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频道本月排行
频道总排行
首页 > 新闻站 > 正文

陈思和:巴金晚年的理想主义
2014-12-01 16:22:00   来源:   评论:0 点击:

作为纪念巴金先生110周年诞辰暨第六届上海文学艺术奖系列活动之一,复旦大学图书馆馆长、巴金研究会会长陈思和昨日做客思南文学之家,以巴...

作为纪念巴金先生110周年诞辰暨第六届上海文学艺术奖系列活动之一,复旦大学图书馆馆长、巴金研究会会长陈思和昨日做客思南文学之家,以“巴金晚年的理想主义”为题进行演讲。他从巴金晚年最重要的著作《随想录》出发,探讨巴金写作该书背后的巨大动力,“我今天讲的是晚年巴金的理想在他心里是怎么复活的”。陈思和透露,巴金早年有着自己的理想和信仰,“他其实不想写作,想搞社会运动,他是在矛盾、痛苦、自我的挣扎中成了一名作家”。

当作家并非巴金理想

陈思和教授从1978年进入复旦大学以后就开始研究巴金,并与晚年巴金有过多次近距离接触,对巴老十分了解。

他说,巴金早年是信仰无政府主义的,还在法国时,巴金就翻译了无政府主义代表人物克鲁泡特金的代表作《伦理学》一书。

从法国回来后,巴金突然发现自己变得很有名,人家到处都在打听巴金是谁。原来他的处女作《灭亡》写完以后,就寄给他的朋友,他朋友的朋友叶圣陶看到手稿后帮他拿到报纸上发表。这部小说一出来就非常轰动,当时用的是“巴金”这个笔名,其中的“金”字,就来自克鲁泡特金的尾字。

陈思和说:“但是巴金很不想当作家,他还想搞他的无政府主义。在这个过程当中,他不停地写作,其实他不想写作,想搞社会运动,但是没有地方给他搞,所以他就把这些痛苦写成故事,这些故事就是后来很有名的《爱情三部曲》这些书。巴金就是因为不知道应该走什么路才写作,他越写作,越是发现内心对社会的不满。而他这么一倾诉,大家就觉得巴金给我们指出了一条路,这样阴错阳差以后,很多年轻人都喜欢读巴金的书。其实对巴金而言,越成名,越痛苦,有一次他甚至看到路边小贩,用他的书来包花生米。可是他又不得不这样做,因为写作让他心里的痛苦解脱,所以,在这样矛盾、痛苦、自我的挣扎中,他成了一名作家。”

陈思和透露,许多年前,一家杂志社约他给巴老做一个访谈,让巴老谈谈自己的世纪回眸。陈思和把采访提纲给了巴老,“那天我去了,巴老拿了一本练习本,上面写了回忆那时什么什么。但那天跟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根本不想当作家,写作始终是我的业余生活,不是我的正业”。陈思和跟巴老说:“如果你搞社会运动,搞政治的话,可能就没有今天这么有名了。”巴老说,人是矛盾的,自己想多为中国做一点实际的工作。“他认为他今天走的路是不对的,都不是按照他的理想在走的,因为理想离他越来越远了,自己越来越不能投入到理想了,所以才变成了一个作家。”

陈思和认为,正因如此,所以到巴金面前去说他写得那么好,发行量那么高,读者那么多,他听了内心是非常痛苦的。他不愿意成为一个明星作家、一个畅销作家,也不接待任何记者和编辑,约稿都是通过朋友的。

“为什么这样呢?因为他根本不把心放在写作上,他想通过写作实现一个真正的理想,写作只是他的手段,可是这个理想没有完成,他变成了一个作家。后来巴金一直讲自己创作很痛苦,是真的。”

内心理想支撑《随想录》

巴金晚年最重要的著作是《随想录》,整整写了8年,从1978年写到1986年。对于这部著作,不同年代的读者对它的理解不太一样,最早大家觉得巴老这部书是反思文革,同时也是一本上世纪80年代思想解放运动的百科全书。

在陈思和看来,写《随想录》,巴金可以说既不为名也不为利,“稿费他一分钱也没有拿,而他在上世纪30年代就有名了。在当时的社会,《随想录》 也是被批判的,所以巴金这方面的压力非常大。你说他何必呢?一个老人为什么不在家里享享清福呢?我觉得有一个巨大的动力促使他这样做。巴老这个人不善于讲话,你到他家那里,他不说话的,你提问题他才回答。可是他在《随想录》里,一而再再而三地说到,‘我心里有火,我欠了一笔债,我死都不瞑目’等等,这样的话到处都是。如果是一个不了解巴金的人,会觉得他这样写有点做作、过分,但是如果理解巴金,理解他的痛苦,就会觉得这个话真是从他心里面说出来的,他真的是觉得欠了债要还,所以才这样一章一章地写出来”。

陈思和认为,巴金心中有一个巨大的理想,“我讲的主题是巴金晚年的理想主义,他如何把内心的理想慢慢从心里恢复起来,倾吐出来。晚年当他写《随想录》的时候,我觉得他是努力要做到知行合一的,因为自己已经到了晚年,太太也已经去世,他觉得一定要让自己的价值观、理想跟写作完全吻合。这是巴金讲真话的一个思想基础,就是把心里话讲出来”。

《随想录》出版后,在陈思和的建议下,又编了一本《再思录》。虽然巴老已不能写作,但经他口述,女儿李小林笔录,还是完成了新的文章。巴老写道:“躺在病床上,无法拿笔,讲话无声,似乎前途渺茫。听着柴可夫斯基的第四交响乐,想起他的话,如果你在自己身上找不到欢乐,你就到人民中去吧,你会相信在苦难的生活中仍然存在欢乐。他讲得多好。我想到我的读者,这个时候我要对他们说的也就是这几句话,我再说一次,这并不是最后的话,我相信我还有机会拿起笔。1995112号。”

《再思录》印出来,陈思和把书送到巴老家,并夸巴老:“你精神很好,还能写作,像这个口述不是写得很好吗?再慢慢多写几篇,以后再给你出几本书。”巴老随即说了《三思录》三个字,陈思和当下眼泪就掉下来了,“他脑子里还在想我还能写”。

陈思和说:“巴老之所以有这样一个力量,是因为心中有理想和信念支撑着。虽然他身体不好,但是活得非常智慧,就是要把心中最重要的东西讲出来,但是他偏偏生活在一个不能讲真话的时代,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把自己曲曲折折的内心感情和思想世界讲出来。”

 

(原文载于20141130日《新闻晨报》,记者徐颖)

预约参观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观众留言 | 投诉与意见
试开馆参观时间:10:00-16:30(周一闭馆,免费开放) 地址:上海市武康路113号 电话:33685656
CopyRight 2006-2015 巴金文学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