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家乡的湾

2012-01-16 15:22:23 作者:郭四妮 来源: 浏览次数:0


在我们家乡,不管是池塘还是小河统统被叫成湾。这种湾比湖小点,也不像小河那样有源头。姥姥家门口就有一个大湾,那个湾很大,可以说是一个小湖。小时候没多少玩具,也没什么地方玩,一年四季这个大湾就变成附近小孩们的游乐场。春天,几个小孩一伙,拾一堆小石子,比赛在水面打水漂,看谁扔得远,打得水漂多。夏天,是孩子们最开心的时候,女孩子在湾边粘知了,男孩子们像泥鳅一样在湾里钻来钻去。秋天,就是大人忙碌的时候了——挖藕,小孩子就在岸上等着看着,平时都是大人看孩子们在湾里游来游去,就这几天是孩子们看大人在湾里忙碌。冬天,结冰的湾成了我们的滑冰场。找块大木板,四周钻上眼绑上绳,小点儿的坐在上面,大的就拉着跑。而我那时还小,也是成天跟着表哥表姐们泡在这个大湾里。

湾四周种着柳树,枝条柔柔地垂到水面,水面波光粼粼,映着微动的柳枝,美丽极了。春风吹开冰冻水面,吹散满树的柳絮,好似漫天的雪花潇洒地飘落。水面、岸上都是雪白的柳絮,就像铺了一层白色的绒毯。孩子们抓起一把向空中抛去,高兴地喊着:下雪啦,下雪啦。这时,顽皮的男孩子们早就抵挡不住水面荡漾的诱惑,开始背着父母下水。偶尔还会有所收获,捞上几条鱼,可为了不让父母知道下过水,捞上来的鱼也只能再放回水中。

夏天来时,田田荷叶覆盖整个湾面,习习凉风弥漫淡淡荷香。那时的我们对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不怎么有兴趣,倒是对花开之后的莲子垂涎三尺。莲子还未饱满,就成了我们最美味的零食。采摘莲蓬是要付出代价的,回家父母知道了,屁股上肯定会多几巴掌。因为,摘下莲蓬后水会顺着断茎进入藕里,那样埋在淤泥中的藕就会腐烂。晚上,在湾边铺上凉席,躺在上面,吹着凉风,一阵阵鱼腥味和淡淡的荷香荡漾着,虫鸣声、蛙叫声合奏一曲大自然的天籁音。姥姥的蒲扇一下一下不停地摇着,驱赶着蚊虫和燥热,听着姥姥讲了不知多少遍却还是听得津津有味的古老神话,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每到秋冬季节,荷叶都枯萎了,就是挖藕时节了。挖藕前,先把湾里的水抽出来,再晾几天淤泥,才可以下湾挖藕。下湾挖藕这天很热闹,全村老少都围在湾边,姥爷和大舅还有村里男壮汉,穿上皮衣皮裤皮靴,全副武装再下湾。挖藕是很辛苦的,脏就不说了,湾里的淤泥要深到膝盖,每走一步都很费劲,湾底的玻璃碴、尖石块,经常割破手和脚,还要被蚂蟥咬,手指甲都被磨平露出鲜红的肉。虽然很辛苦,可村里人还是很兴奋,这可是全村人的唯一能收到现钱的劳动。挖出的小藕瓜儿,就被孩子们生吃了,粗壮的都运回村里,卖钱后再根据各家出的劳力分钱。

去年回老家看姥姥时,才知道这个大湾早就被填平了。村里规划,现在这个大湾成了一个美丽的生态园。站在姥姥家门口,再也看不到那一湾的荷花,眼前成了喧嚣的街市。家乡的湾,在最困难的时候默默无闻的滋养着全村人,给全村希望和收获,给孩子们快乐和欢笑。如今,那曾是我们童年的游乐场已经随风消失在记忆深处了,有的只是脑海深处的那份美好的回忆和嘴角残留的莲子清香。

(责任编辑梁铁荣)

 


试开馆参观时间:10:00-15:00(周日、周一闭馆) 地址:上海市武康路113号 电话:33685656
CopyRight 2006-2011 巴金文学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