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战功赫赫 铁骨铮铮

2012-01-16 15:31:38 作者:牛尊先 高彩瑞 来源: 浏览次数:0


——记革命烈士李耐夫

                                                                                         

1940927,中共新泰地方抗日武装的早期领导人、著名抗日革命烈士李耐夫在莱芜县运粮石村英勇牺牲。

李耐夫,19095月出生于新泰县翟镇后羊村的一个农民家庭,原名李善忍,字耐夫,曾用名李耐甫、李乃夫。他自幼聪慧,崇尚正义。19327月毕业于北平市私立高中师范班,1936年又考入南京大学。期间,他积极追求革命,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七·七”事变以后,他毅然投身抗日革命活动。193811月,担任新泰县抗日独立营营长(初任副营长,曲明任营长)19391月,担任八路军山东抗日游击第四支队一大队(即中共泰山特委军事部,相当于后来的泰山军分区)参谋长;同年12月,参加抗日军政大学学习,后兼任中共莱(芜)南(部)办事处(后改建为中共莱南县委)书记。牺牲时年仅32岁。

李耐夫的一生虽然短暂,但战功赫赫,表现了一位抗日志士的凛然大义;铁骨铮铮,体现了一名共产党人的忠心赤胆。

 

倾尽家产为抗日

 

1937年“七·七”事变时,李耐夫正在南京大学读书。消息传来,李耐夫义愤填膺。他立即响应中共组织提出的“脱下长衫,到游击队去”的号召,步行千里,跋山涉水赶回故乡。

李耐夫回到故乡翟镇后羊村时,正是国民党山东省政府主席韩复渠的几十万大军狼狈南逃、日军越过黄河大举进犯济南的危机时刻。面对国破家亡,李耐夫心急如焚。他立即想方设法与党组织取得联系,组织抗日武装。那段时间,他白天黑夜很少在家,夜以继日走村串乡发动群众。

193813,中共山东省委领导的徂徕山抗日武装起义爆发以后,李耐夫奉命回乡组织抗日武装。他以开办药铺为掩护,把自己的家作为抗日活动的地点,除了招待同志们吃喝以外,谁家有什么困难,他都慷慨解囊。在他的大力发动下,翟镇一带的抗日活动很快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了。19384月的一天,后羊村河南岸的“苏家园”里群情激昂,翟镇附近20余村的千余名群众在这里召开抗日动员大会。大会的组织者正是李耐夫。会上,他慷慨陈词,痛诉日本侵略者的罪行,热情宣传中国共产党的抗日主张。虽然他在头一天晚上已经写好了演讲稿,但是讲到激动之处,他不由得脱开原稿,挥拳大声疾呼,使在场的群众个个振奋,形成了同仇敌忾的热烈氛围。许多当年听他演讲的老人,至今回忆起当年的会议场景来,仍然激动不已。

李耐夫为抗日倾尽家产,直到担任了抗日武装的领导人以后仍然是这样。193812月,已经担任新泰独立营营长的李耐夫和政委李枚青决定为9名立功的战士每人发大洋3块。可是,部队当时拿不出这笔资金。李耐夫二话没说,立即回家变卖了半大亩土地,带回部队35块大洋。这些大洋除奖励九名有功人员每人3块大洋以外,剩下的钱为9人办了一场庆功宴。后来,以这九人为基础扩建了一个中队,使抗日队伍不断扩大。

 

冲锋陷阵斗顽敌

 

李耐夫生得高大魁梧,胆识过人,更加难能可贵的是他对抗日救国一片赤诚,在抗战初期就表现出了非凡的军事指挥才能。为此,193811月中共新泰县委在龙廷建立抗日革命武装独立营时,选拔他担任了独立营营长。他和营教导员李枚青一起,带领全营官兵浴血奋战,打得日军日夜心惊胆战,龟缩在据点里。同年12月,由毛泽东亲自从延安选派到山东抗日前线的吴瑞林担任中共泰山特委军事部长时,正式任命李耐夫为泰山特委一大队参谋长。

19858月,吴瑞林将军在他所著的《鏖战齐鲁——抗日战争回忆录》一书中记载了李耐夫担任一大队参谋长期间冲锋陷阵奋勇杀敌的众多场面。

丈八丘歼敌颇能显示李耐夫的勇敢果断。丈八丘镇是新泰、莱芜边区(今莱芜市钢城区寨子一带)的一个镇。19394月,国民党反共军秦启荣部团团包围了丈八丘镇,扬言要打进去“自由几天”。为打击反共军队的气焰,开创抗日新局面,泰山军分区决定消灭秦部。在军分区召开的会议上,李耐夫作为参谋长首先介绍了情况,提出了作战意见。在地委军事部长吴瑞林的统一指挥下,李耐夫身先士卒,率领指战员们迅速突袭,一举将反共军全部歼灭。此战共毙伤反共军200余人,俘虏400余人,缴获机枪1挺,长短枪350余支。吴瑞林将军后来回忆,这一仗打出了一大队的赫赫军威,也打出了泰山区武装抗日的新局面。

石庙子反偷袭战则反映了李耐夫过人的胆识和谋略。19399月,一大队驻在莱芜南部的石庙子一带保卫群众秋收。此时,一中队由中队长孙黎带领驻东石庙子。孙黎原是青年学生,但染上了花花公子的坏习气,还曾经吸毒。作为参谋长的李耐夫对和政委李枚青对此早有觉察,及时提出了撤换孙黎中队长职务的建议。但由于特委个别领导认为主要应对孙加强教育,未采取组织措施。就是这个孙黎,此时叛变革命,把一大队指挥所的位置、兵力和夜间使用的口令都出卖给了颜庄的日军。927日凌晨2时,日军趁抗日军民欢庆中秋之时(是夜还下起了瓢泼大雨),偷袭一大队指挥所。恰恰就在日军偷袭时,无耻的叛徒孙黎撤出警戒带队北逃,给偷袭的日军让出了道路。这样一来,偷袭的日军长驱直入,指挥所的小楼成了日军攻击的主要目标。特委军事部长吴瑞林带领战士们顽强抵抗,打退了日军的进攻。后来,莱芜、新泰的日军大批增援,吴瑞林重伤多处昏迷过去。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李耐夫和其它领导指挥二中队在南石庙子打退了新泰的增援之敌,七中队亦驰奔指挥所打击日军。在抗日军民的奋力抗击之下,石庙子反偷袭战取得了完全的胜利。

19395月,日军调集主力部队5万余人,从南、北、西三面向沂蒙山区发动“大扫荡”,妄图一举歼灭围歼山东纵队指挥机关和抗日武装。李耐夫所在的泰山区紧连沂蒙山区,日军在外线以优势兵力分进合击,企图将泰山区的抗日武装就地消灭,若不能就地消灭就以铁壁合围逼进沂蒙山区聚而歼之。面对如此严峻的形势,李耐夫和战友们冷静分析,时时掌握日军动态,以分散对集中,从内线转外线,掩护老弱妇幼安全转移,并实行空室清野,使凶残的日军多次扑空。一大队多次展开破袭战,特别是打击新组建的伪军。他们还在日军的重重包围之中,通过激烈战斗解救出四支队一个营部的一百余名指战员。此次反“扫荡”胜利结束以后,一大队不但受到了罗荣桓司令员的当面表扬,还受到了山东纵队的表扬。

李耐夫到底参加了多少次战斗,亲手消灭了多少名日军,由于当时战况紧急,熟悉这段历史的有关人士多已谢世,或许这已经永远也无法确切统计。但对现有的一段段记载加以组合,我们就已经看到了一位战功赫赫、智勇双全的抗日勇士叱咤战场的英勇场面!

 

深入虎穴搞谈判

 

李耐夫祖居的后羊村,与陈三坎的出生地翟镇陈家上汪是邻村,李氏家族与陈氏家族世有姻亲。也许因为这些有利条件,中共地下党组织把争取将陈三坎部改编为抗日武装多的任务交给了李耐夫。

陈三坎,兄弟七人,排行老三,人们习惯称他为陈三坎,他的本名陈锡胤反倒鲜为人知。19382月,陈三坎打出了“抗日救国”的旗号,在老家莲花山一带拉起了一支20多人的武装。同年316日,陈三坎带领部下数十名,在龙廷三部岭上打退了日军一个中队的进攻,消灭了部分日军,一时间成为了抗日的风云人物。

李耐夫接受了改编陈部的任务后,多次深入当时驻于城东河庄的陈部队部,劝说陈三坎真正走上抗日救国的正确道路。但此时的陈三坎已为日军的利诱所动,对李耐夫的多次规劝极力应付。在多次谈判无效的情况下,李耐夫在陈部拍案而起,当面指责陈三坎,指出他投靠日军必将落下千古骂名。对此,陈三坎怀恨在心,只是慑于八路军的强大威力未敢当面发作。

后来,陈三坎派人把李耐夫年迈的父亲抓进了监狱严刑拷打,又多次派出匪兵闯入后羊村李耐夫的家中抓人,搜查中把李耐夫家中的书籍扔得遍地都是。李耐夫的妻子两年多不敢回家,母亲只得带着3个孩子逃到莲花山上的一块大石头下面,一住就是半年,家中的荒草长满了庭院。就是李耐夫的哥哥李善芝,也只能是上午穿白褂、下午穿黑衣地化装,时时躲避陈三坎匪徒的突然抓捕。

 

铁骨铮铮担道义

 

1940年是烈士蒙难的年份。这一年,在抗日战争进入艰苦的岁月里,王明、康生等在抗日队伍里搞起了“肃托”。“肃托”本是无中生有的冤假错案,多从主观臆断出发寻找“托派分子”,而后通过刑讯逼供屈打成招,再由屈打成招的“托派分子”供出其他“托派分子”。凡有“托派”嫌疑者,均遭受关押、酷刑甚至直接处死,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也借机整人。时任泰山区一大队参谋长兼莱南区委(后改为泰南县委)书记的李耐夫有大学肄业的文化程度,指挥若定的军事才能,自然成为了某些人嫉贤妒能的目标。再加上李耐夫平日胸怀坦荡,对革命队伍中的某些错误行为毫不留情,更为个别人留下了口实。为此,19409月,李耐夫被定为组织“托派泰山区委”的“托派分子”被抓了起来,时任泰山区委社会部副部长的XX光多次亲自审讯。李耐夫对无中生有的指控当然拒不承认,有人就用烧红的铁棍猛烙李耐夫的两肋,红红的大火棍下皮肉“嗞嗞”作响,小小的刑讯室里充满了刺鼻的浓烟。但是,一直到两肋全部烧烂,李耐夫宁死不屈。后来,在严刑拷打中被屈打成招被迫承认自己是“托派泰山区委书记”的刁芙萃,又被迫当面对李耐夫说:我已经承认自己是托派书记了,你也承认吧,免得再受罪。即便如此,李耐夫仍然没有屈服,而是大义凛然的进行抗争。时任泰山区行政专属秘书长的亓象岑曾亲眼看到了李耐夫的顽强抗争的壮烈场面。后来,他在《抗日时期山东泰山区“肃托”错案纪要》一文中写道:“他(李耐夫)表现的很坚强,刑讯时一直大骂XX光,直至两肋烧烂并在刁芙萃被迫当面作证的情况下,他到死始终未承认自己是托匪,也未胡咬任何同志”。就这样,一位铁骨铮铮的共产党员,没有死在凶残的日军刺刀之下,却于1940927,惨死在自称“百分之百的布尔什维克”的居心叵测的人的残酷刑讯之中!

 

后记

 

本文初成,掩卷沉思,久久不能平静。笔者既为烈士的赫赫战功、铮铮铁骨由衷赞叹,更为英烈的英年被逝扼腕痛惜。好在历史是人民书写的。在烈士蒙难的当时,就有许多同志发出了正义的呼声。烈士的战友吴瑞林将军等,多次为烈士仗义执言。时任泰山行政专属秘书长的亓象岑同志,以对党和人民高度负责的精神,结合自己的亲身经历,历经多方搜集,整理出《泰山区“肃托”错案》的材料,于1984420日由高克亭、高启云、王醒、刘众前、亓象岑、陈明达、李元荣报告中共山东省委,使烈士的正义之举大白于天下。中共组织早已将强加在英烈身上的一切诬蔑不实之词彻底推翻,烈士的英灵也已经回归故土。2010114日,烈士的长子李从忠和家人,烈士的外甥陈振敬、表侄高彩良和高彩瑞兄弟二人,以及后羊村的共产党员等齐聚后羊村南岭,为烈士立起了墓碑。和李耐夫一起参加抗日的烈士张学秀后代张凯荣等也参加了仪式。

滔滔汶水流不尽人们对烈士的永恒怀念,巍巍青山承载着抗日烈士的不朽丰功!众多网友为李耐夫烈士敬献挽联,其中一幅为:“国破家亡抗倭锄奸乃烈士,衔恨赴难心昭天地真英雄。”

 

(责任编辑陈  瓷)

 

 


试开馆参观时间:10:00-15:00(周日、周一闭馆) 地址:上海市武康路113号 电话:33685656
CopyRight 2006-2011 巴金文学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