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把民族团结的火炬举得更高

2012-01-16 15:14:16 作者:高洪雷 来源: 浏览次数:0

——《另一半中国史》创作浅谈

 

                                                      

落尽树叶的林子,不一定是荒林。属于偏远、冷僻题材的《另一半中国史》能够出版,并且有今天的反响,的确超出我的想像。

构思和写作《另一半中国史》,纯属误打误撞,因为我的工作经历和少数民族毫无关系。多年前的一天,一位从事民族研究工作的专家在演讲中说:“早在20世纪初,孙中山就提出了汉满蒙藏回‘五族共和’的口号,其中的回就是指回族。”而在我的记忆里,孙中山所说的回,应该是“维吾尔”。就连民族研究工作者都出现如此的常识性错误,民族史对当代青少年来说就更是一片陌生的天空了。从此,岁月为我打开了一扇悠远而深邃的窗户。我开始积累关于古代少数民族的资料,追寻中国少数民族的来龙去脉,挖掘中华民族团结统一的文化根柢。

之后不久,我在参观内蒙古历史博物馆时,居然找不到有关草原帝国“柔然”的任何文字。更令人痛心的是,个别不懂历史的维吾尔人竟然扯起自己的祖先回鹘的死敌——突厥的旗号,妄图恢复早已被扫进历史垃圾堆的所谓的“东突厥斯坦”。于是,我决定创作一部中国少数民族史话,以轻松闲适的笔调细细还原历史真相,通过一系列引人入胜的历史故事和风雨经霜的鲜活记忆,带领读者突围尘封的历史大门,串联出泱泱中华56个民族交往进而融合的瑰丽画卷,展示给和我一样对历史有点兴趣并希望轻轻松松读史的千千万万的普通读者,让大家在娓娓的和风细雨中感受历史人物惊涛拍岸的英雄情怀,在起伏跌宕的历史长河中找到对应当代生活的提醒与注释。

2001年开始构思与铺陈,这本书陪伴我度过了几乎每一个月圆月缺的夜晚。从此,我抛下繁杂的尘世喧嚣,避开正常的人际交往,远离诱人的灯红酒绿,一头扎进寂寥而幽深的中国少数民族历史园林。为经得起岁月的检验,我一遍又一遍地翻阅历史典籍,如中国的《史记》《汉书》《后汉书》《三国志》……如外国的《世界史》《中亚史》《波斯史》《阿拉伯史》《印度史》《泰国史》《剑桥中国史》……为增加作品的现场感,我走进了历史的山山水水,从蒙哥折戟沉沙的钓鱼城,到赫连勃勃威震四方的白城子;从文成公主远嫁的日光城,到乙弗氏自尽的麦积山;从草木青青的昭君墓,到绿柳依依的姑苏城;从巍峨俊俏的天山,到风花雪月的大理……就这样,经过2000个日日夜夜的写作、考证与修改,经过文化艺术出版社的打造与磨砺,特别是经过国家民委政法司、宣教司的审读,她最终以《另一半中国史》的名字于20108月艰难面世。

说她“艰难面世”,绝非危言耸听。因为少数民族史对于许多人看来是一个创作禁区,其中涉及许多敏感而纷繁的民族与宗教问题。有的外国作家曾因个别不恰当的表述被某国际宗教极端组织追杀,有的中国作家曾因把不具代表性的民族习惯写进小说受到批评,也有个别出版社因在民族宗教问题上审查不严受到国家相关部门追究。特别是近年来,西方以自我为中心的殖民主义、种族主义、极端民族主义、文化沙文主义、单线进化论等思潮沉渣泛起,而国外个别书籍和媒体在东突厥斯坦、达赖喇嘛、高句丽、梵蒂冈教皇、伊斯兰教原教旨主义等问题上闪烁其词甚至推波助澜,加上国内也很难找到明了、系统而权威的资料,这就更增加了作家和出版界在民族宗教问题上的担心。这部书稿,尽管摒弃了大汉族主义和地方民族主义的狭隘观念,坚持民族平等的原则,站在国家统一和民族团结的高度,充分论证了所有民族对祖国昌盛、人民进步与疆域拓展的巨大贡献,但还是在出版时遇到了重重阻力。书稿历经三家出版社,在一家出版社甚至通过了三审,最终还是被社领导断然枪毙。20101019日,接到责任编辑李恩祥寄来的散发着草木气息的样书,感觉就像当年接过经剖腹产而诞生的女儿。那一刻,望眼欲穿的我潸然泪下。

10月的泰山绚烂、甜酥、丰盈而静谧,书稿的出版让我如释重负。之后,我又回到了9年前没有挑灯夜战的安闲日子,延续着久违了的日出登山、日落观霞的惬意岁月,像漫画家慕容引刀所说的那样“慢慢地喝一杯水,专注,安静,听得到自己内心蓄水的声音。”

我以为,这是一个市场经济大潮汹涌澎湃,生活节奏虚浮匆忙,快餐文化肆意泛滥的时代,不再有人深山枯坐、大漠冥思、菩提长悟,坐下来读书、写信、做学问似乎已经成为另类与奢侈。尤其是这本书不仅归类于蛛网交错的故纸堆里的历史,而且属于遗落在传统历史边缘地带的少数民族史,加上这种相对严谨的表述方式不太合乎市场流行的调侃型、八卦化历史文学的潮流,特别是自己既没有开什么作品研讨会,又没有进行任何媒体宣传,这就使得我对书的销量与反响不抱任何奢望。

意外的是,《另一半中国史》在媒体上热评不断。北京晨报记者唐山在《被忽视的中国》一文中认为:“本书修补了大多数读者缺失的集体记忆,这将有利于我们更完整地认识历史,从而获取更全面的文化人格。”光明日报记者王楠的《复调历史的追寻》一文断言:“看完此书,我们应该不再纠结。这部历史是否应属于大部分亚洲史,还是一部欧亚大陆史,因为它只算是一个开端,当更多专精的研究终于转化成普遍的知识,步作者的后尘成为演义、小说、戏剧时,那么作者开创之功便如当初的张骞通西域,希冀的是滚滚而来的继任者。”两篇评论如巨石,在波澜不惊的少数民族书市激起了五彩的浪花,也让《另一半中国史》走上了万千智者的书桌。之后,光明日报将本书列在20111月光明书榜榜首。20113月,该书被评为山东省首届社会科学普及优秀作品奖著作类一等奖,同时荣获山东省首届社会科学普及十大优秀作品称号。以此书为蓝本的30集电视纪录片已进入拍摄阶段。韩国Medici Media已将该书译成韩文出版。中央政策研究室主办的《学习与研究》杂志称此书是对“党的民族团结政策的历史解读”。中央宣传部、中央文明办主办的中国文明网将该书作为“好书”向社会作了推荐。国家民委主管的中国民族报推出了题为“不能忽视的‘另一半’”的长篇评论。中国作协主管的作家文摘报对该书进行了连载并加了编者按。中央民族干部学院、宁波海关等单位将其列为读书活动推荐书目。《中国日报》《中国青年报》等几十家报纸,人民网、新华网、凤凰网、新浪网、中国台湾网、中国西藏网、新丝路等近百个网站及山东电视读书频道等多家媒体发表了书评并作了推介。《另一半中国史》已4次印刷。

喜悦与忐忑是一对孪生姐妹。在兴奋的同时,特别是面对学者和网友们的提醒与忠告,一种从未有过的不安充溢了我的心胸:譬如各民族独立成章的同时是否忽视了她们的连贯性,譬如因书稿字数太多而删去的章节是否应该恢复,譬如没有独立成章的边缘部落是否应该注明,譬如个别干涩的表述是否应该润色。

接下来,我重新坐回蒙尘的书桌,背负窗外满天的星斗,开始了对书稿的修订。一是增加了回族、吉尔吉斯两章;二是增加了越人一章的越南部分;三是对各章的顺序作了调整,对各民族之间的逻辑关系进行了梳理,使各民族历史演进更具连续性。力图像读者期待的那样,把中华民族大家庭的成员聚得更齐,使各族人民尽情沐浴先祖的光彩;把各民族的历史脉络理得更清,使各族人民都能浏览本民族成长、成熟、定型的不朽雕像;把《另一半中国史》这支冬天里的火炬举得更高,从而温暖各少数民族曾经在某一历史时段被边远与冷漠的心。修订之后,书稿从43万字增加到56万字。

修订的过程,也是我再一次对中华民族大历史观进行归纳、提炼与升华的过程。正如一位评论家所说,我们真的了解中国吗?事实上,我们以往的解读带有强烈的中原核心论的倾向,我们忽视了,中华民族的文化是多元一体的,那其中,不仅有汉民族的历史,还有许多少数民族的历史,每一个民族都有辉煌的过去和个性的文化,大家在彼此的磨合与碰撞、交融与参照中奉献着自己的文明,这才铸就了中华文明的整体辉煌,并实现了孔子所设想的“和而不同”的理想境界基础上的真正和谐与共同进步。

尽管在中国上下五千年的历史时空中存在过众多的族群,尽管在这些族群的远古神话里不约而同地强调自身文化的“纯正性”,尽管各个族群有过太多的分分合合,你来我往,但严肃的学术研究和考古发掘表明,各种族群在频繁的迁徙过程中都经历过不止一次的碰撞、交错与融合,各种文明几乎无一例外有着“多元一体”的基本形态,从“多元”走向“一体”的大趋势无疑是历史演进的主线,“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各具特色并多元一体”的中华民族大格局早已形成。

中国,是一个有着相对宽松文化传统的国度。中华文化的多样性,是各个民族文化得以“不朽”的最可靠保证。一种文化,只有融入更为丰富、更为多样、更为博大的复合型华夏文化之中,才能保证在“和而不同”的中华大文化背景下的个性生存。人们常说,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反之,只有世界的,才是民族的,才能使这个民族的文化长盛不衰。文化上的唯我独尊、固步自封,对其他文明的视而不见甚至肆意排斥,都不是一种明智的理念。交流、共享、融合,才是共存共荣的根本出路。一个孤立民族的涓涓细流在历史的长河中是微不足道的,各民族团结互助汇成滔滔江河结伴前行,才能抛弃历史的包袱,超越现实的阻隔,奔向未来的大海。这是一条踏平了偏见、铺展着平等、输送着团结、叠加着文明的金光大道。在华夏这个温馨的大家庭里,我们每一个民族都将无一例外地享受到团结、和谐、富强、民主、文明的盛宴。

民族歧视、人类自残和毁灭家园的惨剧,正渐渐退向灰色而蒙昧的远方。我们企盼着没有民族歧视、没有民族隔阂、没有民族战争的时代,这一天的到来是文明的人类共同的梦想。

最后,我必须感谢李恩祥、左中一对本书的策划与修正,感谢国家民委文化宣传司对修订稿的审读,感谢范曾先生为本书题写了书名,感谢中央民族大学教授陈梧桐为本书作序,感谢田青、张若璞、王铁志、濮继红、唐亮、刘玉彬、戴冰等人对本书的斧正、评价与推介,感谢成爱军以埋没自我的情怀给我腾出了一片从容笔耕的家庭空间。我很幸运,我人生的每一段航程,都有同事、朋友和亲人提供的温馨港湾供我停靠与憩息。我很幸运,我生活在一个“和平与发展”成为世界主题、“和谐与发展”成为炎黄子孙共识的伟大时代。

天资平平的我深信,一个人即便是天使,也需要依托蓝天才能飞翔。                                          

                                                201187于泰山

 

(责任编辑阿  滢)

 


试开馆参观时间:10:00-15:00(周日、周一闭馆) 地址:上海市武康路113号 电话:33685656
CopyRight 2006-2011 巴金文学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