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陈跃军:书香满怀气自高

2010-09-26 20:52:05 作者:admin 来源: 浏览次数:0

书香满怀气自高

——我读《秋缘斋书事三编》

 

                                     □ 西藏  陈跃军

 

阿滢兄的大著《秋缘斋书事三编》(中国文化教育出版社,二〇一〇年四月版,以下简称《三编》)从山东新泰长途跋涉抵达高原书屋的那天正好是四月二十三日——“世界读书日”。第七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结果表明,中国人均读书时间每天不到十五分钟,超三成国民对读书状况不满意,六成国民盼开展全民读书活动。面对着这组令人忧心忡忡的数字,我打开《三编》,开始阅读阿滢兄的诗书人生。

《三编》是高原书屋继《寻找精神家园》《秋缘斋书事》《秋缘斋书事续编》后收藏阿滢兄的第四本著作,记录了《秋缘斋书事》网络版告别书友后二〇〇七年的书事。那是因给湖南诗人吴昕孺诗集《两个人的书》写评论《把爱写进书里》,而认识阿滢兄的第二个年头。在此之前,我也买书、读书、藏书、写书、和朋友换书,但严格意义上我不能算一个书人,也许现在都不是,因为我与书之间的关系始终处于“碎片”状态,买书是心血来潮、读书零零散散、藏书杂乱无序、写书随心所欲、换书你来我往。书缘让我认识了阿滢兄,后来又认识了董宁文、姜晓铭、于晓明、葛筱强等朋友,在读朋友们的书事中,我也沾上了一些书香,一时竟然也有了写书事的冲动,但终究没有写成,依然是在日记里记录一些与书有关的事。读完《三编》,体味阿滢兄在秋缘斋中享受书香的一年,我自惭形秽。阿滢兄一天有那么多的时间与书融为一起,而自己一本《道德情操论》读了三个月,《昌耀诗文总集》读了两个月才读了一半,除了儿子好不容易到西藏想多抽时间陪儿子享受一些天伦之乐外,更多的还是懒惰和放纵自己的缘故。

《三编》虽然记录的是阿滢兄的书事,但更重要的是记录了一群爱书如命、如痴如醉的书人与书相伴的幸福生活。对于这个“读书无用论”充斥世界、浮躁、金钱权力娱乐至上的时代,他们是另类,但他们是民族的希望,因为不读书的民族是没有希望可言的。我曾经问一位领导知道路遥吗,他摇摇头,再问他王跃文是谁,他还是摇头,他笑着说那是你们读书人的事,现在讲话有秘书写,我想着怎样可以提拔快一些使自己有更大的发展、有麻将打、有酒喝、去唱唱歌、洗洗脚、按摩按摩就行了。我哑然。人一生要做很多的事,做好一件事也不难,难得能一辈子都是在为做好一件事。阿滢兄天天为书忙碌着,也享受着书带来的情趣,这是一种幸福。

书是人类智慧的结晶。书在流通的过程中让书人之间相互产生了关系,发生了许许多多的事,《三编》记录的就是这些与书有关但不仅限于与书有关的事,这就是它的故事性、时效性、知识性、趣味性。故事性体现在他与全国各地书友围绕书所发生的一些真实的故事,见证了朋友们爱书的痴情和相互之间的友情,书友们知道阿滢兄在收藏张炜的著作,千方百计帮助他淘书就是一个很温馨的例子;时效性是以时间为主线,用日记、书信的形式原汁原味地记录每天的书事和书以外的事,也可以说是一部局部的书史;知识性体现在围绕书的出版、收藏、流通的来龙去脉及书中人物历史真实状况等,而且图文并茂,有很多珍贵的书影,一定程度上说,这些书事是关于书的资料卡片。不怕大家笑话,我以前一直不知道什么是“毛边本”,在阿滢兄的书事中我才弄明白这个问题;趣味性体现在写作手法上,也体现在内容上,阿滢兄没有简单地记流水账,而是围绕书的著者、收藏者、题签者或书的内容展开,引人入胜。在素材和内容上更是丰富,有亲情、爱情、友情的真实记录,也有针砭时弊的批评意见,甚至有关于梦的记录,让这本书事情趣横生。

我一直认为做人比做事更重要。从《三编》记录的事来看。阿滢兄是一个大写的人。首先他是一个有着极强家庭责任感的家庭守护者,他是一个孝子,母亲重病期间他无微不至的照顾足以证明这一点,看着那些点点滴滴真情记录,我好几次想哭,有这样一个好儿子对于母亲来说是幸福和满足的,虽然母亲根本不求回报;他也是一个好丈夫,结婚纪念日那天,当他准备回家和妻子庆祝的时候,看着默默包饺子的老妻,他心怀感激,幸福不就是怀着一颗平常心品味拥有的满足感吗?他更是一个好父亲,对子女的上学、就业操尽了心;他是一个有社会正义感的作家,他不是“一心只读圣贤书,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书呆子”,对于华源煤矿事故的发生,他敢于揭露事实;对于王朔的“疯狂”,他勇于抨击;对于济南城市排水系统建设的滞后,他直言无讳;对于官场上的可笑、可悲、可叹的事,他大胆揭露;他编《泰山书院》呼唤人们读好书、好读书。第三,他是一个热心帮助别人的人,帮作者联系编者、帮编者联系作者,帮书友联系书友,帮朋友们发稿、编稿、校对。对我个人来说,在《三编》记录的二〇〇七年里,他在《泰山周刊》上发表了我好几篇作品,中央电视台《电视诗歌散文》播出我的作品,阿滢兄在博客上大力宣传。第四,他是一个积极的社会活动家,他是九三学社社员,是政协常委,还是法院陪审员,他除参政议政外,积极举办各类诗会、他积极宣传新泰经济社会建设成就和各条战线上涌现出来的先进人物;他是一个有思想的行者。他说,对于一个作家来说,井底之外的生活就是浪费生命,人无法延长自己的生命的长度,但生命的宽度和厚度需要自己努力去扩展。他还说知识分子需要流浪,即使躯体受到羁绊,灵魂也要流浪。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三编》记录了他“破万卷书”,也记录了他“行万里路”,他用心抚摸过祖国的大好河山,所以大自然在他的笔下自由地呼吸着、美丽着。

《三编》还是一面镜子。它让我发现了自己的懒惰、俗气和懦弱。当看到书事中引用我发的短信的时候我觉得脸在发烧。我在这里必须声明,那条祝福短信不是我原创,我只是把这条觉得能表达心意的祝福转发给远方的朋友。我狠下心来决定,要么不给朋友发信息,要发就发原创的。

当然,《三编》也不是完美无缺,书中还有个别的错别字和漏字。瑕不掩瑜,正因为这些不足,见证阿滢兄和秋缘斋里汗牛充栋书的真实。

人活着需要一种境界,需要不断的修炼心为。我想阿滢兄修炼自己的方式就是与书如胶似漆。是书使他如此高尚、如此热情、如此纯粹、如此奉献、如此大度,他满怀书香又怎能气不高呢?朋友们,请歇一会吧,闻闻书香,开始我们的修炼课吧,让我们的生活充满爱、诗意、智慧和阳光。

 

 


试开馆参观时间:10:00-15:00(周日、周一闭馆) 地址:上海市武康路113号 电话:33685656
CopyRight 2006-2011 巴金文学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