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频道本月排行
频道总排行

缪景瑚:萧珊和陈琏
2010-07-19 14:47:18   来源:   评论:0 点击:

萧珊和陈琏 ——缅怀两位联大女同学 作者:缪景瑚 文章来源:《文汇报》2008.01.11 七·七芦沟桥事变和八·一三淞沪战役爆发后,...

萧珊和陈琏

——缅怀两位联大女同学

作者:缪景瑚

文章来源:《文汇报》2008.01.11

 

    “七·七”芦沟桥事变和“八·一三”淞沪战役爆发后,我随父母辗转流亡到西南各省避难。一九三九年,由南京金陵大学转学,考入昆明国立西南联合大学(北大、清华、南开)读书。我是慕名来到这所高校的。第一位认识的女同学就是陈蕴珍(后改名萧珊,成为巴金先生的爱人)。她是浙江宁波人,原在上海爱国女中读书,爱好文学,逐渐认识巴金先生,她称他为“李先生”。该年她已先我进入联大读书,那时我们都读历史系。大二年级时,必读皮名举先生的《西洋通史》。上课是在昆明文林街昆华南院的旧教室。皮先生是湖南籍人,讲课时带有浓厚的长沙口音,声音宏亮,讲课很有条理。由于同学较多,而课桌较少,我们常常事先用笔记本占领课桌,以便听课时好好记笔记。这样我与蕴珍、树藏(萧乾女友)渐渐熟悉。蕴珍小我一岁,她排行第三,我们称她“小三子”,后来她就取名萧珊。她有一副鹅蛋脸庞,乌黑的头发,一双杏眼炯炯有神。说话奶声奶气,带有江浙口音,待人和蔼宽容。当时她与树藏,刘北汜、萧荻共同租赁楼房,在钱局街金鸡巷四号居住(楼面三大间,东西两侧为卧室,中间为一客房),周末假日我也去她们住所探望聊天。一九四○年夏季李先生(巴金)由桂林来昆明探望萧珊,常在金鸡巷四号寓所与沈从文、李广田等几位教授会面团聚,畅谈国事,并同游西山,摄影留念。一九四二年暑假,我从联大毕业后,与蕴珍等告别。直到解放后我由家乡省立常熟中学调入上海复旦大学附中任教,才得知蕴珍与巴金早已结婚,她在上海作协工作。

    一九六六年“文革”开始,文艺界教育界首当其冲,巴金先生受红卫兵冲击,并来复旦被批斗。萧珊也受牵连。为了保护她丈夫,她也受尽折磨。后来不幸得了癌症,于一九七二年八月病逝,可怜她短暂一生,仅活了五十二岁。

    第二位女同学陈琏,乳名怜儿(因她母亲生她后而死亡,故取此名)。她是蒋介石高级幕僚陈布雷的小女儿。在中华民族生死存亡关头,她毅然背离自己出身的家庭,一九三九年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该年她从四川国立二中毕业,投考入昆明国立西南联大。那时女同学多住在昆华南院女生宿舍,是一座破庙改建的。我们朝夕相处,共同加入地下党组织的“群社”,逐渐熟悉。陈琏有端庄的仪态,圆圆的脸庞,微笑时泛起两个深深的酒涡,衣着朴素,不像国民党高级官员家庭出身的小姐。她的性格外柔内刚,已是一位地下党员。每当五四青年节纪念日,“群社”常组织邀请闻一多、李公朴等作报告,同学济济一堂,得益匪浅。一九四一年一月,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发生后,联大地下党员(当时在校的有八十三人,占云南全省党员二百四十七人的三分之一。见《第二条战线的功臣袁永熙》一书)纷纷转入地下,陈琏、袁永熙、萧荻等离开学校,分散到云南边境,隐姓埋名。陈琏由于她父亲的寻找,后转入重庆沙坪坝中大借读。当时我们已失去联系,我像失群的孤雁一样,总是怀念这些同学。

    抗战胜利后,琏友去北平贝满女中任教,与地下党学委负责人袁永熙于一九四七年正月结婚。一个月后不幸被捕,不久由其父陈布雷保释。一九四八年她在南京国立编译馆担任助理编审。这年暑假,我往南京省亲,顺便去天目路国立编译馆看望她。因为经受过一些风雨,她已成为一位老练沉着的女性,不像青年时期那样活泼了。

    解放后从《中国青年报》上,获悉琏友担任了共青团中央少年部部长。一九六三年又从她姐姐同事那里得知,琏友已调来上海高教局宣传处工作,她已是三个孩子(两男一女)的母亲。她爱人袁君于一九五七年错划为右派,她不得不与他离婚。我对她的不幸深表同情。随即去信慰问,并去她寓所泰兴公寓探望她。与她阔别十五年,却默默相对无言,后来她告诉了我一些近况。

    一九六六年“文革”风暴滚滚而来,席卷整个中国,亲友断绝往来,我也再未见到陈琏。由于一九四七年被捕的事,她被诬陷为“叛徒”。一个新秋的傍晚,同事告知我陈琏含冤去世的不幸消息,使我深感悲恸。两位姓陈的女同学,一个是有才华的人,一个是思想极进步的人。她们为革命事业奔走数十年,没有死在敌人的枪林弹雨中,竟然都被“文革”夺去了宝贵生命。如果她们活着,到2007年,都应该是九十岁的人了。特写此短文,以资纪念。

    200712月书于复旦嘉陵村

预约参观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观众留言 | 投诉与意见
试开馆参观时间:10:00-16:30(周一闭馆,免费开放) 地址:上海市武康路113号 电话:33685656
CopyRight 2006-2015 巴金文学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