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频道本月排行
频道总排行
首页 > 读书吧 > 书讯 > 正文

辜也平:电视剧《家 春 秋》对谈录(1~19)(五)
2010-07-19 10:13:06   来源:   评论:0 点击:

电视剧《家 春 秋》对谈录(1~19)(五) 作者:辜也平 第11集 ▲在谈完《家》中的一些主要人物之后,今天想请您谈谈《家》在艺术表...

电视剧《家 春 秋》对谈录(1~19)(五)

作者:辜也平

 

第11集

▲在谈完《家》中的一些主要人物之后,今天想请您谈谈《家》在艺术表现方面的问题。

●巴金的小说中,《家》在借鉴中外文学作品的一些表现手法方面是比较成功的。比如在故事的类型上,从《家》的故事,我们可以看到它的两个来源,一个是中国传统中的才子佳人小说和由《红楼梦》作者所开创的“家族史”小说的写法。在《家》中,几对青年男女的身上都带有才子佳人的痕迹。高家三兄弟当然是才子,梅有传统才女的味道,就是瑞珏也被写成一个富有诗情画意的女性。琴则是一种新的佳人模式—,既年轻漂亮,又是有进步思想的知识女性,像这种类型的女子,在三十年代的“革命加恋爱”的小说中是经常出现的。而就描写一个大家庭几代人的生活,写其由盛而衰的过程看,这个故事又带有“家族史”小说的特点。另一个来源则是外国小说中的“父与子”的情节类型。这种类型的故事在西方小说,特别是十八世纪以来的小说中曾被反复地表现,它主要展现的是由于思想观念等方面的原因,新一代与老一代产生矛盾冲突,最后新一代战胜和取代老的一代,从而实现自身的价值的过程。巴金的《家》无疑是借鉴了上述几种小说的写法,但是他又为这些故事模式注入了新的时代内容。

▲在具体的写作技巧上,《家》又有什么特点呢?

●在具体的技巧运用方面,这部小说同样也成功地借鉴了中外文学的表现手法。比如在情节的组织方面,它与中国传统小说较为接近,作者大致按事件发生的先后安排故事的主要情节,时间顺序很清晰,主要的情节冲突又大多在高公馆内展开,空间位置也较为固定。在开头几章中交代了主要人物的身世、性格、相互关系,以及点明时代、环境特点之后,小说依次描写了觉慧参加学潮,鸣凤之死,觉民逃婚,梅之死、瑞珏之死以及觉慧出走等重要情节,这些情节相互连接但又相对独立,跟传统小说中大故事套小故事的写法较为接近,所以很符合中国人的欣赏习惯。

    ▲但是,电视剧第一集是从觉新的故事讲起的。

●经改编后的电视剧与原著有一些不同。小说中一开始以天黑前觉慧、觉民回家过年讲起,以天亮前觉慧与觉民告别,离家出走结束,形成一种首尾呼应的格局,突出了觉慧、觉民为代表的“五四”激流的奔腾方向。觉新在第一集中的那些故事都是后来通过倒叙,也就是影表现手法中的闪回交代的,所以我们前次说故事发生时间是在从1921年冬开始的。实际上觉新结婚的事情是发生在“五四”之前,改编成电视剧就得按影视艺术的特点重新组织情节。

▲那么,《家》又运用了那些外国小说的表现手法呢?

●外国小说的表现手法起《家》中是被较多地运用的。比如刚才讲到的觉新结婚的故事用倒叙的手法交代,中国传统小说一般是按故事先后来写的,较少采用倒叙的方式。不仅觉新的婚事,在巴金的《家》中,许多情节都是通过倒叙来交代的。单是梅与觉新的悲剧,小说中就被分成四次闪回交代,最后才让梅重返高公馆,才让两人再次相聚。又比如中国小说较多采用的是白描手法,通过对人物的外貌、语言、动作来表现人物的内心世界,刻划人物性格,较少采用直接的心理描写,而《家》中有大量的直接心理描写。巴金还喜欢借助人物的回忆或书信,让人物倾吐感情,通过对梦境、幻觉、错觉的描写来表现人物的潜意识。如鸣凤死后觉慧的梦,高老太爷临终前的幻觉,都很成功,把人物心灵深处的一些东西展示出来了。当然,许多描写在电视剧中被简化了。

 

第12集

▲梅和瑞珏的悲剧在观众心里产生了巨大的震憾力,这在艺术上有什么值得借鉴的?

●发生在觉新、梅、瑞珏身上的悲剧在小说中有特殊的作用,但作者在具体处理梅的悲剧与瑞珏的悲剧时采用了两种不同的手法。梅的悲剧在故事一开始就发生了,而梅与觉新那种美好的感情则在这悲剧之后反复渲染,越渲染就越让你觉得可惜。瑞珏结婚时虽就留下了悲剧的阴影,但她自己并不知道,而且她的小家庭还很完美,她似乎也很有一种幸福感。虽然梅的出现令她的婚姻中的阴影表面化,但由于她的善良与贤慧,总算还没造成大的不幸,但最后瑞珏却遭受飞来的横祸,惨死荒郊,这就更令人觉得可惜。鲁迅说过,悲剧就是将人生的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在梅的故事里,美好的东西是在宣告毁灭之后,又通过反复的渲染展现出来;在瑞珏的故事中,美好的东西则是在极尽渲染之后,再突然被毁灭,两个悲剧同样都对人们产生了巨大的心灵冲击力。人们不能不感到这种毁灭的残酷,这也就是悲剧艺术的力量。

▲《家》具有鲜明的思想倾向性,这种倾向主要是通过那些手法表现出来的?

●首先是由于作品的视角。小说中故事的叙述者具有很强的主体意识,他给我们讲故事,主要是站在觉慧、觉民的位置上讲的,这就使得作品按年轻一代的价值标准来评判一切。所以作品体现了“五四”以来的那些新的价值观念,同时也带来了一些简单化的倾向。如讲到老人与年轻人的冲突,受批判的总是老人,因为那是一个年轻人的时代;而觉新在年龄上刚好处于老人与年轻人之间,所以他成了既受批判又受同情的对象。又如当时提倡男女平等,提倡妇女解放,作品中的女性就总是受称道,但她们又总是受压迫的。还比如当时提倡劳工神圣,反对阶级压迫,讲究平等,那么在主人与仆人中,仆人总是好,主人总是不好的。这一切使《家》的价值评判有一种简单二元对立的倾向。

▲小说《家》的这种历史的局限在电视剧的改编时是否得到了完善?

●这种由叙述视角所带来的偏颇在改编成电视剧中有所淡化,但有些痕迹还是可以看到。比如在电视剧中,长房的人除觉新的“二重人格”可能受观众非议外,几乎没什么不好的。另外,小说的倾向性主要通过一些非叙事话语,比如解释、评论、抒情来表现,这在电视剧改编时也作了较好的处理。但一些并不那么直接的评判,也就是叙事学中的那种修辞性评论,在电视剧中观众还是可以感觉到,比如在第六集中,一方面是高老太爷作寿,一方面是鸣凤惨遭不幸,最后投湖,这就形成一种鲜明的对照,有钱人家荒唐无耻,寻欢作乐,而下层劳动人民任人宰割,甚至连起码的生存权,连寻求一点点爱的权力也被剥夺了,作者的批判倾向就在这对比中显示出来了。

▲不少人觉得这种鲜明的倾向性影响了《家》的艺术性,您对这问题怎么看?

●其实不止《家》这部小说,巴金的其它作品也大多带有这种特点,因此人们谈到巴金创作时往往以“热情有余而含蓄不足”作为欠缺。我是觉得应把作家的创作放到特定的历史背景中加以考察。巴金创作这些作品时恰恰是需要热情与呼唤的时代,他的创作顺应了时代对作家的要求。而从接受理论的角度讲,巴金的热情与呼唤也使得其作品的语义具有一种明晰性,而在语义上具有明晰性的作品一般较易于为读者接受。这也正是巴金小说深受广大读者欢迎的一个重要原因。我觉得,失去这种明晰性,也就失去了巴金作品的广大读者,而文学家的巴金也就不存在了。

 

第13集

    ▲在第11集、第12集中周伯涛这个人物有较多的戏,许多观众都为蕙表妹摊上这样的父亲而感到悲哀和愤怒。您觉得周伯涛作为又一个封建家长有什么特点?

    ●周伯涛不仅是一个顽固的卫道者,同时还是一个愚昧而暴戾的封建专制者。他那卫道者、专制者的特性,在女儿即将出嫁时的那个场面中表现得非常的充分。有个佣人跟他说轿夫张老二病了,他生气地大骂:“早不生病晚不生病,偏偏在这个时候”。这一下子就使我们联想到鲁迅小说中的鲁四老爷,他在听说祥林嫂死了时也说过的:“不早不迟,偏偏在这个时候,可见是个谬种”。生老病死是无可奈何的事,没有一个人可以自己选择时间,怎么能因为自己家办喜事,就不允许别人生病,就责怪轿夫生病呢?这不仅是专制,简直到了蛮横不讲道理的地步。对佣人这样,对自己的女儿也这样。在旧的婚姻中,女子出嫁前都是哭哭啼啼的,有的人觉得这是一种习俗,但即使是一般的习俗也可找到某种根源。想想要离开自己的父母,离开熟悉的家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去和一个陌生人生活,新娘怎能不悲戚呢?而当姑娘的时光已经结束,马上就得去当人家的媳妇,当媳妇的种种难处,又怎能不使新娘害怕呢?这心情与现在新娘子出嫁可真大不一样。更何况蕙已稍微知道未来的丈夫是怎样的人,她的伤心就更不用说了。所以按传统出嫁前要吃莲子羹,她就是吃不下。但作为父亲的周伯涛不仅无法理解、体谅女儿的这一切,还搬出种种大道理,生硬地逼她吃。他说:“女子以从命为美德,吃!”“你连规矩都不懂,到了夫婿家让人笑话”。看到这些我马上就想到《雷雨》中周朴园逼繁漪喝药的情形。周朴园很蛮横地逼着繁漪喝药时,同样也讲了一个道理:“在儿子面前,您这做母亲的应该做一个服从的榜样”。或许,说这类专制者蛮横不讲道理不太准确,他们讲的是一种不近人情的理。在蕙出嫁的场面中,还有一个细节也很能看出周伯涛平时的为人。一群小孩高兴地在门前嬉闹着,周伯涛一出现,孩子们一下子全都没声音地跑开了。小孩是最无所顾忌的,更何况在这办喜事的氛围中,但一见周伯涛还是害怕。从小孩的反应中观众一定能感受到周伯涛平时的淫威。总之,这是一个冷酷、专横,又有点残忍的封建家长的形象。

    ▲您觉得周伯涛这个家长与高老太爷这个家长有什么不同?

●区别是很明显的。他没高老太爷那种苦读出身,难辛创业的经历,是典型的靠祖宗留下的田产吃饭的那一类人。所以他没高老太爷精明,在具体事务处理中也显得很无能。如前面讲到的张老二的病,他一听就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最后只好去问大少爷怎么办?这虽是小事情,但却反映了他极端的无能。连这小事都惊慌失措,还办得了什么大事吗?

▲但他似乎又读过很多书,表面上很像个有学问的人。

●这大概就是这种坐享现成家业的继承者的一种通病:虽没多少本事,却更讲繁文缛节,更喜欢讲空头大道理。高老太爷虽然观念是旧的,但他口头上很少那些大道理,只不过按那些观念为人处世罢了,而周伯涛动不动就引经据典。如蕙回娘家不久,郑家就来催她回去,周伯涛竟然说“既然已经嫁到郑家,就是郑家的人了,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因此主张尽快把女儿送走。当女儿生病危在旦夕的紧急时刻,他一会儿说“郑家父子对旧学造诣很深,他们最反对西医,还是听其自然”;一会儿又说“不要让郑家笑我们周家不懂的规矩”,阻碍觉新他们请西医,结果使蕙延误医治而死。观众可能也注意到,周伯涛与高老太爷还有一个很明显的区别,他的一举手一投足都显得特别夸张造作,谈吐也故意引经据典,借以吓人,其实这也是这种坐享现成家业者的一种典型表现,借此掩饰自己的无能。所以,周伯涛虽还算不上是纨绔子弟,不肖子孙,但过于讲究虚文,不注重实际,东也礼节西也礼节,这也规矩那也规矩,最后只能是坐吃山空的家长,家业守也守不住。

▲周伯涛表面上很欣赏他的女婿,对这您怎么看?

●他的女婿郑国光也是和周伯涛一样的人,表面上出口成章,能说会道,能高谈阔论封建的仁义道德,实际上是卑琐、庸俗、无能。他看不起觉新,装腔作势,也很冷酷。但周伯涛却对他赞不绝口,把他当成宝贝,说他是“当代奇才”。这种欣赏只能说明他们之间品性相近,都是封建大家族中培养出来的怪人。

    ▲高老太爷死后,克明也当了家长,但克明这个家长没多少人服他,周伯涛却可以为所欲为,这是为什么呢?

●与高克明相比,周伯涛这个家长具有绝对稳固的地位。在周家他是名正言顺的家长,除了枚这个未成年的儿子外,他是家中唯一的男性,封建家族制度不容置疑地确认他在家中的地位。所以虽然他无知无能,都照样可以为所欲为、制造种种的不幸,甚至他的母亲的不满抗争也无济于事,从这一切观众大概可以更清楚地看到封建家长制的弊端,可以感受到妇女当时地位的低下。

预约参观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观众留言 | 投诉与意见
试开馆参观时间:10:00-16:30(周一闭馆,免费开放) 地址:上海市武康路113号 电话:33685656
CopyRight 2006-2015 巴金文学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