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频道本月排行
频道总排行
首页 > 读书吧 > 书讯 > 正文

纪申:关于《家》的断想
2010-07-17 15:47:11   来源:   评论:0 点击:

关于《家》的断想 作者:纪申 来源:文汇读书周报 2008-10-31 日子也过得真快,小说《家》的出版竟达75周年了。忆及开明书店的...

关于《家》的断想

作者:纪申

来源:文汇读书周报  2008-10-31

 

    日子也过得真快,小说《家》的出版竟达75周年了。忆及开明书店的初版本寄回成都时,老家早已崩析瓦解,我房也第三次搬家再与二房合住,大哥也去世两年了。想不到这本小说的问世又会在族人、亲朋中引起大的波澜。我房再次受到责难,这个叛逆去上海的“老四”竟然写书丑化长辈亲友,出我家洋相,真是大逆不道。议论纷纭。这时的我已在中学念书了,和同学好友正沉迷于新的文学书中。为此悄悄暗笑:这是小说呀,何必那么较真,自寻烦恼,甚至对号入座出自己的丑。当然,书中的一些人和事,以及某些情景,确也借用了我老家的一些事迹。要说那座老公馆我确也在内生活过十二年,熟悉多多。小说本是文学形式的一种,对人物的刻划与故事的叙说,正所谓“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必然会有一些艺术夸张,藉以凸现作者的主观意图。巴金早已一再解说,不用在下多来饶舌。

    我要说的是高家并非李家,不应再走“索隐”的旧路。我祖父就没有高老太爷那样的封建专制,也不是一个纯官僚地主。他做过几任县官,白手起家积攒了不少钱财。除新置了正通顺街的大公馆、买了千余亩田产外,另有其他产业和不少古玩字画等等。二林、三林都曾远去东洋学有专业。我父亲辞官从广元县回成都后,作为长子代劳,替他总管一切。比如,当时周善培(孝怀)在川兴办劝业场(后改名商业场),我家就入了不少股,父亲遂成这个企业的主要负责人。大哥得进入商场事务所任师爷主管帐务,就是经他介绍的。父亲去世后,二林接管就名正言顺地当上这个企业的总经理。之后商场经过三次火灾,不得不重建时,我家的股票也就被大火化做废纸了。

    周本是我父亲昔日赴京捐官时住京期间的好友,本有一点亲戚关系。周后入蜀为官任巡警道时是个改革派,颇有建树。辛亥革命他堕城而逃,后定居上海,并任四川民生公司的董事长,在川政、商两界是个颇有影响的人物。解放初以民主人士受毛主席的接见。他的大女婿席文光是上海商界的代表人物。三儿媳恰与我爱人共事于新建的工管校。上世纪五十年代前期我两家常有往还。手边尚存有周替名家赵尧生编印的诗集二卷。拙译《两个骠骑兵》平明版的封面题字就是周的手迹。其三儿周植曾也译介过《印度的发现》一书。

    对我父亲也想讲上两句,除巴金的点滴回忆外,从几位长辈、党兄和老家人口里我也知道不少。他为人平和口碑极好。特别是当过县官,却无丝毫官气,与当时省城的名绅雅士大不一样,兴趣广泛,平等待人。经营戏园就能跟“优伶”交上朋友,打成一片。这在那个时代极不一般。善经营,还与外商打过交道。照今天的说法“公关”好。可惜死得太早,我未能受到他的直接教导,甚感遗憾。

    说到《家》与《红楼梦》毕竟不同。《红》描述的是二、三百年前的皇家贵族史,本是古典名著。今之青年若没有一点史事与旧文学的素养是难以终读的,毕竟时代相距较远,更少兴趣。《家》所写的不过几十年前的封建地主大家庭故事,替那时受迫害的男女青年作控诉,系五四运动后兴起的白话新文学的书,与现实接近,易受当时青年们的青睐,鼓舞他和她们走出苦闷,趋向新潮,奔赴革命。因而影响不小,成为现代文学中最受欢迎的作品。它的发行量必然会超过《红》。王海波同志把人民文学出版社七十多年来印行《家》的各类版本作了详尽的统计,用具体的数字证实了为人们所忽视的现象,正是事实胜于雄辩。这也是“把心交给读者”的作家应得的回报。如果海波同志不是实事求是地经过一再调研,花下无数次的长时间的辛勤劳动,那是无法作出这样确切的统计的。干过几十年的出版编辑工作的我深有体会和感触。她的远识与辛劳让我不得不在此向她表谢与致敬。

    最后借悬于大会厅前石柱上的红色长联:“家是国家的缩影,两朝经典,锋芒直指强权专制;秋乃春之先声,四季轮转,激流永向彼岸黎明”以终此篇。

预约参观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观众留言 | 投诉与意见
试开馆参观时间:10:00-16:30(周一闭馆,免费开放) 地址:上海市武康路113号 电话:33685656
CopyRight 2006-2015 巴金文学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