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革命志士牛文安

2012-01-16 15:30:39 作者:鲁 牛 来源: 浏览次数:0

牛文安,新泰县孙村镇西良庄(今新汶街道西良庄)村人,生于1917年,长得身高力大。他在青年时期就参加了抗日地下工作,1943年正式参加革命队伍,历任鲁中第二专署新泰县公安局工作队员、解放军第三野战军干部、邹平县西柳乡农救会长等职务。建国后定居新汶街道。因长期为革命奔波,19851119日,肺结核加重,病故于新汶办事处西良庄原籍,享年69岁。

牛文安自抗日战争时期参加革命,出生入死。他嫉恶如仇,勇敢果断,奋勇杀敌,屡立奇功,新泰境内乃至周围地区,至今传颂着许多他当年奋勇杀敌的英雄事迹。

 

巧取情报

 

193813,日寇侵占新泰。眼看日寇们侵华罪行,牛文安义愤填膺,立志杀敌立功,保家卫国。由于他身强力壮,胆大心细,很快成为中共地下党的情报员,在八路军鲁中军区敌工处处长王芳的领导下,与王安元、王贞祥、蔡敬堂等一起,积极为八路军传递各种情报。

当时,中共地下党派出的地下情报员蔡敬堂以日军翻译的名义打入日军内部。根据上级指示,牛文安负责与蔡敬堂单线联系,将获取的情况直接送到岔河村岳公汉处,再由岳公汉负责向八路军传送。有段时间,蔡敬堂住在新泰城里,为了及时取得情报,牛文安要夜间步行十多里到城关与蔡敬堂接头,取得情报后,还要连夜步行三十多里赶到岔河。为了保密,他还要连夜返回凤凰泉。这样一北一南、一来一去,一夜之间要往返百里,而且南部山区石多路陡,北部洼地道路泥泞,同时还有日伪设置的层层岗哨。夜间行路之难可想而知。但为了消灭日寇,牛文安从不叫苦叫累,每次都顺利完成任务,多次受到单昭洪、范昆源等部队领导的表扬。在此期间,他还秘密发展抗日队伍,先后发展孙村张传兰(革命军人, 后任解放军某部连长)参加了抗日队伍。

有一天夜里,牛文安传送情报到了乌珠台附近,遇到了王芳。这时,王芳发现有个叛徒,叛徒在黑暗中将手抢保险“叭”的一声打开,要杀害情报人员,王芳当即命令牛文安:“给我毙了!”

随着王芳一声令下,牛文安眼疾手快,勃郎宁手枪一扬,“叭”的一声枪响,将叛徒就地处决。

 

智取炮楼

 

19427月,日军修建的禹村至东都铁路建成以后,为了加紧掠夺,就强拉民夫修筑南新泰(东都)至莱芜的铁路。为此,他们在柴汶河上修筑了凤凰泉大桥,并在桥头修筑三层炮楼一座,安排有日军一个小队和10多名汉奸守卫。

八路军和地方武装为阻止敌人修筑东都至莱芜的铁路,多次组织人员进行破袭。日军白天修筑,抗日军民夜间进行破袭,使得日军修筑铁路的进度十分缓慢。为此,日军十分恼火,专门安排一个名叫路岛的日本小队长以凤凰泉炮楼为据点,指挥日伪军大肆镇压抗日军民们对铁路的破袭。必须要拔除凤凰泉炮楼,中共地下党组织将这一任务交给了八路军泰宁独立营四连和新泰县公安局短枪班。

当时,牛文安是公安局短枪班战士,家又住在凤凰泉。为了工作的便利,他的正式身份没有暴露,反而担任了修筑大桥的民工头目。他接受任务后,白天还像往常一样带领部分村民给日军修凤凰泉铁路的路基。为了工作的开展,他还主动接进日军小队长路岛,跟他学习日语。

对于拔除凤凰泉碉堡,牛文安和同志们制定了一个智取的方案。194286(农历六月二十四日)夜里,牛文安提前来到凤凰泉炮楼前埋伏起来。等到同志们都来到炮楼下,作内应的伪军班长尹延河听到外边连敲三下后立即打开了碉堡门。牛文安和短枪班的战士们立即冲进去将伪军的枪支全部收缴,然后战士们冲上三楼鬼子的办公室。鬼子还没来得及反抗,就被击毙3名俘虏3 名。狡猾的路岛住在楼下的仓库棚里,听到枪响急忙奔向碉堡楼。这时,牛文安扬起手枪照着路岛“叭”地一枪,由于天黑,这枪没有击中,路岛撒腿就跑。这里牛文安带领战士们冲上炮楼,干净利索地取下了炮楼。

这次战斗,干净利索地攻克了日军凤凰泉炮楼,毙俘日军各3名,缴获步枪、手枪18支。牛文安在这次战斗中立了头功,可也因此暴露了自己的身份。第二天,路岛带领日伪军到凤凰泉抄了牛文安的家,并逮捕了村长尚延安。从此,牛文安从地下转为公开。他多次参加战斗,在战斗中勇敢顽强,敌人闻风丧胆。当时,有些日伪发诅咒时会说:“谁要是不老实,叫他出门碰上牛文安, 进城遇见徐疯子(抗日勇士徐祗彬)!”。

 

母亲遇害

 

牛文安奋勇杀敌,受到了人们的赞颂,也使敌人恨得牙根生疼,敌人千方百计地想杀害他。后来,牛文安到了正规部队,敌人就在他亲属头上开了刀。

19475月,还乡团大肆进攻,牛文安的母亲牛杨氏带着二孙女一边要饭,一边转移到了平邑一带。后来,祖孙二人打听到新泰一带可能解放了,就从平邑赶回凤凰泉老家。

当来到南流泉时,牛杨氏看到有几个穿便衣的人在路边查岗,老人头也不抬拉着孙女往北走。这时,有个便衣就问“你们是干什么的?我们是八路军,不用怕”。老人一听是八路军,感到很亲切,就回答说:“俺儿也是八路军”。这一来,那几个便衣露出凶相,恶狠狠地说:“八路军,我们抓的就是八路军!”一边说着,一边围上来,不由分说,七手八脚地将牛杨氏捆了个结结实实。牛杨氏一看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她急忙向愣在一边的二孙女使眼色,让她快跑。趁着混乱的时候,牛文安的二女儿一口气跑了20多里路,跑回凤凰泉村报信,要家里来救人。可是,等到家里人来救人时,凶残的还乡团已经把牛杨氏五花大绑押到孙村家北活埋了。直到现在,牛杨氏的尸首在哪里也始终杳无音讯。

 

邹平土改

 

1948年淮海战役以后,根据组织安排牛文安从部队转到地方工作,他担任了邹平县西柳乡农会会长。他带领全村穷苦农民斗地主,分田地,革命斗争搞得轰轰烈烈。牛文安的家庭孩子也转到了邹平,分到了房子和土地。当时牛文安的妻子就教育孩子说:“咱们头上顶的,脚下踩的,全是共产党的,到什么时候咱也不能忘了共产党的恩情。”

牛文安勇敢惹恼了一些坏分子。他们偷偷地聚在一起开黑会,恶狠狠地说:“有牛文安在就没有咱们的好果子吃。咱要把牛文安全家杀个鸡犬不留!”并且密谋对牛文安全家下毒手。当时牛文安天天忙于工作,整天东村跑西村串,有时忙到夜里12点还不回家,对这些事一无所知。可是当时穷苦农民对牛文安的革命精神十分佩服,有个农民就把听到的坏分子开会要杀害牛文安全家的消息报告了中共邹平党组织。当时,就由邹平党组织的白书记下令,坚决将这些反革命分子逮捕法办,这才消除了隐患。

后来,牛文安带领全家返回故乡定居。他经常语重心长的对子女们进行革命传统教育,使子女们都能勤劳正直,遵纪守法,事业有事。其子牛兰军在部队经严格选拔,参加了我国第一颗原子爆炸试验,受到时任济南军区司令员的杨得志同志亲切接见。

 

(责任编辑陈  瓷)

 


试开馆参观时间:10:00-15:00(周日、周一闭馆) 地址:上海市武康路113号 电话:33685656
CopyRight 2006-2011 巴金文学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