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热点文章
当前位置:点滴

收杨苡:我欠巴金两篇文章

2010-12-12 11:22:30 作者:李福莹 来源: 浏览次数:0


    今年91岁的杨苡因为翻译《呼啸山庄》等名著而为中国读者熟知,而她和巴金那段因信结缘长达70多年的友谊,更是为人们所称道。

虽然已91高龄,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杨苡却显示出了与她年龄完全不相符的超强记忆和清晰思路,在接近一个小时的采访中,杨苡一直显得兴致勃勃,而谈到巴金,她用一辈子的偶像这种追星族的词汇来形容自己的感觉。

 

一辈子的偶像

 

    杨苡第一次给巴金写信,是在1935年。当时,还叫杨静如的她正在天津读中学,巴金是她最为喜欢的作家,特别是巴金的小说《家》,她已经读了好多遍,觉慧的那句我是青年,我不是畸人,我不是愚人,我要给自己把幸福争过来。给了她莫大的启迪。她告诉记者:我的家和巴金描述的非常相像,我也希望自己能像觉慧那样,冲出那个被我称作金丝笼的家庭。

    杨苡说,那个时代的青年都有一种爱国的热情,在·一八事变以后,大家都希望能为国家做点什么,她也不例外。她觉得家庭对她的桎梏让她壮志未酬,外面的学生运动如火如荼,她却被死死地管在家里,特别是当哥哥杨宪益到英国读书以后,她更希望能够冲出家庭这个牢笼

    她把自己的烦恼写到信中,给巴金寄了过去,她认为,巴金能够理解她的孤独和苦闷。没过多久,她就收到了巴金的回信,巴金在信中称她为静如,落款是芾甘,让她感到一阵温暖。巴金在信中鼓励她,让她相信未来会美好,但并不支持她想要离家出走的想法,嘱咐她不要冲动地离开家。

    收到巴金的回信,让杨苡感到充满力量,她告诉记者,那时候巴金在中学生中的影响非常大,对他大家是绝对崇拜。就连母亲看到巴金给她的回信,也没有对他们之间的通信表示反对。

    让杨苡感到遗憾的是,她和巴金的一些信件在不同历史阶段因为不得已的原因而被毁掉或失踪了,对于她来说,这种损失难以估量。1987年,杨苡将巴金写于19391121985928间的60封信收进《雪泥集·巴金书简》一书中,由三联书店结集出版。

    时至今日,杨苡仍然表示,巴金是她的领路人,也正是在巴金的鼓励下,她也走上文学这条道路。

 

他就像我的大哥

 

  杨苡告诉记者,他第一次和巴金见面,是在1940年。不过,这次的会面并不如他们通信那样自然。我父亲很早就去世,哥哥又去了外国读书,而我一直在女校上学,很少接触到男性,因此不知道怎么和陌生男人打交道,而巴金也不擅说话。因此氛围有些沉闷。对于70年前的那次会面,杨苡仍然记忆犹新。她说,两人都感觉,见面非常窘,反而是后来继续在信中交流,感觉到无忧无虑。

    即便后来的接触多了起来,他们仍然延续着这种有些窘的会面方式。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有一次,杨苡到巴金上海的寓所,她对着巴金就社会上的一些问题发牢骚。已经九十高龄的巴金一声不出,突然走到楼上,拿下来一个他在四川买的瓷像,塞到杨苡的手上。那一刻,杨苡感到了一阵温暖。这么多年的交往中,巴金总是这样。或许是自己从小没有父亲的缘故,在我的心中,我一直把他当成我的兄长一样对待。

    杨苡说:那个时候作者与读者的关系,真的很单纯,现在的人恐怕已经很难理解了。不过,即便在当时,两人的这种兄妹般的情谊,也曾经被人们误解——有一段时间,外面有些风言风语,说两人恋爱。巴金对他的一个亲戚说,我和静如没有,她和三哥倒是有一段。巴金说的三哥是李尧林,开始通信不久,巴金把在天津的李尧林介绍给杨苡,两人时常通信和见面。

    “其实,我和李尧林之间的关系,也像兄妹一样,我们并没有谈过恋爱。杨苡这样告诉记者。

 

过去的并未过去

 

  巴金虽然已经离去5年,但杨苡似乎一直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她说,当年从巴金弟弟李济生那里得知巴金病重的时候,她心中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没有巴金我该怎么过

    杨苡最后一面见巴金是在1997年,那时候,巴金已经坐在轮椅上。他拉着我的手,他的手抖得很厉害,想说话却说不出来,只能含糊不清地反复重复着多谢两个字。

    在巴金这个大哥哥面前,杨苡一直有一种欠债感,她说,巴金每次见她总会鼓励她多写,而她有时候却因为疏懒而辜负了这位大哥的期望。

    杨苡告诉记者,得知巴金病重消息的时候,她曾经做了一个梦,梦见巴金突然从轮椅上坐起来了,对面有一片开满鲜花的山坡,已经去世的李尧林和陈蕴珍(萧珊)在山坡山鼓励巴金:快上来!

    杨苡说,因为觉得这个梦有些不祥之兆,所以她一直没有告诉任何人。而现在,她总觉得应该把这个梦写出来。我现在还剩下的事情就是欠巴金的两篇文章。杨苡表示,一篇是《梦巴金》,而另一篇则想写年轻时候的那种革命理想和青春激情,写巴金对她的鼓励和帮助,文章的名字她都已经想好了,就叫做《过去的并未过去》。

 

 


试开馆参观时间:10:00-15:00(周日、周一闭馆) 地址:上海市武康路113号 电话:33685656
CopyRight 2006-2011 巴金文学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