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频道本月排行
频道总排行
首页 > 读书吧 > 书讯 > 正文

辜也平:电视剧《家 春 秋》对谈录(1~19)(三)
2010-07-19 10:08:43   来源:   评论:0 点击:

电视剧《家 春 秋》对谈录(1~19)(三) 作者:辜也平 第6集 ▲冯乐山已六十多岁了,还想要十七岁的丫头作姨太太,简直令人作呕。...

电视剧《家 春 秋》对谈录(1~19)(三)

作者:辜也平

 

第6集

▲冯乐山已六十多岁了,还想要十七岁的丫头作姨太太,简直令人作呕。鸣凤投湖自尽,保留了自己的清白,虽然死得可惜,却不能不令人佩服她的刚烈。但问题是,她与觉慧的感情,是不是我们现在所说的“爱情”呢?

    ●鸣凤的确是爱上了三少爷。她在公馆里的地位是最低下的,公馆里的丫头有两种,一种是“寄饭”的丫头,亲人还在,到有钱人家帮忙,用自己的劳动换来自己的饮食与起居。这种丫头,身子并不属于主人家。另一种丫头就像鸣凤这样,是被主人用钱买来的,属于主人的财产,就像高老太爷所说的,儿女的事,父母说了算,丫头的事,是主人说了算。鸣凤十八年前被送入公馆,就开始奴仆的生活,在这过程中,她长大了,当然很容易喜欢上像觉慧这种接受了新的思想,把仆人当人一样看待的人。她一进来就服侍觉慧兄弟,相处的时间很长了,关系也比较密切。另外,鸣凤爱上觉慧,实际上也反映了这位纯真少女对自由、平等和幸福的憧憬和渴望。

    ▲但是,他俩之间的“爱”是不会被允许的,一开始就注定以悲剧而告终。

●鸣凤与觉慧中间有着种种的障碍,他们相爱,不仅违反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封建婚姻观念,也触犯了封建的等级观念。丫头与少爷从来就是属于不同的人,所以无论是鸣凤还是觉慧,他们时刻都意识到有这么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觉慧可能还勇敢些,主动些,但地位低下的鸣凤对自己的这种感情就不能不有所节制。而且作为一个少女,她也得有自己的自尊与矜持。电视剧中有这样一个细节,非常真切地表现了鸣凤的这种复杂心态。当觉慧找她时,她请觉慧快走,怕的是被人瞧见说闲话,实际上她又很希望能与觉慧多呆一会儿,能就听说的冯乐山要丫头的事详细地询问一下觉慧。当她觉得没什么声音,以为觉慧已经走远了,又悄悄地把窗户打开,但一看到觉慧还站在窗前,又赶忙把窗户关下。那表情,那动作都形象地透露了鸣风复杂的心境。

▲鸣凤对于觉慧也很柔顺。

    ●她具有少女固有的天真与纯洁,而她的柔顺则是由于长期的丫头身份所造成的,是等级制度,专制制度压抑的结果。那不幸的身世,那近于绝望的爱情,以及将要被送入冯家的结局,这一切巨大的不幸都加在一个还没发育正常,说话还带着天真与神情的少女身上,这难道不是太不公平、太不人道了吗?

    ▲但是她最后还是进行了勇敢的抗争,她投湖自尽显示出,她爱的胆怯,但也爱的热烈。

●正因为这样,她的死才令人感到一种悲壮。她并不仅仅是一种普通意义上的少女殉情的死。在高公馆,鸣凤是大胆抗争的第一人,她公然违抗的,是最高统治者高老太爷的旨意。在高家,还没有人敢这样做过,她的死是对封建礼教制度的强烈抗议。

▲她的反抗对觉慧的触动也很大。

●不仅对觉慧触动很大,对整个高家的命运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她的死直接唤醒了高家内部的第一个叛逆者觉慧,而在下一集中我们还将看到,正是在觉慧的直接支持帮助下,觉民也大胆地起来抗婚,并且取得了胜利。可以说,鸣凤一死,高家的命运开始了由盛而衰的急聚变化。

▲鸣凤的遭遇也很容易令人想起《红楼梦》中的晴雯,想起晴雯的刚烈,晴雯的死。但晴雯的死在《红楼梦》中似乎没有鸣凤之死在《激流三部曲》中的意义大,这是为什么?

●这就是《激流三部曲》不同于《红楼梦》的一个方面。《红楼梦》的作者有一定的民主意识,但并不站在民主立场上。而受过五四影响的巴金则完全是站在被迫害的青年、女子、下人的立场上写小说。鸣风投湖之前,原作中有三大段的心理描写,抒发主人公的悲愤,也表达作者的不平。这是整部小说中最优美、最震人心弦的篇章之一。把这章与《红楼梦》中写晴雯的章节相比较,两部小说对下人的不同态度,两部小说的不同批判力度就可明显地看出来。可惜的是这方面的内容在电视中很难再现出来。小说里写到鸣凤来到湖边,想起了许许多多的往事,也想到与觉慧的爱,而且很清楚自己就要跟这一切分开了,这其间作品发出了种种的责问:为什么人们单单要蹂躏她的身体,伤害她,不给她一瞥温和的目光,不给她一颗同情的心,甚至没人来为她发出一声怜悯的叹息?为什么所有的人都活着,她在这样轻的年纪就应该离开这个世界?在生活中她所得到的只有觉慧的爱,难道就这一点点爱她也没权利享受?在这里,作者是站在被压迫一方,把鸣凤作为一个人,而不是把她作为丫头,是从人所应有的权利发出的责问。这种立场,这种观念,《红楼梦》的作者是完全不可能具备的。

    ▲看来,观众要更为好地认识这一切,还得进一步去读原著。

 

第7集

    ▲从这一集起年轻人终于开始了公开的抗争。但琴在这之前似乎很有大家闺秀的风范,娴淑温顺,为什么这时也突然勇敢起来了?

    ●琴在觉民抗婚中的态度,以及她最后剪掉辨子的愤激行动都有一定的思想基础。她与梅很不一样的地方就在于她进过新式学堂,虽然这学堂还很守旧。受觉民、觉慧兄弟的影响,她也接受了“五四”以来的新思想。当然,她也并未完全褪尽传统的闺气,她还不是五四时期那种激进的女青年。这一切与她的母亲,她的家庭很有关系。琴的父亲死得早,她从小就生活在孤儿寡母的环境之中,从这种类型的家庭出来的孩子,往往容易出现两种极端的情况,一种是母亲管教特别严格,生活上的关照也特别细致,这就使得孩子变得懦弱、谨小慎微,依赖性很强,如巴金另外一部小说《寒夜》里的汪文宣;另一种是母亲管教不了,孩子变得无所羁绊,不受约束,加上时时感到处在被歧视之中,很容易形成一种不正常的反叛心态,这种孩子就带有一种野性、叛逆性。琴从本质上属于后一类。母亲对她的管教并不严格,让她进新式学堂,也不干涉她与新派男女青年的交往。琴之所以还不是很激进,与她是个女孩子有关。女孩子懂事早,她能够体谅寡母的艰难处境,所以在母亲面前说得出剪发的几层好处,心里也很想把辨子剪掉,但始终没贸然效法其它女青年剪掉辨子。只有到了关键的时刻,她的反抗性才充分地表现出来。当然,她最后的果敢,与她的个性,与她所接受的新思想有关,同时也与梅的遭遇有关。她与梅的关系特别密切,在与梅朝夕相伴的交往中,她时时为自己的未来担心,因为她与觉民的关系和当年梅与觉新的关系极为相似。所以,梅的不幸结局不能不促使她义无反顾地选择一条新的道路。

▲在抗婚这件事上,觉民似乎也变得比较勇敢和大胆了,这又是为什么呢?

    ●从思想意识的角度看,觉民与觉慧同属于受“五四”新思想影响而觉醒的青年,但从性格上看,觉民比觉慧稳键,所以他平时的言辞就不像觉慧那样激进。他也比较注重实际,高觉慧忙于参加社会活动时,他却沉湎于个人的恋爱之中。他的追求与斗争一般都有比较具体、明确的目标,如帮助琴进外专读书,争取婚姻自由。他的反抗也比较讲究方式方法。如在抗婚问题上,他迈出了关键的一步,做出了大家庭中“从来没有人敢做的事”,这是因为这关系到一生的幸福,他不能不这样做,他别无抉择。但在这之前他又先安下琴的心,在整个反抗过程中又通过觉慧与大哥保持着联系。在给大哥的信中,他除了表明自己的愤怒不满以及信心决心之外,也在争取觉新的支持,甚至力图以手足之情打动自己的兄弟。这一切都体现了他的成熟与稳健。

    ▲在下一集中,我们将看到觉民抗婚的胜利,这一胜利又有何特殊意义呢?

    ●我看至少有三个方面的意义:首先,抗婚的胜利与觉新、梅之间的爱情悲剧相对照,形象地表明处于封建专制束缚下的青年争取恋爱和婚姻自由,争取独立人格的必要性和可能性。第二,这一胜利过程也显示了“五四”新一代追求个性解放的共同需求,显示了“五四”新一代的集体力量。它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才子佳人爱情故事的大团圆结局,而是包括了觉慧及其它年轻人团结协作,共同努力的结果。第三,在年轻人备受迫害的高公馆,在充满野蛮,不义的封建大家庭中,觉民抗婚的胜利成了一个光明的信号,它将鼓舞着其它的年轻人。在后面的故事中可以看到,觉慧的出走、淑英的逃婚都是从觉民抗婚这件事中获得一种必胜启示的。

   

第8集

▲高老太爷死了。如果不是他的死,觉民的抗婚恐怕也难以取得胜利。据说由于写高老爷临终前发了善心,这部作品及作者还受到过批判,是不是有这情况?

●是有过这样的事。从50年代起到文革期间,高老太爷临终发善一直被一些人当作混淆阶级矛盾,美化阶级敌人加以批判。其实“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更何况高老太爷又是一个爱体面的人,临终前所有子孙都在身边,就缺一个觉民,这不是一个很大的遗憾吗?

    ▲高老太爷这个人物比较复杂,故事中的许多不幸都与他有关,对这您怎么看呢?

●不能把高公馆中的全部罪恶都归咎到高老太爷一个人身上。高老太爷只不过是中国特定历史时期的一个封建家长,作为这独特的一个,他有许多传统的封建意识,但也接受了一些现代的观念,他有家长的威严,但也有对儿孙们的脉脉温情。你比如说,年轻时高老太爷走传统士大夫的奋斗道路,苦学出身,得到功名后又做官多年,置田产,建房屋,还传下了一大群的儿孙,按传统的观念看,他的奋斗是极为成功的,他造就的一切也是极为完满的,这种成功有时就很容易造成人的过份自信和固执。在现实中我们不难看到,一些父母在某一方面成功了,于是就千方百计要下一代按照自己的道路走,并且希望他们取得比自己更大的成功。但是高老太爷并不是这样,在上世纪末本世纪初这动荡变化的时代背景下,他并没僵化地恪守传统观念、固执地迷信自己已经成功的经验,而是早早地顺应时变,调整治家策略,以维持大家族的兴盛。在他的儿辈中,觉新的父亲和克安任过县太爷,像他一样走的还是传统的仕途。而克明是留学日本的,按年龄推算,克明到日本留学的时间应是在戊戌变法到本世纪初之间,就是大约在鲁迅他们到日本留学的前后。这个时候的中国还是相当闭塞的,鲁迅先生在他的回忆性散文《琐记》中就记录了这样的事情,和鲁迅一同被派定到日本留学的本来是5人,但“其中的一个因为祖母哭得死去活来,不去了”,最后走成的就只剩下4人。而在孙辈中,觉新是新式学堂毕业,觉民、觉慧则还在成都外国语专门学校读书,学的是“夷语”、是“番文”。这都称得上是追随了时代变革的潮流。在家业的经营上,高老太爷也不仅仅是满足于“良田华屋”的现状,他不像茅盾《子夜》中所描写的那种吃土地的“土蜘蛛”,仅仅依靠地租收入维持家庭经济。到高老太爷死后闹分家时就可看到,高家拥有大量的股票。可见高老太爷已经把家族的部分资产转入到现代的工商业之中。而克明自己开办律师事务所,觉新被安排到公司事务所做事,这种安排也与传统的观念很不一样。中国传统是“轻商”的,所谓“士农工商”,“商”被列在最后,但高老太爷居然中断家族的重要继承人,长房长孙高觉新的学业,让他去经商。这一切都不难看出高老太爷为了家业兴盛的良苦用心,以及他精明,维新的一面。

▲但是在个人生活方面,高老太爷身上还是有许多腐朽的东西,而觉新的悲剧,鸣凤婉儿的悲剧,还有觉民的包办婚姻主要也都是他造成的。

    ●这些问题也得进行具体的分析。在个人生活方面,高老太爷和冯乐山还是有区别的,虽与唱小旦的戏子有往来,甚至还叫他们化装了与他照像,但那只是偶尔为之,这与冯乐山与张碧秀的关系毕竟有所不同。小说里那打扮得花枝招展的陈姨太很刺眼,电视剧稍好一点,从觉慧的视角看陈姨太就是高老太爷“荒唐”的注脚。但这只不过是觉慧的视角,有年轻人偏激的地方。冷静想一下就很清楚,高老太爷的这个姨太太是在妻子去世之后买来的,这和冯乐山原来的太太还在,两个人共同商量着再向高家要个丫头当姨太太也很不一样。另外,从传统的封建礼教制度和道德观念出发,他必然要为觉新、觉民、淑英等人安排婚嫁,也必然要惩罚克安克定的胡作非为,这是他的权利,也是他的责任。在高老太爷看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是古已有之,“养不教”也是“父子过”。至于阻止觉慧参加学生运动,固然有对学生过于放肆的不满,但主要还是因为外头风声不好,怕自己的孙子在外头“胡闹”,“会把小命闹掉”,所以才把他关在家里。对待像鸣凤、婉儿这些丫头时,他可能还有其冷酷的一面,对自己的儿孙,高老太爷当然认为自己是为他们着想才做出种种决定的。哪怕是觉民的婚事,他也不会认为有什么不好,与冯家结亲,似乎已是高攀了。

▲照您这样分析,罪过似乎又不在高老太爷一人了。

●当然不在高老太爷一人身上,而在于那个制度。巴金自己也反复强调过:“我所憎恨的并不是个人,而是制度”。他还说:“在我所有的作品里面我认为有罪的是制度。倘使有人问:是人坏还是制度坏,我的回答自然是‘制度坏’”。事实上我们可以看到,高老太爷可以那样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就由于他是家长,而制度规定了家长在家中就可主宰一切,就如社会上的天子一样。有人认为这家业是他挣下的,他掌握了大家庭的经济大权,人们就得听他的,所以他才有无上的权利。这是一种误解。在高公馆中,他已不具体管钱帐一类的事了,这些事都已交由克明负责,他不屑于做这类的事;而且这家业是他挣下的,他说了算,不是他挣下而是祖宗传下的,轮到他当家长,也是他说了算。在后面的故事中,觉新的舅舅周伯涛就很无能,一辈子毫无成就,但作为一家之长,他仍可为所欲为,这一切都是封建礼教制度已经规定了的。

▲那么,对高家所发生的一切,高老太爷难道就没责任?

    ●高老太爷是有一定的责任,但你说克明、觉新等人就没责任?高老太爷问题的复杂性在于他是作为家族制度、礼教制度的代表出现的,他是封建家长、封建礼教的具象化,是一个象征,而且他也有冷酷的一面。但他又是一个祖父,一个人。是祖父就有对儿孙的感情,是人就有七情六欲。制度是死的,人是活的,这就使得这一人物形象复杂起来了。但高老太爷绝对不是一切罪恶的根源。高老太爷死了,罪恶并不会因此而终结,在后面的故事中观众可以看到,悲剧仍在不断地发生,这正说明一切罪恶的根源并不在于某一个人,而在整个不合理的制度。

预约参观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观众留言 | 投诉与意见
试开馆参观时间:10:00-16:30(周一闭馆,免费开放) 地址:上海市武康路113号 电话:33685656
CopyRight 2006-2015 巴金文学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