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频道本月排行
频道总排行

芫莛:缅怀巴金:作家就应该用心灵去超越自己的文学艺术
2010-07-19 11:22:42   来源:   评论:0 点击:

作者:芫莛 来源:国学论坛http://bbs.guoxue.com/viewthread.php?tid=410442&highlight=%B0%CD%BD%F0 为了滋补求学之需,去年我曾...

作者:芫莛

来源:国学论坛http://bbs.guoxue.com/viewthread.php?tid=410442&highlight=%B0%CD%BD%F0

 

 

   为了滋补求学之需,去年我曾到黄埔一家公司做网站策划员,因为每天都要上网,所以经常接触各类新闻。直到那一天上午,身边的同事猛然间读到一则巴金去世的消息,他马上转告了我。那个同事知道我是学汉语言文学专业的学生,想必我当会震惊。的确,读过那则新闻,我的心为之震撼了。

不仅是我,任何酷爱文学的青年,都震撼了。“激流”再一次冲击了我的心。凡是青年人都是好的,代表着青春和正义,凡是老年人都是坏的,代表着腐朽和顽固。巴金老人是何等关爱着青年人,他的离去,让我感觉到一种如同失去亲人一般的痛。

  巴金走了,也许他的远去被人看作是一个时代文学的谢幕。但我要拷问新的时代的文学,为何新的时代的文学已经远离了巴金?

  现代的文学一方面在“文学回到自身”的呼吁中,作家们的注意力集中在形式的探索,热衷于玩语言的能指游戏。各种叙述圈套、叙事技巧成为作家屡试不爽的手段,也成为批评津津乐道的话题,相对而言,巴金的叙述手法显得多么陈旧!而另一方面,随着个人欲望的释放,世俗的享乐成为文学的追求。“下半身写作”和“胸口写作”成为新的时尚。相对而言,巴金的“心灵写作”无疑是自讨苦吃,又显得多么不合时宜!

   我不否认,从艺术水准上讲,当代的文学作品已经远远超越了巴金。然而,在巴金的作品面前,这些艺术水准高超的文学又显得是多么苍白!在当代作家中,我不知道有谁敢于断言自己比巴金先生更爱人,比巴金先生更为仇恨蒙昧、黑暗和专制,比巴金先生更有忏悔精神。巴金的作品都是从那颗扑扑跳动的伟大心灵中滋生出来的,它们和生命之丝紧紧相连,不可分割,不可剥离,真正成为一个博大的整体。

在巴金的作品面前,我们应该感到,伟大的作家原来是可以超越自己的艺术。

我要写一部《家》来作为我们这一代青年的呼吁。我要为那过去无数无名的牺牲者喊一声冤!我要从恶魔的爪牙下救出那些失掉了青春的少年。”于是,巴金的《激流三部曲》诞生了。

《家》中写得最凄婉动人的是梅、瑞珏和鸣凤三女性之死。梅是一个聪慧善感的近乎林黛玉型的女性,她与觉新有着终身不渝的爱情,但是由于长辈的不和睦和赌气,“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以生辰八字定适从的婚姻规矩,就把一个多才多情的年青女性送进了抱恨终身、咳血而亡的绝境,瑞珏是一个贤惠端庄、待人周到的近乎薛宝钗型的女性,在高老太爷初死之际,被一群愚昧的长辈以避血光之灾为理由,赶到城外生产,结果难产而死。鸣凤是一个天真解事的婢女,她的人生价值更在梅和瑞珏之下,她自知恋慕觉慧是一种心高命薄的梦,她早就想到送给冯乐山作妾是一条死路,但这条死路到底无法逃避,最好投湖自杀。这三个女性的死,揭露了封建家庭制度的吃人本质。

在《春》中,觉民继续和琴表妹谈恋爱。并且成为一个果敢的革命者,时常参与编写宣传品和搞话剧等活动。大哥觉新的命运更加悲惨了,因为他的稚子海臣,给一场传染病夺去了生命。不久,他又爱上了另一个表妹蕙。但她在父母的压力下,嫁给了一个她极不愿意嫁的人,最后,觉新又哀伤地在旁观着蕙表妹在婆家受折磨,染病,恹恹地死去。然后,又轮到淑英嫁给一个坏蛋,不过,淑英却是个勇敢的女子。因为得到觉民和琴的协助,淑英逃到上海。淑英的勇敢行动,使得琴情不自禁地低语到:“春天是我们的。”

经历了《家》《春》一连串哀伤的事件后,《秋》是一种强有力的震撼。在这本书里,巴金一反过去的作风,不再沉溺于温情式的表兄妹恋爱,以及不成熟的革命行动。转过头来,细细描写大家庭中的你争我夺。《秋》的结尾时,高家这一家子,终于分裂。四叔和五叔在外面替他们各自的姨太太建立了小公馆,又常常和声名狼藉的戏子们混在一起。四婶和五婶不断地和祖父留下的陈姨太斗嘴怄气。五婶不断责骂女儿,结果逼使她走上投井自尽的道路。四婶的丫头倩儿患了重病,因为乏人照料,最后在一间肮脏的下房中死去。三叔死后,各房的人员争夺公产,最后决定,将房子出卖,大家平分。

《激流》的意义不只是主张自由恋爱,而是号召青年反抗封建专制,投入社会革命洪流。《激流》之所以在上世纪3040年代产生积极而巨大的影响,与它的批判性的激进的青春主题是分不开的。

巴金走了,然而他那良知的火种却需要我们呵护和保存,需要我们传递下去,并且把火种熊熊燃烧起来。文学,只有在精神的层面给予读者充实心灵的养分,才能具备更为深广的意义内涵。我们的好几部电影已经走向世界,画面拍得精美绝伦。但是,却只能震撼人的眼睛与耳朵,不能震撼人的心灵。这是因为它们缺乏对人的博大关怀,缺乏对人的心灵、命运的深刻探索。中国文学真要走向世界,艺术手法的革新是必要的,但却是次要的。文学不仅与美相关,文学还是“与人类生存有关的、通向真理与道德的话语”。巴金未能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并不意味着文学对真理和道德的追求不重要。文学是人学,对人的关怀是文学的起点,也是文学的归宿,文学不能仅仅玩弄叙事的圈套,文学也不能流于对世俗享乐津津乐道的描述,文学还要表达良知和责任。

巴金走了,但使我永远缅怀于心的,是他永不泯灭的心灵笔触。

预约参观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观众留言 | 投诉与意见
试开馆参观时间:10:00-16:30(周一闭馆,免费开放) 地址:上海市武康路113号 电话:33685656
CopyRight 2006-2015 巴金文学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