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频道本月排行
频道总排行
首页 > 读书吧 > 书讯 > 正文

辜也平:电视剧《家 春 秋》对谈录(1~19)(四)
2010-07-19 10:11:59   来源:   评论:0 点击:

电视剧《家 春 秋》对谈录(1~19)(四) 作者:辜也平 第9集 ▲从故事开始到这一集,觉慧始终是一个突出人物,他和高公馆里的人...

电视剧《家 春 秋》对谈录(1~19)(四)

作者:辜也平

 

第9集

    ▲从故事开始到这一集,觉慧始终是一个突出人物,他和高公馆里的人有着很大的不同,您觉得高觉慧是怎么样的一个人物?他最主要的个性特征是什么?

    ●在巴金笔下觉慧是被当作一种新人的形象来塑造的,他在谈到《家》的创作意图时曾说过:在写大家庭的黑暗的同时,“我还要写一个叛徒,一个幼稚的然而大胆的叛徒。我要把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要他给我们带进来一点新鲜空气”。这个大家庭的叛徒就是觉慧,他是“五四”思想影响下成长起来的新青年的代表。而他的最主要的思想性格特征就是反叛,对于封建礼教制度,封建家族制度的反叛。而巴金所说的幼稚与大胆则是他这种叛逆性格的两个侧面。

▲为什么说觉慧的反抗是大胆的?在前面抗婚的斗争中觉民不是也很大胆吗?

●觉民在抗婚中表现也是很出色的,但相对而言,觉慧的反抗面更广,反抗性更强。如他瞒着家长参加社会上反封建、反强权的斗争,参加学生运动,办刊物等等,这是反抗封建的政治压迫。他真诚与丫头鸣凤恋爱,把她当人看待,而不是把丫头当成一种玩弄对象,这是对封建等级制度的反抗。他鼓励和支持觉民逃婚,甚至为此与高老太爷进行面对面的抗争,违抗的是封建的婚姻制度和家族制度(顺便说一句,在高公馆内,如果说鸣凤是第一个敢于违抗高老太爷旨意的人,那么,觉慧则是第一个敢当着高老太爷的面说“ 不”的人;如果说鸣凤的反抗还是消极的、被动的,那么觉慧的反抗则是主动的、积极的)。在阴森森的夜晚,他一身正气,凛然地抵制捉鬼的把戏,反对的是封建迷信。另外,他虽然尊敬自己的大哥,但对觉新的“作揖主义”和“无抵抗主义”也进行了严厉的批判。他最后勇敢地冲出家庭,表现了一种与封建制度,封建家庭彻底决裂的气概。《伤逝》中子君的出走是为了追求个人的幸福,《红楼梦》中宝玉的出走是看破了红尘,而觉慧的出走则是为了追求光明,为了理想的事业。所以觉慧出走的意义与一般的反抗家庭,从家庭出走是绝然不同的。再把他与觉民相比就很明显,在新与旧,民主与专制的一系列斗争,他总是主动出击,无所顾忌。所以说,在他身上充分体现了“五四”那一代青年争民主、争自由、争取独立人格,大胆追求,积极进取的精神面貌。

    ▲那为什么又说他是幼稚的呢?

    ●说他幼稚,主要是指他身上所具有的局限性。这是由于时代因素与个人出身的双重影响造成。比如在恋爱问题上,他开始还游移于“两个面庞”之间,即既喜欢鸣凤也喜欢琴,甚至可以说他更喜欢琴。但在获悉琴和觉民已经相恋后,他又匆匆向鸣凤表示相爱的决心。他和鸣凤恋爱是大胆的,但他并没估计到这种爱情阻力之大,有点盲目的乐观。后来他又轻率地把这个少女放弃了,有关这方面的描写,小说中较为祥尽,电视剧中被省略了。还比如他已经和鸣凤相爱,但实际上在潜意中又时时为鸣凤不是“处在琴姐那样的环境”而遗憾。鸣凤死后,他在梦中与鸣凤相遇,鸣凤已经像琴小姐一样了。可见在觉慧身上并没有,也不可能完全摆脱少爷习性,而且还带有大多数激进青年的那种狂热特点。

▲像高家这样的家庭,为什么会出现觉慧这样的人物?为什么又是觉慧首先冲出家庭,而不是觉民或其它人?

    ●从家庭的背景看,随着时代变革浪潮的冲击,封建礼教的一套在高家已经有所松动,觉民、觉慧进的已是新式学堂,接受的已完全不是传统的教育。在家庭内部,高老太爷对觉慧这一辈的管教是鞭长莫及,克明,克安等人是各有打算。觉慧的父亲死得早,作为继母的周太太为了避嫌,对觉慧兄弟基本上采取放任的做法,具体负责管教觉慧、觉民的是他们的大哥,但觉新自己对新思想又有所认同,这一切就构成了觉慧接受新思想的客观前提。那么最后那冲出大家庭的为什么不是觉新觉民,而是觉慧,这跟他们的思想个性有关。觉新、觉民、觉慧很能代表不同排行的兄弟之间的性格差异。一般说来,老大作为兄长,容易形成一种领袖的气质,具有组织能力和办事能力,且有较强的责任心,除了领袖的气质被长房长孙的重负磨掉之外,觉新就具有很强的办事能力和责任心。而处在兄弟中间的人,如老二觉民,一般来说都是较稳健、较注重实际,与别人的协作性也比较好的,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脾气比较好,因为他上面有“领导”,下面还有弟弟妹妹需要他关照、退让。那么最小的弟弟则有可能形成调皮任性,偏激无顾忌的特点,因为父母可能特别疼爱,兄长也都让着他。这种调皮任性、无顾忌讳的个性也可能使其同时具有创新精神、冒险精神。觉慧正是这样,他和觉民同样受到思想影响,但他比觉民更热衷于社会斗争,因为那样做更为刺激;而觉民则更注重实际,他接受新思想的最直接的效果就是与琴恋爱。越是参加社会活动,觉慧与大家庭间的隔阂也就越大,他最后的出走也就成为一种必然。另外,前面说到的他的幼稚,他的狂热,也是促使他首先冲出家庭的原因。巴金自己就是从这样的旧家庭出来的,他好像就说过是幼稚救了他。对觉慧而言,他爱上了鸣凤,但鸣凤的死使他产生了离家的念头,他跟自己的二哥说“这个家,我不能够住下去了”。接着觉民逃婚的胜利增进了他反抗的信心,而瑞珏的死则直接促使他冲出了家庭。临走前他说过一句:“以前我们家里还有几个我所爱的人,现在就只剩下敌人了”,所以只能走了。这很偏激,但也很直率。但是,即使他下决心走了,如果像觉民那样稳健,就得考虑走以后怎么办?做什么?生活怎么过?等等,如果这样,一时也是走不成的。

▲最后您能否谈谈这一人物的认识意义?

●觉慧这一人物形象对于后人了解、研究“五四”那一代青年有一定的认识意义,因为前面对觉慧谈的很多了,不再多说。这里我想强调的是这一人物形象在三四十年代的社会生活中所起到的作用,也可以说是现实的意义,巴金在《家》中写了这么一个人,实际上是为那些还被禁锢于封建礼教之中,生活于封建大家庭的青年树立了一个榜样,为他们指出了一条反抗的道路。觉慧与觉新形成一种对照,对当时的青年来说,觉新是不该那样做的警示,觉慧是应该这样做的榜样。在三四十年代,许多青年正是读了《家》才学觉慧的样子冲出家庭的,有许多最后还走上了革命的道路。

 

第10集

    ▲从这一集开始,电视剧的故事已进入《春》的情节与内容。在前几次的对谈中,您谈到了鸣凤、梅、瑞钰、琴、觉民、觉慧以及高老太爷等人物形象,这次能否谈谈对觉新的看法?

    ●觉新是作者在整个三部曲中精心塑造的形象,也是一个比较复杂的人物,用作品中的话说,是一个“二重人格的人”。他的活动贯穿于整个三部曲,是作品中最丰富、最感人的艺术典型。由于他在后面的故事中还有很多的戏,我们是否可放在稍后一点讨论?

    ▲许多观众对觉新的命运极为关注,对他的为人也有绝然不同的看法,所以还是想请您就前几集已展现的内容,先谈谈觉新为什么会成为这样一个人,也就是说形成觉新思想个性的根源?

    ●觉新出生于没落的封建大家庭,成长在新旧交替的历史时期,传统的封建教育与“五四”新思想同时影响着他。在大家庭中,长房长孙的特殊位置又使他处于家族内外各种明争暗斗的漩涡之中。因此,他自然就成为新旧两代人的斗争以及家族内外各种纠葛,矛盾的纽带。这种特定的环境、地位和经历使他形成了温良懦弱的性格,使他成为一个“二重人格的人”。他的二重人格主要表现在既憧憬幸福的生活,又顺从地接受家长的荒唐安排;既深受封建家族制度的迫害,同时又自觉地维护着家族的荣誉与礼教的尊严;他被迫把不幸带给了恋人、妻子与弟妹,但又为不幸的人们感到悲哀与不平。作者用同情的笔调讲述了他的悲剧故事,同时又客观地描写和严厉地批判了他的思想性格弱点。

    ▲那么这一形象有什么认识意义呢?

●这一形象在现代文学的人物画廊中是出色的一个。由于他有着丰富的思想性格内涵,从不同的层面上可以挖掘出不同的思想或文化意义。我们今天先谈谈这一形象的现实教育意义,至于其它方面的,留到后面再专门探讨一次。我觉得觉新这一人物最为直接的现实教育意义包括两个方面。首先是通过他的不幸,观众或读者可以认清封建家族制度的罪恶,认清封建礼教制度的吃人本质。觉新本来是一个很有前途的青年,他眉清目秀,聪明好学,深受家人和学校师长的喜欢。他本来有很高的抱负,学习成绩也名列第一,但就因为家长们的种种需要,中学毕业后就被中断学业,并为他包办了一门亲事,从而彻底断送了他美好的前景。在爱情婚姻问题上,觉新钟情于梅表妹,两人青梅竹马,情投意合,是很般配的一对,但家长们拆散了他们的姻缘,用拈阄的方法为他选择了一位陌生的姑娘。

▲用拈阄的方法来决定一个人的终身大事,现在的青年朋友看了一定觉得可笑、荒唐。

●其实这反映的正是封建婚姻制度的不合理性、野蛮性。旧式的婚姻就像买彩票,有时甚至是很残酷的。但是就在觉新总算从妻子和孩子身上得到一点温馨时,家长们又以“血光之灾”的借口害死了他妻子。在后面的故事中,他们还要用“西医不能治内病”之类的糊涂观念延误医治,使觉新又失去海儿。从发生在觉新身上的这一系列不幸人们可以看到,封建礼教制度、家族制度、婚姻制度以及迷信观念一次又一次地夺走一个青年的幸福,使他丧妻失子,家破人亡,同时还时刻无情地摧残着他那善良而又脆弱的心灵。所以说,从觉新的不幸,读者或观众可以清醒地认识到封建礼教制度和封建家族制度的吃人本质。觉新这一形象的另一方面的意义是使读者和观众认清 “作揖主义”和“无抵抗主义”的危害。

▲什么是“作揖主义”和“无抵抗主义”?

●在接受五四新思想的过程中,觉新说他自己信奉的是刘半农的“作揖主义”和托尔斯泰的“无抵抗主义”。五四时期刘半农的确在《新青年》发表过一篇文章,题目就叫《作揖主义》。作者在文章中说自己清早起床,就被前清遗老,孔教会长、京官老爷,鬼学家等一班人一个一个地打扰,他们来了都要说一通复古的的道理,刘半农说自己不与他们多费口舌,一一对他们作揖,把这些人一个一个送走,以便自己可以争取时间和精力做自己的事情。刘半农所说的这种“作揖主义”并不是一种消极处世的态度。而“无抵抗主义”则是从托尔斯泰那里来的。托尔斯泰到晚年形成了自己的思想系统,被人称为“托尔斯泰主义”,主要包括三个方面的内容,即“全人类的爱”,“勿以暴力抗恶”以及“道德的自我完善”。托尔斯泰主义在五四前后也被大量介绍到中国,影响很大。觉新所说的“无抵抗主义”实际上是托尔斯泰“勿以暴力抗恶”的主张。

▲听您的介绍,觉新的“作揖主义”和“无抵抗主义”似乎与刘半农、托尔斯泰的原意并不一样。

●觉新所接受的“作揖主义”、“无抵抗主义”与本来的意思已有很大区别。其实他奉行的是对封建家长的愚昧与专制的顺从。在第7集里,他劝觉民顺从高老太爷的旨意,接受冯家的亲事时,觉民就生气地指责他:“好个作揖主义”。其实,就因为一味盲从,觉新才失去了自己的幸福,同时也给别人增添了不幸。他顺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同时,梅姑娘也就被送上了毁灭之路。因怕担当不孝的罪名,他顺从地接受了“血光之灾”的观念,珏瑞的生命也由此被断送了。在刚才这一集中,他虽期望能解救蕙,但又顺从地接受周伯涛的安排,帮周伯涛把蕙送进了火坑。人们从这一再发生的悲剧不难感受到,封建礼教制度、封建家族制度是造成一切不幸的根源,但一味顺从的“无抵抗主义”实际上助长了这种制度的威风。有的人甚至气愤地说过,这种“作揖主义”和“无抵抗主义”使觉新在无形中参予了对其它不幸者的迫害。

预约参观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观众留言 | 投诉与意见
试开馆参观时间:10:00-16:30(周一闭馆,免费开放) 地址:上海市武康路113号 电话:33685656
CopyRight 2006-2015 巴金文学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