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频道本月排行
频道总排行

陈正敏:“那些家伙什么都能做得出,我们则不能”
2010-07-19 20:13:37   来源:   评论:0 点击:

编者按 2008年8月3日,俄罗斯一代文学巨匠索尔仁尼琴静静地告别了这片曾让他为之魂牵梦萦的大地。我们特别推出陈正敏兄这篇读书札记,...

编者按  200883日,俄罗斯一代文学巨匠索尔仁尼琴静静地告别了这片曾让他为之魂牵梦萦的大地。我们特别推出陈正敏兄这篇读书札记,作为对这位世界良心的深深怀念。

 

 

那些家伙什么都能做得出,我们则不能”

     ——《古拉格群岛》阅读札记之一

 

           陈正敏

 

 

在暴虐的极权统治之下,臣民的力量是微不足道的。面对独裁者的专制统治,有良知的人同千百万卑微的群众一样,肉体上处于无力还手的地位,不论他们多么不想任人宰割,却依然无法摆脱绝对的弱势。人民的无力主要还不是一般我们认为的个体在面对国家机器时的弱小,而在于极权下的统治无所不用其极。《古拉格群岛》对此作了最生动的诠释。

在古拉格群岛,被囚禁的人们面对的不仅是失去自由——索尔仁尼琴在书中已经告诉我们,相对于苏联时期的古拉格,沙皇时期的监狱简直是天堂。举个例子,列宁多次被流放,这是我们都知道的,但我们很少知道流放的具体情况。大学时期的弗拉基米尔·乌里扬诺夫因为组织反政府活动加之他哥哥谋刺沙皇,而被开除并流放,但流放到哪儿了呢?流放到他的家所在的村子科库什基诺村。最滑稽的是,后来他再次被流放三年,但流放过程实际上和自由人没有多大差别,不仅可以在莫斯科游逛,还可以自由出书,而他的物质生活绝对称得上小康,对这个一心一意推翻沙皇统治的革命领袖,沙皇政府给他的钱不仅吃得营养,玩得高兴(可以尽情狩猎),竟然还可以雇个农村小姑娘给他料理家务,而不必劳累他的妻子和岳母。以致流放期间的弗拉基米尔·乌里扬诺夫不仅胖了,还治好了胃病和其他青少年时期的旧病。我们不禁要问,这是流放还是疗养?

但苏联时期的古拉格部落就没有这么幸运了。首先他们的罪名本身都莫名其妙、莫须有,他们很多人根本就搞不清自己犯了什么罪,甚至有不少人刚刚打败了德国法西斯立了大功获得了勋章,接着就被抓进了监狱,索尔仁尼琴本人就是这样。而且,他们的刑期都很漫长,漫长也就罢了,还动不动就延长刑期。其实,这还不是主要的,更主要的,是劳改营里野蛮、惨无人道的各种制度。古拉格的部落成员要在劳改营里参加各种人所不能承受又不得不承受的极限劳动:开矿山,挖矿,凿运河,建铁路。但他们的生活待遇却极差,做着超出极限的劳动却吃着非人所能想象的饭食,连最基本的温饱都达不到,饭食质量极差,就连沙皇时期农奴的牲畜都比他们吃的要好许多。他们的人格尊严得不到任何的尊重,更严重的是,生命毫无保障,看守人员可随意剥夺他们的生命,他们随时都有被虐杀甚至诱杀的可能,凶手不仅不会因此受到惩罚,反而受到上司的暗中鼓励,更严重的是,国家还不时有预谋地对他们进行大规模的杀戮。

可以说,这个极权国家把人类所能想象到的、甚至想象不到的各种残酷手段,都用来对付它的人民。

可贵的是,尽管毫无希望,许多囚犯们并没有泯灭对自由的渴望,而这一点在那些政治犯身上表现得更加强烈,腾诺就是一个典型。腾诺是个坚定不移的逃跑者,所谓坚定不移的逃跑者,用索尔仁尼琴的话就是“那些坚信人不能住在笼子里的人”,“铁了心绝不妥协的人,而且是使自己的一切行动都服从于逃跑计划的人”。他逃跑了无数次,失败了无数次,每失败一次都会经受肉体的严重折磨,面临着更漫长的刑期,但这些都不能动摇他。每一次被抓回来,他都迅速地开始准备下一次逃跑行动。按道理,像这样的坚定的逃跑者,一旦逃出劳改营,获得自由就会想尽一切办法,保住来之不易的自由,就像独裁者要不择手段地维护他的暴虐统治一样。这是可以理解的,至少从人性上可以理解:越是不自由,对自由的渴望越是强烈,对自由的渴望越是强烈,越是要想尽一切办法维护自由。

腾诺和他的伙伴科利亚好不容易逃出劳改营,历尽千难万险,眼看就要成功——只要再有一纸证件,再有一些钱,他们就可以远走高飞获得梦寐以求的自由了。而上天也格外垂青他们,给了他们一次机会:夜间,他们巧遇一对搬家的残疾人夫妇,这对夫妇的船上有他们想要的一切东西。正当他们下决心打劫的时候,一只小白猫却唤醒了他们一度沉睡的良知,虽然明明知道错过了这一次机会,他们将再没有其他的时机,而这就表示他们的逃跑计划彻底失败,意味着他们早晚到会被再一次抓进劳改营,重新过那暗无天日非人的日子。

但腾诺没有动摇!

这时候,作者不禁满怀悲愤地说:那些家伙什么都能做得出,我们则不能。这就是他们强于我们的原因。

换句话说,极权国家和独裁者之所以强大,不是因为它们掌握了强大的国家机器,不是因为它统治手段的暴虐,更不是人民的驯服,而是他们彻底的野蛮,是因为它们没有良知,没有良知他就能够、就不怕动用所有的手段。那些渴望自由的人,那些为了自由甘愿付出一切的人之所以弱小,完全是因为他们的良知。是他们的良知,妨碍他们,更准确地说阻止他们用那些虽然可以拯救他们,却丧失道义的手段。

他们的无力在于他们还有良知!

请注意,索尔仁尼琴在这儿不是否定良知,恰恰相反,他是在谴责独裁者的暴虐、极端的野蛮和非人道;是以谴责独裁者的非人性和极权主义的不人道的方式,来赞颂人性、人道,来讴歌良知的伟大。这一点我们只要看了下面这个极富喜剧性的场面,就明白了。

还是两个政治犯,库德拉和杜舍奇金,依然是历尽千难万险,他们甚至坚持的时间更长,都一个月了。他们逃到一个富足的地方,不想再走了,就靠偷村民的东西维持生存。一次,他们偷了一头牛宰了吃,被当作小偷抓住,交给了检察官。检察官很高兴,表扬村民:“你们是好样的!你们抓的不是小偷,是两个大政治土匪!”出乎意料的是,听了这话,原先愤怒又兴奋的村民们忽然不再喊叫,牛的失主反而给这两个偷宰他牛的人送来面包、羊肉,而且说:“唉,真是的!你要是早到我这儿来,告诉我你是什么人,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谁说良知是无力的?!

村民们很清楚,在这个极权主义的国家,那些政治犯才是真正有良知的人,是这个野蛮残酷社会里良知最坚定的捍卫者。

他们的良知使他们赢得了村民。而在人民觉醒的那一刻,独裁者的丧钟就已经敲响。

毕竟,极权主义意味着野蛮,暴虐的力量只会强于一时,良知的力量才是真正的永恒,因为良知即文明。

人类几千年的历史已经证明,这个星球上,任何势力都无法同文明的力量相抗衡,整个人类的历史,就是一个文明逐渐拓展,野蛮不断后退的历史。当然,我们不能忘记,在文明进展的过程中,曾经和正在存在的古拉格群岛,在每一个古拉格里,都有为坚守良知付代价的人,这些人才是真正的英雄,值得我们永远铭记在心。

预约参观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观众留言 | 投诉与意见
试开馆参观时间:10:00-16:30(周一闭馆,免费开放) 地址:上海市武康路113号 电话:33685656
CopyRight 2006-2015 巴金文学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