐,多到上海来。”

  不戴老花眼镜,拿着一张小纸条,黄永玉一字一顿,认真地读完读者的“表白”,两秒钟后,“嘿嘿嘿”,发出得意的笑声。

  今天,“我的文学行当——黄永玉作品展”在上海图书馆开幕,昨天下午,黄永玉在三楼报告厅办了个读者见面会。

  现场都是人,连过道上都挤满了人。比黄永玉小好几茬的少年来了,比他还老的老头也来了。

  这位没有高血压、声音洪亮、记忆超好、妙语连珠的老爷子,让台下沸腾了。讲座结束后,额外“赠送”的签名环节,老人被层层包围,吓得一直陪着老人的李辉——本次展览策展人,急得拿起话筒大喊:“他看着年轻,但毕竟九十岁啦,大家控制、控制……”

  “时间过得好快,我一下子就90岁了,我真不能想象!但是,我没有浪费时间。”在黄永玉眼里,他一直都年轻着。

  这次展览,不同于8月在国家博物馆的画展,文学占了主场,包括黄永玉早期的诗歌、散文、小说,还有给文学作品、诗歌配的插画。

  “我小时候没有浪费时间,我有一杆猎枪,养一只狗,有一个喇叭,吹号,上山打猎,然后就是刻木刻。”

  当然,大家最关心的,还是他刚刚出版的自传体小说《无愁河的浪荡汉子》,才写到12岁,就已经60万字了,究竟什么时候能写完一辈子。有人甚至建议他,跳过八年抗战,直接写解放后的故事。

  “怎么能放下八年抗战不写呢?真正的文学作品,不能骂它、诅咒它,也不要遮蔽,而是要怜悯它,我想慢慢写,写到人的心里头去。”

  他顿了顿,摸了下近似光头的小平头,“我有时候写了五六张,但觉得词不对,又会重写四五回,我感觉身边有朋友要等着看,有沈从文,有萧乾,要是他们看了会怎么想?想到这里,我必须得好好写。”

  这确实是个不愿意浪费时间的老头。

  8月,记者曾前往北京,去他的家里做采访,见识过他的生活状态——不睡午觉,每天工作10小时,有时候写几千字,有时候写一行字,甚至工作到半夜还不罢休。

  他看了看台下的90后,“我感觉现在的孩子,都把时间花在玩上,太可惜了。”停了3秒,老头觉得话说得不够“圆”,话锋一转,“当然,我也常浪费时间在看电视上,明明很无聊,我还要往下看,觉醒时,已经是半夜两点钟了。”

  台下笑成一团,他劲道更足了,自得地笑出声来。就像年轻时那样,每次为大作家的文章配了自己的插画,他就会和老板吹牛并自我陶醉起来:你们哪里找得到那么认真有分量的插画!

  一小时10分钟,黄永玉气定神闲,只喝了两口水,还是在李辉的提醒下。李辉串场补充时,黄永玉就全身“铺开”在懒人沙发上,潇洒地听,一到自己发言,又马上“弹起”,屁股坐半个沙发,右手拿话筒,左手架在胸前,一副神气的模样。

  难怪观众递上来的小纸条中,问得最多的就是养生——“你老当益壮,思维敏捷,中气十足,请问有何养生妙方?”

  黄永玉饶有兴致地把问题念了一遍,嘿嘿地笑着,显然,这又问到了老头的“得意点”上。

  “我睡觉晚,又不运动,也不吃水果……”看到台下掌声笑声噼里啪啦,他来了句总结成词:“我觉得主要是——不要考虑养生的问题!”说完,自己就先乐了。

(本文来源2013年10月19日《钱江晚报》,记者马黎)

预约参观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观众留言 | 投诉与意见
试开馆参观时间:10:00-16:30(周一闭馆,免费开放) 地址:上海市武康路113号 电话:33685656
CopyRight 2006-2015 巴金文学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