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频道本月排行
频道总排行
首页 > 读书吧 > 书讯 > 正文

辜也平:电视剧《家 春 秋》对谈录(1~19)(七)
2011-04-19 12:29:15   来源:   评论:0 点击:

电视剧《家 春 秋》对谈录(1~19)(七) 作者:辜也平 第16集 ▲在上一期的节目中您分析了觉新性格的两重性,但是,觉新的这种...

 

电视剧《家 春 秋》对谈录(119)(七)

作者:辜也平

 

16

 

    ▲在上一期的节目中您分析了觉新性格的两重性,但是,觉新的这种二重人格总不是简单的二元对立,在他那一组组相互对立的性格因素中,总有其占主导性、起决定作用的一个方面,您认为他思想性格中占主导地位的因素是什么?

    ●我认为对于觉新来说,怀旧是一种长期的心理积淀,而向往新生活只不过是一拂即过的春风;体面意识是他自觉的主体要求,而落漠心态只是他被迫产生的一种无可奈何的情绪。随着年龄的增长,觉新还将变得更为老成,自悲心态只会有增无减,而自信精神将逐渐丧失,敏感多情也终将为麻木健忘所替代。因此,从总体上看,消极的、守旧的、落伍的一面才是觉新性格中的主导因素,他最终无法跨越他所处的时代和他所属的家庭而成为觉慧式的新人。

    ▲难怪您在自己的著作中把觉新称为一个孤独的守墓人。但是有的人觉得觉新也有一定的反抗性,如他暗中还是支持了觉慧出走,帮助淑英逃婚,在后面的故事中,他对克安克定等人也有所反抗,对这种说法您怎么看呢?

从觉民抗婚,觉慧出走到淑英的逃婚,觉新或多或少都有过对年轻弟妹的支持,但这并不意味着觉新性格中存在着反抗封建家族,反对封建礼教的性格因素。在上述这些事件中,他总是在觉慧或觉民的严厉批判之后才被迫表示支持的。而且他对于觉民、觉慧的暗中帮助,也并不排除为长房利益着想,希望弟妹为自己这一房争口气的考虑。对克安、克定,觉新也只不过是因为他们为老不尊的败家行为才产生不满情绪的。所以我觉得他终究无法像觉慧觉民那样,成为旧的家族制度的掘墓人。当然,他也不至于像克安克定,觉英觉世那样,成为旧制度的随葬品。觉新的思想性格,决定了他只能是封建大家族的最后一位守墓人。他孤独,是因为对于这个家,除了高老太爷和克明之外,其它人都没什么感情,克安克定这批人随着旧制度的灭亡终归是要灭亡的,而比觉新年轻的那些弟妹们,不是像淑贞那样被害死,就是像觉英、觉世那样继续堕落,或者像觉民、觉慧那样告别这个家庭,留下来的当然只剩下觉新一个。他成了唯一的守墓人,不管怎么样,弟妹们都不会理解他,所以是孤独的。

在第十期的节日中,您曾从时代背景和家庭环境方面分析过觉新思想性格形成的原因,今天,能不能从社会文化背景谈谈觉新性格产生的根源。

觉新出生于戊戍变法前后,他所生长的年代恰好是东西方文化相互撞击,封建的传统观念与科学民主思想激烈交战的历史时期。在这样的文化环境中,知识分子一般都会受到新思想的影响。但是除了个别的知识分子可以彻底摆脱旧观念而成为完全意义上的新人外,对像觉新以及更为广大的知识分子来说,迈向新的世界只不过是他们理想中的奢望,几千年世代相传因袭而下的思想重负使他们无法摆脱思想的羁绊而轻装前进。在历史的转折关头,他们只不过比他们前一代的知识分子多感受到一点新的空气,他们终究还是属于传统类型的知识分子,属于旧时代的人。

您对觉新这一形象的分析,特别是对觉新性格的分析相信对观众理解、认识觉新这个人物会有一定的帮助。最后还是想请您再谈谈觉新性格的认识意义。

我觉得觉新性格具有普遍的认识意义。近代以来,中国社会就进入了漫长的转型期,大多数的知识分子都或多或少地接受过新的思想观念,感受到新时代的气息。用科学、民主的思想一观照,他们都看出了传统中的许多弊端,也看到了新的希望,他们也都会有一种对于未来的憧憬。但许许多多的知识分子又像觉新那样,面临着两难的选择。因为他们无法割断与传统的血脉联系,无法轻装地迈出关键性的一步。于是觉新式的心态油然而生,觉新性格的出现也在所难免。这样一看,我们才会明白为什么有许许多多接受过新思想,甚至在年轻时很激进的知识分子后来又走回到老路上去,有的像周朴园、像吴荪莆成为新的家长,新的专制者,而更多的则像克明、觉新,像周萍那样,期望能重新成为体面家庭的健全子弟,于是就自觉地成为家长专制下的驯服工具。这大概也就是中国社会转型期特别长,封建的思想观念迟迟未能退出历史舞台的重要原因之一。所以尽管觉新性格带有这一文学形象的个性特征,但这种性格所反映出的一系列问题就不能不带有广泛的普遍性。我想如果读书人面对觉新性格进行自我审视,许多人一定都能在自己的身上找到觉新的影子。事实上,从五十年代开始,巴金就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那时他就说过:我自己不止一次地想过,我性格中究竟有没有觉新的东西?我的回答是肯定的。我至今还没把它完全去掉,虽然我不断地跟它作斗争。到了八十年年代,他在《随想录》中又一直进行自我反省,觉得自己身上的确有觉新的东西。我想,连觉新形象的创造者都这样做,都有这样的感觉,其它人,特别是知识分子难道不值得参照觉新性格进行一番自我审视吗?

 

17

 

观众朋友,在前面几期的节目中,我们分析了《激流三部曲》中的一系列人物,今天我们将重点探讨《激流三部曲》的艺术特点以及它在文学史上地位。辜先生,您觉得《家》《春》《秋》在艺术表现上有什么特点?

    ●在第11期的节目中,我们已谈论过《家》在艺术技巧上的一些特点。从总体上看,《春》和《秋》还是保持《家》的写作特点,但由于创作时间相隔数年,在观念和技巧的处理上,也发生了一些变化。从第10集到第14集是小说《春》的内容。在情节设计上,《春》与《家》有点相似,也属于那种父与子冲突的情节范畴,但在具体组织情节时,《春》不像《家》那么密集紧凑。故事主要围绕淑英的婚事展开,淑英的不满、反抗、胜利是《春》的基本情节。在写淑英的同时,故事也写到了另一个女子蕙,她对于父母包办的婚姻也有不满,但她从不满、服从,到最后走向灭亡。淑英的故事是主线,蕙的故事是副线,主副线交替,这在语义上形成一种对比:都对包办婚姻不满,但反抗了就取得胜利,而服从了就走向灭亡。而主副线的交替叙述,在艺术效果上也形成一种跌宕,用以延缓、推迟胜利或灭亡的情节高潮的到来。如果单写淑英或者单写蕙的故事,也就没什么戏了。另外,《家》的情节不仅密集紧凑,一个个小故事的连接,因果关系也十分明显。如觉民的抗婚、克定的堕落同时导致了高老太爷的生病与死亡,高老太爷的死又引出血光之灾的变故,导致瑞珏的死,瑞珏的死终于促使觉慧出走,这一切就像多米诺效应,一个推动一个。《春》的情节则不存在这种环环相扣的因果连接,淑英和蕙的故事交替发展,其中穿插描写觉民、琴等人的社会活动,沈氏、王氏们的勾心斗角,淑华、觉英这些小孩琐碎的争吵,等等,这样就较为全面地写出了旧家庭生活的方方面面。所以我觉得《春》缺少《家》那种激烈的、令人目不暇接的情节冲突,但却显示了作者创作中由紧张的故事叙述逐步转向日常生活琐屑的描写的发展态势。

从第15集开始是《秋》的内容,您能不能也谈谈《秋》在情节结构上的特点?

如果说《家》的故事情节属单线型链状结构,前一故事的结果成为下一故事的诱因,环环相扣,密不可分,《春》的故事属于双线型结构,主副线交替发展,齐头并进,那么《秋》的故事情节就是一种非线型的。从第15集开始观众可能明显感觉到故事中已经没有中心情节,没有主要的人物了。《秋》的这种非线型是一种特殊的结构方法,它按树倒猢狲散这一中心句的语义来展开对人物与故事的描写,从而突破了《家》从觉慧反抗到最后胜利,《春》从淑英反抗到最后胜利的这种实现连接的结构方式。当然小说《秋》中的许多故事,在电视剧中被大量简化了。在巴金的中长篇小说中,《秋》是最长的一部,它仍然以高家为中心,但同时用大量的笔墨描写了周伯涛家的许多故事。无论是高家还是周家,故事的最后结局都有点三春过后诸芳尽,各自须寻各自门的凄凉意味。另外,小说《秋》还有许多具有风俗画特点的场景描写,如对蕙的弟弟的婚事全过程就写得很细致,但这在电视剧中全被删除了。我的感觉是,从《春》开始到《秋》结束,巴金似乎更有意识地学习《红楼梦》的写法,对发生于旧家庭的生活琐屑进行着更为细致的描绘。

除了情节结构上的差异之外,《家》、《春》、《秋》之间还有什么比较明显的不同?

    ●整个《激流三部曲》的创作用了将近七年的时间,而且不是像《红楼梦》那样一次性面世,这前后作者的思想观念、艺术修养都在发生变化。比如1931年写《家》时,作者对故事中的人物的哀贬态度就很明显地体现了一种较为绝对化的思想道德评判原则。首先在主人与仆人之间、主人大多是不义的,仆人则全是高尚的、纯朴的。第二,在男人与女人之间,男人大多是压迫者,女人则往往是善良、圣洁的被压迫者,第三在老人与青年、父辈与子辈之间,老的总是暴虐的,专制的,年轻一代则总是进步的,合理的。《家》所体现的这种评判原则的确实反映了五四时代的特点,反映了那一时期流行的劳工神圣,妇女解放,自由民主的思想观念。但五四精神的那种总体合理性一旦被当作绝对的、简单的评判标准,有时就难免成为一种偏激。《家》中就出现这样的情况,首先根据主人与朴人分两个层次,在主人这层次中再以觉新为分界点,觉新之下的年轻一代,连同仆人都成了同情、赞赏的对象,觉新之上的主人,包括男人与女人则几乎全部成为批判抨击的对象,而觉新这个人则刚好是一个既受同情又被批判的人物。《家》的这种简单的二元对立的评判原则到了《春》开始有初步的变化,作者开始有意识地描写上一辈主人中,周老太太(外婆)、周太太、张太太等人也有善良明理的一个方面;而在年轻人中,郑国光成了批判的、嘲讽的对象,觉英、觉群这些小孩也露出了堕落的倾向。就是仆人,像刘嫂、喜儿这些老妈子、丫头,也不再那么本分了。而到了《秋》,作家则更为注意写出一些人物性格的多重性,比如对沈氏,就既写她愚昧无知,又写她也是封建大家庭的无辜牺牲品。而由于上面所讲的这些思想观念上的变化,在具体写作时也就有了小说叙述视角的变化。比如《家》对于高老太爷等人的批判否定,是从觉慧等人的角度来进行的,到了《春》和《秋》对周伯涛的批判否定,则不仅是从年轻人的视角,有时也从周伯涛的母亲或妻子的视角来进行。总之,1931年写《家》时,巴金才二十六七岁,到写《秋》时候,他已是三十六七岁了,随着人生体验的丰富和艺术表现方面的成熟,巴金仍然保持了年轻时的热情,但已有所节制,有了小说家的理智与耐心了。

请您谈谈《激流三部曲》在现代文学史上的地位。

我想先简单地向观众朋友介绍一下这个三部曲半个多世纪以来的社会影响。这个三部曲发表之后,很快就受到读者的欢迎。据一些材料的记载,三四十年代巴金的创作曾激动过万千读者的心,当时有人在文章中写道:《家》《春》《秋》这三部作品真是家弦户诵,男女老幼,谁人不知哪个不晓。有一在中国教书的外国教授问自己的学生最喜欢读什么小说,学生回答常常是两个名字:鲁迅与巴金,于是这位外国教授很有感慨地说:这两位作家无疑是1944年青年的导师。一些革命文艺工作者在后来的回忆录中也谈到当时巴金作品受欢迎的情况。臧云远回忆1937年在武汉、长沙为民族革命大学招生的情况时说,有许多报考的青年说是喜欢文艺,问他们读过谁的作品,巴金,喜欢谁的作品,巴金,差不多是异口同声,所以臧云远说:可见巴金的《家》在当时是风靡一时,在青年心中变成了反封建出走家庭,向往光明的艺术力量了。无独有偶,陈荒煤回忆1938年在延安为鲁迅艺术文学院招生时,许多报考者也说他们向往革命,喜欢文学是受了巴金的影响。另外,像著名的美藉华人作家董鼎山在晚年回忆文章中也说:巴金是我幼时思想发展上的第一个照明灯,第一个导师,杨振宁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认为:巴金的小说对数代的知识分子产生过重大的影响,家春秋无疑是一部伟大的作品。陈香梅前阵子在接受记者采时访也回忆说,四十年代自己在上海读书时,喜欢的就是巴金与张爱玲写的书。六十年代有人到上海图书馆调查表明:巴金的小说是出借率最高的几种之一。从另一方面看,从1933年《家》第一次出单行本,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这部小说先后印行33版次。五十年代至今,《家》的印数远远超过一百万册。就是现在,随便走进哪家书店,我们也仍然可以看到,《家》、《春》、《秋》还在由不同出版社以不同的版本出版着。

读者对《家》、《春》、《秋》的普遍接受正表明了巴金创作的成功。

    ●这种成功,至少在三个方面对现当代文学的创作具有启发意义。从五四文学革命以来,文艺界曾围绕文学创作中政治倾向性与艺术性,发扬民族文学传统与借鉴外来文学手段,以及雅与俗等问题展开过不止一次的论争,目前,这些问题还不同程度地困扰着不少的作家和理论界。巴金的《激流三部曲》倾向性不能说不鲜明,但并没因这种倾向性而过分地影响艺术的感染力。就我们前几次的讨论可以看到,这部小说又同时吸取传统的东西和外来的东西,但又不是纯粹的某一作家作品的翻版。《激流三部曲》作者所关注、所追求的不能不说是严肃的,但小说却又起到了所谓的纯文学所难以起到的社会效果,它的影响又远远超过了一般的通俗小说。《激流三部曲》的这些成功,对于文学创作与文艺理论,对于新文学的历史都提供了有益的启示。而从文学的承传关系看,《家》《春》《秋》的问世也别有意义。中国历来少有家庭小说,明代的《金瓶梅》开创了中国家庭小说的先河,清代的《红楼梦》则进一步把家庭小说创作推进到家族史的创作。但由于《红楼梦》的巨大成功,后来这一类的作品似乎就不再出现了,只有到了巴金的《激流三部曲》,才把家庭小说,特别是家族史小说这一传统接上,并且影响了后面许多作家的创作。比《家》稍后,如林语堂的《京华烟云》,老舍的《四世同堂》,甚至到五六十年代欧阳山的《一代风流》等作品,都是沿着这一传统创作的。

 

预约参观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观众留言 | 投诉与意见
试开馆参观时间:10:00-16:30(周一闭馆,免费开放) 地址:上海市武康路113号 电话:33685656
CopyRight 2006-2015 巴金文学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