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点滴

曹 禺:致祝鸿生、李小林

2010-09-27 20:24:18 作者:admin 来源: 浏览次数:0

致祝鸿生[1]、李小林[2](五封)

 

 

 

830730

鸿生:

天气酷热,未能通询。《日出》改编电影剧本,上海电影厂邀我与万方二人担任,并正式来函,我已正式应允。十分承情,毋庸再提。

……

我与万方已应允上影邀约,改编《日出》电影剧本,似宜早为宣传,免生枝节,不知你以为然否?前次湖南(潇湘)电影厂约中央戏剧学院某人来商谈改编《日出》为电视连续剧,我当即拒绝,他们也从此作罢。此一枝节也。

爸爸的信虽短,我已珍藏起来。他的《随感》我们读了很感动!我暂不另处。他的健康是读者与朋友们最关心的了。请他不要为病好得慢着急,恢复到如此地步已是很快了。着急只有弄得烦闷,于健康不利。《随感》大家都想读,但能写便写,不然也闷。不过做得过多,八十岁的人了!也受不了。奇热难当,不可因写文章过力反引起他种病,这最不值得!千万听老友一点心意!所有爱他的朋友们都如此想。请他保重,又保重!玉茹和我再三问巴金好,你们夫妇好,端端好。

万方大约八月份到沪,她已信告。

 

家宝

八三、七、三十

 

 

831026

鸿生、小林:

收到你们的信很久,因为一则这几天整党与各民主党派一道开会,占了许多时间。二则李致领振兴川剧大团体在京汇报演出,场场都看了,还开会。写文章把时间占了一些。川剧振兴了,在京获得巨大成功。影响很大似乎全国都要振动起来。

爸爸身体大好转,你们陪他到杭州而且到绍兴玩了一次,看了鲁迅故居等等。我感到他的兴致高,身体比以前好得多,我和玉茹真是万分高兴。希望他又恢复从前的好体质。要写出些大作品,只是万不要太累了。究竟有点岁数,还是身体第一,多少朋友读者热望他健康起来,还是那句老话有了好身体才能写出好作品。我非常想念他,想见他,想和他谈谈。他的老朋友多,个个都是如此惦念他,热爱他。我觉得文章虽然千古,然而得到千千万万读者的热爱与崇敬,这确是最值得想念的。这才没有虚过一生。我敬重巴金,热爱他,不只因为相交久了,还是因他的人格与对人的热情使我不时想念他,要和他见见。其实,常怕他谈话多了累着。见人太多,太伤神。帕金森病我问了医生,据说是有针对性药物,完全可以治好的。如果身体允许他再进华东医院如你说的住一个月,我相信完全可以治得好。他开朗、坚强,这种病痛虽然熬人,但终能治好,使他能完成他的写作计划,那是再好没有的幸福。你们侍奉爸爸如此细心、劳累、费神,我很感动!我从心里敬重你们,这不只是骨肉的关系,更是发自衷心的热爱。为所有敬爱他的人代尽了心与力量。

《日出》电影剧本正在构思,大纲搞出来,就可以动笔。我与方子希望能如期交稿。不负重托。当然不会太好。只有留在大家讨论,继续修改。请告厂领导同志们!

我至早也在十一月中旬返沪,因为还有日本的杉村春子在十一月要来,为了她对《茶馆》大力帮助,《茶馆》才能在日本演出成功。我必须在京好好招待,欢迎她,感谢她。当然我要和方子同时搞《日出》影本,尽量少见人。

北京已冷起来,我倒想起芾甘的房子有否暖气。只听说客厅很讲究,但重要的还是保暖。问国煣好各位姐姐妹妹好。八姑,么孃好,端端好。

家宝

十月、廿六

 

831212

鸿生弟:

连接来信与小林函。我仍忙于各种不得不办的事,回复迟了。请谅解。

我把小林关于爸爸住院,不能来京开会及身体状况的信交与邓大姐,并说了爸爸感谢她的话。她极关怀爸爸的健康,嘱我到沪代她买鲜花赴医院慰问。

目前我刚开完人大常委又遇着招待外宾等事。但我仍在空时与方子着手《日出》电影剧本。时间不足,似将拖延时日(本年内不能交稿),是否能允许再晚些时候交稿。但也不会拖得太久。此事鸿生想必十分为难,我与方子都很着急,然剧本写不出,亦无可奈何。俟《日出》初稿完事,当来沪商议。

我从罗荪得知爸爸的健康逐渐恢复。我们全家都很高兴。务请你与小林为我向爸爸问好。久不见他,仿佛过了几年似的。十分想念他!

全家好。

 

家宝

八三、十二、十二

\

上图:1935年曹禺演出《财狂》时剧照,饰韩伯康。下图:赠送给巴金的此照背面的题材,照片上端为巴金晚年题词。

                    \

 

831223

小林、鸿生:

昨下午看了电影《寒夜》(仅仅是个“双片”,只有对话),我以为十分好。汪文宣演得深刻,潘虹称职,甚至于可以说相当好。母亲也好。整个气氛感动我,确实有重庆味道。汪文宣夫妻两次在咖啡座的场面都真实感人,恰如其分,此时潘虹也演得很动人了。

夫妇分别一场排得精彩。表演下了工夫。摄影确有《寒夜》小说的气氛。总之,整个工作都看出工夫。我不愿说得太好,因为怕宣传多了,反而使爸爸看了说“夸得过分”。总之,是一部拿得出去的好片子。

我、玉茹、方子,看了,(是罗丹邀去的。)他们都满意,方子哭了几次。

我与方子正在搞《日出》,但每天总有一两件事打扰我!

为我问爸爸好。想念他,想念你们!玉茹嘱问好。

 

家宝

83..12.23

 

840124

鸿生:

向你报告几件事:

 1、这些天可以说日夜赶《日出》电影稿本。我和万方用了相当大的心力写这个本子。除了吃睡和绝对必要办的事,全部精神放在这个写作上。

我们即将完成这个稿子,正由万方抄写。预料在春节前(即本月卅一日),把底稿交给你与文学部审阅。我想,如果能得到你们初部[]首肯,提去意见,我们可作初步修改,再打印。

万一你们文学部觉得大致不差,是否可以在春节中,即作特别处理,在假日内打印成本,以便及时征求党委与同行们的意见,再行修改,务期做到不致误了在本年内拍摄的任务。

2、我与玉茹正在设法购买本月卅一日的机票。购得,即电告你,请你派车接我们一下。

3、我们感谢你的好意为我们订下有暖气的旅舍,以便继续工作。如机票购不成,听说年前很挤。必早早再电告你到沪日期。

4、万方过了春节就来上海,我与玉茹争取在沪过节。但请不必告诉任何人。到处来回拜节、应酬,弄得住在旅馆也不得安心。我们感到有些疲乏,需要稍稍休息。

5、日后党委与同行们举行讨论如何修改,或提出什么要求,我希望先叫万方用心听记。我暂不参加,可以使朋友们畅所欲言。

6、很怪,写完了,舞美,我却想到导演、演员、制片人种种问题了。

这个稿本,似乎需要很称职的演员,(当然,导演更重要,舞美、制片都要紧。)尤其是演陈白露的演员,这个草本把她写得相当重。中国目前演技,使人总觉得不真实,不自然,很多造作。《日出》在舞台上演得较久,许多角色已经“脸谱化”,如顾八、胡四、乔治等都千篇一律。即潘月亭、李石清等,也演得十分浅薄没有个性。大家都不下心研其历史,环境,人的内心变化,台词、动作的意义。这个戏像是天天炒冷饭,一点新滋味,新鲜感,真正想吃一下的心情都没有了。鸿生,你是我的朋友,我才胡说一泡。这些话都不一定是对的。

老爸爸说:“什么时候家宝来?”很感动我!我好伤感。听了,几乎他的声音就在耳边,不断地叫我。我真想立刻到上海看他。希望他已经回到家里养病了。

多少事麻烦你。我不说谢了。

全家好!

小林与端端好!

家宝

一九八四、廿四



[1]祝鸿生(19451996),浙江绍兴人,巴金的女婿,时为上海电影制品厂文学编辑。

[2]李小林(1945—),重庆出生,巴金的女儿,时为《收获》杂志的编辑。


试开馆参观时间:10:00-15:00(周日、周一闭馆) 地址:上海市武康路113号 电话:33685656
CopyRight 2006-2011 巴金文学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