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频道本月排行
频道总排行

生命光彩:友情是巴金创作生命中的一盏长明灯
2010-07-19 14:53:37   来源:   评论:0 点击:

生命光彩:友情是巴金创作生命中的一盏长明灯 来源:《信息时报》 2005-10-18 我常说我是靠朋友生活的。友情在我过去的生活中,就像一...

生命光彩:友情是巴金创作生命中的一盏长明灯

来源:《信息时报》 2005-10-18

 

“我常说我是靠朋友生活的。友情在我过去的生活中,就像一盏明灯,照彻了我灵魂的黑暗,使我的生存又多了一点点光彩。我有时禁不住问自己:假如我没有那么多朋友,我会变成一个什么样的可怜的人?我自己也不敢给一个回答。”——巴金

    长寿的老人让人羡慕,但是看着自己的朋友,一个个离开了,似乎也是一种痛苦。友情是巴金创作生命中的一盏长明灯,他在晚年撰文回忆故去的老友,《怀念老舍同志》、《悼念茅盾同志》、《纪念雪峰》、《忆沈从文》……字里行间都是令人动容的感情。巴金曾经说过:“离开了友情,我的生存就没有光彩,我的生命就不会开花结果。即使我的生命很快为尘土,我那颗火热的心仍然在朋友当中燃烧。” 

    巴金与曹禺现代文坛双子星 

    巴金与曹禺堪称中国文学史上的“现代文坛双子星”。60多年来,巴金与曹禺情深谊长,巴金一直非常关心爱护曹禺,曹禺也始终把巴金当做自己的师长、诤友。 

    19338月底,曹禺完成了处女作《雷雨》,他将稿子投给《文学季刊》。不过作品未被有关编委认可,在编辑部几乎搁了将近一年。后来,靳以将《雷雨》推荐给巴金。当晚,巴金一口气读完了数百页的原稿,他一边读,一边掉眼泪,深深地为剧中女主人公的命运所打动。第二天一早,他就向主编郑振铎力荐,建议立即发表,而且采取连载形式,一次全部登完。由于巴金此时已出版长篇小说《家》,蜚声文坛,他的力荐引起了郑振铎的重视。 

    由于连夜阅读《雷雨》受了风寒,巴金感冒了,但他还是主动要求担任校对。19347月,《雷雨》这部杰作终于在《文学季刊》第三期全文发表。 

    巴金与萧乾巴金是“家长” 

    1933年,巴金和郑振铎从上海来到了北平,那年初冬,巴金住在燕京大学蔚秀园。在燕大读书的萧乾常去看望他,他们交谈得非常融洽。巴金读了萧乾的小说《邮票》,多次鼓励萧乾说:“写吧,只有写,你才会写。”从那时起结成的友谊,在萧乾后来漫长而困顿的创作和人生道路上一直温暖着他。 

    萧乾写完《矮檐》之后送给巴金看,巴金启发他写作时要走出童年回忆的主题,写点更有时代感的东西,从那以后,无论在上海还是在北平,在国内还是国外,萧乾写了什么都先交给巴金看。而且,巴金一看到报上刊载萧乾旅居国外时写的文章,就会立即剪下来。萧乾后来在回忆的文章中写道,“如果不是巴金不辞劳苦,我在国外写的东西早已大部分散失了”。萧乾的朋友后来戏称巴金为萧乾的“家长”。解放后,巴金和萧乾的联系也没有间断过,巴金出国时用有限的外汇给萧乾带回各种版本的《好兵帅克》。他还从自己的藏书中为萧乾翻译的著作提供插图。 

    1957年7月10,刚刚在报上被点名批评的萧乾接到通知到中南海开会。巴金就毫不避嫌地与他坐在一起。萧乾紧张极了,几次悄悄说:“你不应该坐在这里,这不是你坐的地方。”但是,巴金好像没听到他的话,只是一个劲地小声说:“你不要这么抬不起头来,有错误就检查,就改嘛。要虚心冷静,不要失去信心……”1979年初,萧乾错划右派问题得到改正后,巴金又最早一个给他写来信祝贺。 

    巴金与冰心金坚冰洁世纪情 

    1922年夏,巴金和堂弟在老家的园子里,听着蝉声,读着刚刚出版的冰心的诗《繁星》。11年后,在北平小住的巴金和章靳以,为创办的《文学季刊》组稿,才第一次见到冰心。 

    1940年冬,巴金来到重庆,当时冰心住在歌乐山养病。巴金常去看她,得悉冰心经济拮据,连年夜饭都成问题后,巴金与冰心谈起将她的著作在内地重印出版。巴金在原来北新书局出版的《冰心全集》的基础上选编成三册,书名为《冰心著作集》。这笔版税后来用于偿还冰心在上海的债务。1943年,冰心新作《关于女人》压在天地出版社不能及时出版,又是巴金帮她把书稿拿出来转给上海的开明书店,不仅很快出版,而且销路极畅。 

    1985年,冰心迁往新居,巴金前往看望她。此后一直到19993月冰心逝世,两位老人因为年老多病不能长途旅行,从此不曾再见面。两位老人完全靠书信交流来沟通,几乎没有中断。巴金即使执笔困难,但隔些日子也要给冰心写信。冰心把巴金的信珍藏在一个深蓝色铁盒子里。巴金多次在信中倾吐了自己对冰心的感情。他说:“您的存在就是一种力量。”“我仍然把您看似一盏不灭的灯,灯亮着。我走夜路也不会感到孤独。” 

    19993月,冰心去世了。当时巴金正苦苦地与疾病抗衡,没人将这一不幸消息透露给他。有一次,巴金在抢救室度过几十个不眠之夜后,久未开口说话的他突然费劲地说出3个字:“打电话。”巴金的女儿小林问道:“打给谁?”巴金说道:“给冰心。”在场的所有人都惊住了。小林机智地回答:“医院不能打长途,晚上回家打。”巴金固执地说:“现在就打。”小林问:“你要说什么话。”巴金说:“告诉她,我没事。”在场的人,无不动容。 

    巴金与沈从文比邻而居写小说 

    巴金和沈从文初次见面是在上海,1932年,南京《创作月刊》的主编到上海组稿,请巴金到一家俄国餐厅吃饭,从青岛来的沈从文也在场。后来,巴金得知沈从文身边正好有一部短篇小说集想要找个出版的地方,也需要用它换点稿费。巴金就陪他到闸北新中国书局,找了一位熟识的出版家,帮沈从文把稿子卖了。小说四五个月后印了出来,名叫《虎雏》。 

1933年,巴金获悉沈从文和张兆和在北平结婚的消息后,发去贺电,祝他们“幸福无量”。沈从文回信时邀请巴金去新家做客。19339月,巴金提着一个藤包住进了位于府右街达子营的沈从文家。沈从文家客厅小,书房也小,但是很安静,除了每天去客厅就餐,沈从文非让巴金坐上座让他感到有点拘束外,他的活动完全自由,写文章、看书都没有受打扰。巴金每天都写四五千字,很快就写完了《爱情三部曲》中的插曲《雷》。而那时,沈从文则在自己的房间内撰写小说《边城》。

预约参观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观众留言 | 投诉与意见
试开馆参观时间:10:00-16:30(周一闭馆,免费开放) 地址:上海市武康路113号 电话:33685656
CopyRight 2006-2015 巴金文学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