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推荐图片文章
当前位置:点滴

留言与断想

2012-01-02 12:51:38 作者:李秀芳 来源: 浏览次数:0


巴金故居122日起试开放,每天参观的人很多,远远超出了我们开馆前的预期,124日起我开始负责参观者的留言,由此也看到了一些可感可记的情景,下班回来每每回想,心中总涌动着一股热流,让寒意四浸的斗室,凭空多了一份暖意,借着目下的鲜活劲,遂记之。

留言本的封面是巴老书的“读书笔记”四字,内页上端摘录的是巴老的名言名句,底端是巴老的大事年表。当时选这种笔记本作留言本是否有更深含意不得而知,我认为是没有的,因为这种笔记本印得比较多,随手取用,便宜很多。但是当124我邀请一位老先生为我们第一个留言时,老先生翻看着笔记本,然后放下,轻轻地说:“我不敢在上面留言。”虽然我解释只是希望老先生把对巴老或故居的真实感受写下来即可。老先生却一再说:“不敢,不敢。”未道出的真意应该是:不能班门弄斧。这也是当初选留言本时所未料到的。当我对一位向大门口走去的老先生说有什么感想可以给我们留言时,老先生在桌前停下了脚步,想了想坐下,拿起笔,凝神思考一会,放下笔,沉思一会又拿起笔,最后放下笔说:“还要好好想想。”那意味同前面那位老先生颇似:不能“造次”。由此也看出了巴老在他们心目中的位置。

\

参观者留言

 

打破这一空白的是一位中年的先生,他径直走到留言处,坐定后掏出手机,翻看了几下,然后埋头抄写着。我在旁边看着那样子,就像小学生在写作业。忽然先生抬起头问:“我写错了一个字,怎么办?”眼里满是求助的神情。我说那就轻轻划掉吧。这位先生的留言写了挺长时间,过后我看他的留言,字一笔一划渗透着认真,也许更有一份虔诚。

开馆后有几天是上海入冬以来最冷的几天,不仅气温低,且伴着阴雨,参观的人每天仍有二三百之众,中老年

\

参观者留言

 

居多。有一位老先生刚从美国回来,听说巴金故居开放了,赶紧过来看看,他的留言追忆了与巴老的一面之缘;有一位老先生留言后告诉我,这是他第二次来参观故居,他过去是《解放日报》的编辑,曾经采访过巴老,以后他会经常来故居参观。望望外面的阴雨,看看老人诚挚的面颜,那份对巴老的热爱已经了然。

留言的人相对于参观的人来说并不多,但每天总有几个情景会留在心里,感动不尽。有为参观故居而从医院偷跑出来的老先生,有从较远的地方换几次车赶过来参观的老奶奶,当他们用颤微微的手为我们留下几个字的感言时,我会忍不住站起来向他们鞠躬致意。

在留言者中一个普遍的情况是他们读过巴老的书。有很多人写完留言后告诉我,自己是读着巴老的书长大的。巴老曾经说过读者是评判作品好坏的最终裁判。不管巴老的作品曾经是高山还是大海,如今都已幻化成了无形的存在。

几天下来留言本也用去了一半多,留言的内容主要是表达对巴老的怀念,每每展读那些留言,总觉得那些怀念的文字背后,更是对巴老所处的那个时代和那代人的追念与怀想。记得王安忆在纪念巴老的文章中曾说过:“这是一个人,这是一个时代。”当那么多老人冒着寒冷,冒着阴雨来参观故居,用颤颤的手写下几个怀念的字,那意味应该不是这几个字那么简单吧。

在烽火四起的岁月中,是巴老这代人的书指引和激越着年轻人的心,让他们为民族国家抛洒自己的生命和热情;十年浩劫后,又是他们这代人,在荒芜的土地上,用自己的良知搭建起精神的绿洲。世纪之交的时候,知识界和思想界纷纷追念八十年代,现在又开始往前追溯到了更早时期。在当今这个急功与逐利的时代,人们越来越怀念往昔那个真纯的时代,那些曾给予自己精神引导的真纯的人。当从千秋大业的济世之责退守为独善其身的个人维护,流失的不仅是一种责任宽窄,更是社会良心的碎裂。几日的留言让我看到了,在浮躁世界之外,还有一些人为自己早年的精神之源进行着追索与探求,也让我觉得这个冬天有着丝丝暖意。(2011.12.14


试开馆参观时间:10:00-15:00(周日、周一闭馆) 地址:上海市武康路113号 电话:33685656
CopyRight 2006-2011 巴金文学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