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点滴

写给巴金—高莽

2011-12-26 10:42:12 作者:高莽 来源:《点滴》2011第5期 浏览次数:0


19770528

巴金同志:

前几天看到了您在《文汇报》上发表的文章《一封信》,感到非常亲切。从中不仅了解了您的更多的近况,而且还看到被迫搁笔多年、七十高龄的老人身上焕发出来的青春活力。这不是我个人的感受,而是许多人的想法。见过您的人和没有见过您的人、认识您的人和不认识您的人,都为您的“复活”而欢庆。我曾看到十几位同志聚集在一起朗读您这封信。他们听完之后,很自然地展开了谈话,真是,愤怒地揭批“四人帮”、由衷地庆贺从这几个刽子手手下得救的同志。

说来也很有趣,这些日子我听见一些跟您素不相识的人谈论您的近况的事。说您的头发都雪白了,眼睛看不清了,但头脑非常清晰,常常拿着手杖在街上散步。还说您在从事翻译工作,精通法文、英文和俄文。(我暗自思忖,过去为您做俄文翻译,岂不是大出洋相?!)我女儿看到了您的文章,吓了一跳,她还以为您早已是历史上的人物了,没有想到又会出现在今天。当我告诉她我见过您时,她让我描绘您的形象。我便翻找二十几年前随您在国外访问时为您画的速写像,但怎么也找不到了。无奈,便凭借记忆和今天的传说画了一幅。您根本想像不到这些情况,所以再给您画上一张,供一笑,哈哈!

赫尔岑的回忆录是从原文译的吗?这是一位复杂的人物,除了列宁的评价之外,马、恩关于他也讲了不少话。《处女地》何时能出版?请别忘记出版后赐赠一本。这是我们全家的要求。

我用五六年的时间在画一套《马克思恩格斯生活片断》的组画,已初步完成了四十幅,很小的小油画。向一些同志请教过,还有不少问题,有机会真想请您看看,听听您的宝贵意见。

祝老人家越活越年青!

高莽              

5.28 

您可听说,我们的《世界文学》又将出版了。又即

 “四人帮”一完蛋,您大概一定特忙,本来不想写信打搅您,可是想到一些往事,信手写来,一涂就是这么多。唉!

 

19910621

巴老,您好!

很久没有向您问候,不敢写信,怕打扰您的生活。从上海来的朋友们,有时讲到您的近况,从报上也能看到您的一些消息。知道您身体安好,令我们晚辈欣慰!

最近,朋友们为我印了一本速写集,印数很少,为了赠阅而不是出售。画册中刊出我过去为您画的一幅像(见19P),(其实不如选登您的其他速写像了),还有您所倡导创立的“中国现代文学馆”后院小景(见128P)以及您在赫尔岑画像上的题词(见戈宝权同志的前言,第4页)。

倘若您的精神允许,且有兴趣的话,希望您看一看,很想听听您的教诲。倘若没有兴趣,把画册丢开就是了!

最近北京忽冷忽热,估计上海也会是这样。望您多多保重!

您身边有小林等家人照顾,一切都会很好。

祝您

健康长寿!

晚 高莽   

1991.6.21


试开馆参观时间:10:00-15:00(周日、周一闭馆) 地址:上海市武康路113号 电话:33685656
CopyRight 2006-2011 巴金文学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