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热点文章

气韵生动扫尘俗

2012-01-16 15:00:24 作者:袁 滨 来源: 浏览次数:0


 

  在辉煌的艺术世界里,灿烂的书法以其富有魅力的线条和饱满的墨色,创造出淋漓生动的空间,给人以审美愉悦和享受。晋代大画家顾恺之认为,凡是艺术都要经历一个“迁想妙得”的过程,这实际就是说艺术的气韵境界来自于情感把握与技巧的融汇。书画艺术是相通的,书法就其本源说来,也需要气韵流贯,需要迁想妙得。但是,在当下嘈杂纷纭的俗世中,在浮躁投机的欲望功利驱使下,真正的艺术家都寂寞而孤独。正如文学家张炜先生所说:“在大喧嚣大热闹的时代,反而会有一些认真冷静的人。这些人潜在寂处,埋头做事,十年经营,最终或许成就起一份伟业。这样的人在任何时候都是少而又少的,但任何时候,又总是由他们展现了一个时代的气色。”其实,也正是有这样纯正无畏、特立独行的艺术家存在,一个民族的文化和传统才一脉相传,生生不息,并且继续传承着光荣与梦想。现实生活中,或许就在身边在眼前,这样默默探索和耕耘的艺术家正与你并肩而行,他们那种真实的朴素,那种无华的果实,那种一扫尘俗的境界和精神,让人油然而生一种相见恨晚的感喟。我们庆幸,在鲁中地区也有这样一个人,他就是周村书法家协会主席刘树林。

  刘树林低调沉潜,率直耿介,为书法艺术含辛茹苦,孜孜追求,厚积薄发。他长期在机关工作并担任领导职务,却不张扬跋扈,盛气凌人,而是随和大度,俯仰自如,其清廉简朴的形象,广有人缘和赞誉。书法艺术主要是临帖和观摩,临帖就是向传统学习,观摩则是开阔眼界。刘树林早在政府机关从事秘书工作的时候,就充分利用业余时间在办公室里挥洒笔墨,他充分利用废旧的报纸进行临摹,一摞摞散发墨香的报纸印满了他起步的汗水。他临帖喜欢揣摩,喜欢在字里行间发现前人的特点,总结出自己的心得。艺术需要灵性,刘树林对艺术有着敏锐的感悟,他经常在读帖研习之余走出书斋,到大自然和社会中吸取广泛的营养。以颜体入行,融楷书之长,刘树林的眼界和作品得到了升华。他虽然以颜体最为得心应手,但他的艺术实践并不囿于此,他博学众家之妙,姑且不说王右军以来的名家名帖,像欧阳询、赵孟頫、黄庭坚、蔡襄、米芾、沈周、徐渭,甚至民国的吴昌硕、于右任等等,都实行拿来主义,潜移默化为自己的文化积淀,在提顿转折之间,正侧方圆之内,一任线条尽情传达,恰如孙过庭《书谱序》所描绘的那样:“一画之间,受起伏于峰杪,一点之内,殊衄挫于豪芒。”

  刘树林的书法艺术,娴熟而不媚俗,创新而有所师,笔法遒劲而不拘谨,书法家的襟怀、气度、学养和技巧,都从笔墨间流淌出来。刘树林懂得书法真谛和奥妙,善于把临池之勤与读书之勤结合起来,注重“诗”外功夫,书法造诣深厚,墨韵丰腴,磅礴雄浑,有海纳百川之气势,气宇轩昂之风貌,纵横洒脱之魂魄,笔端风卷残云,笔意形神兼备,笔力氤氲大气,呈现一派卓然气象,尽显峥嵘风范。尤其刘树林的颜体书法,更是深得其神韵和精髓,线条起落动感十足,点画间架飘逸流畅,结体疏密灵活,布白错落有致,和谐生辉。从美学角度审视刘树林的书法艺术,端庄酣畅,阳刚饱满,意气雄杰,生机盎然,其法度之美,笔迹之美,已经达到了恢弘雄健、奇正相生的艺术境界。

  刘树林的书法艺术观照出了一种矩矱自然、古茂凝重的美学思想。那笔走龙蛇的力度感,棱角分明的层次感,秋水无尘的纯粹感,烘云托月的缥缈感,都被空灵、奔放的气息所熏染,让人陶醉,让人流连。清代文人刘熙载在《艺概》中说:“书能笔笔还其本分,不消闪避取巧,便是极诣。”欣赏刘树林的书法艺术,书体舒展而恣肆,形断而意连,刚劲清新,锋芒坚劲,珠圆玉润,充分体现了书法家的功力和气韵,是对“极诣”内涵的最佳解读。

  “春来诗思何所似,八节滩头上水船”。这是北宋黄庭坚的自况,实质也是中国书法精神的最高意境。刘树林十年磨一剑,其书法艺术妙趣横生,耐人寻味,出类拔萃。他的书法已经成为鲁中地区的艺术馆、博物馆、广场、牌坊、店铺、酒店、宾馆等公共场所的招牌,并先后出版了书法集、碑帖集等专著,入选山东省文联、山东省美协等举办的艺术展览,多次获得全国和省市书法比赛大奖,引起了书法界的好评和社会关注。如同所有卓有成就的艺术家一样,刘树林并不满足已经取得的成果,他背负着寄托和希望,一如既往地攀爬在通往光辉顶点的山路上。他的面前将是一个更加广阔的世界,他将用毛笔书写出瑰丽的人生。


试开馆参观时间:10:00-15:00(周日、周一闭馆) 地址:上海市武康路113号 电话:33685656
CopyRight 2006-2011 巴金文学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