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郭伟:一位苦苦跋涉的川上纤夫

2010-07-20 10:12:20 作者:admin 来源: 浏览次数:0

一位苦苦跋涉的川上纤夫

                                                                             

 

《论语》载:“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川上”是指山东省新泰市放城镇洙水洙水下游名胜“小三峡”以西为春秋古道,相传为孔子“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行迹处。放城始建于春秋,历史悠久,文化积淀深厚。系孔子弟子林放故里而得名。亦是明代著名的政治家、军事家,官至太师兵、刑两部尚书的萧大亨故里。在这个古老的乡镇生活着一位孜孜不倦的文史学者——郗笃惠。

郗笃惠是地方名人,之所以有名,不仅仅是因他从事文史研究所取得的成绩,更引人瞩目的是因了三次婚史,在小城引起轰动。作家萧乾一生经历四次婚姻,最后与小他二十几岁的文洁若结合,被传为文坛佳话。而郗笃惠在左得要命的时代不合时宜地发生婚变,自然成为人们指责的对象。上世纪六十年代,小城曾发生一个“秘书告状”的故事。一位中央首长途径县城,县委高规格招待,造成了一些负面影响,郗笃惠给中央写信如实反映情况,中央把信转到省委,省委转到地委,当县委领导在会上传达地委的批评后,想追查信是谁写的,这时作为县委秘书的他正在列席会议,他当时就说,信是他写的。一言既出,众人皆惊。后来,他从县委机关下放到老家放城镇工作。从此,这位外表看似柔弱,而却是铮铮铁骨,敢爱敢恨,敢作敢为的汉子走上了一条坎坷不平的道路。

回到乡镇的郗笃惠并没有消沉,在他看来只要能有个地方读书写作足矣。郗笃惠家庭负担重,生活清苦,但他会苦中作乐,从浩瀚的史料中寻找别人所体会不到的乐趣,从党史、文史资料征集工作中找到了一种精神寄托。足迹踏遍了放城的每一个角落,走访革命家庭,整理记录先烈的革命事迹。探访考察历史遗迹,挖掘整理文化史料,勤于著述,先后出版了《历史不会忘记》《旌旗猎猎》等书。二〇〇五年,郗笃惠在放城一座高山的悬崖峭壁上,发现了一处元代摩崖石刻。据专家考证,这是山东省目前发现的惟一一处大型元代佛教造像群,对研究元代文化历史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中央及地方电视台到放城采访,总要郗笃惠作为地方学者介绍这一名胜。

郗笃惠的字体别具一格,字体上方左飘,自成一体。我的另一位朋友云南的马旷源教授的字与郗笃惠正好相反,上方右飘,如果把他们二人的书信放在一起欣赏,更是别有一番风味。郗笃惠外柔内刚,马旷源内外皆刚,两人都是特立独行之人。

郗笃惠的谦恭也是有名的,每次相见,他都毕恭毕敬地以师相称,作为晚辈,每每被他叫的不自在,多次给他纠正,但第二次见面却依然如故。狂妄自大者有两种人,一是身怀绝技,有真本事,另一种则是为了掩饰自己的浅薄。而谦恭者则多是有学识、有水平、有修养之人。

己丑新年刚过三日,传来郗笃惠病逝的噩耗,不禁愕然,本想节后向他约稿,没想到他却走了,走的那么匆忙,连个招呼也没打。此前,他每次进城买药都到我办公室小坐,有时送来新作,有时过来闲聊。问及他的身体,只说是腿痛,并无大碍。最后一次见他时,他还说把自己的文史文章整理了一部书稿,准备出版。不成想那次相见,竟成诀别。

郗笃惠一生婚姻坎坷,仕途多舛,但他过得很快乐,因为他实现了自己的愿望,按自己的想法活出了一个真实的自己。

“逝者如斯夫”!时光像流水,不知不觉间就会消失的无影无踪,郗笃惠的七十八道年轮在历史长河中也只是短暂的一瞬,但他的文史之作却会延长他生命的长度。

 

                               〇〇九年一月三十日于秋缘斋

 

《论语》载:“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川上”是指山东省新泰市放城镇洙水洙水下游名胜“小三峡”以西为春秋古道,相传为孔子“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行迹处。放城始建于春秋,历史悠久,文化积淀深厚。系孔子弟子林放故里而得名。亦是明代著名的政治家、军事家,官至太师兵、刑两部尚书的萧大亨故里。在这个古老的乡镇生活着一位孜孜不倦的文史学者——郗笃惠。

郗笃惠是地方名人,之所以有名,不仅仅是因他从事文史研究所取得的成绩,更引人瞩目的是因了三次婚史,在小城引起轰动。作家萧乾一生经历四次婚姻,最后与小他二十几岁的文洁若结合,被传为文坛佳话。而郗笃惠在左得要命的时代不合时宜地发生婚变,自然成为人们指责的对象。上世纪六十年代,小城曾发生一个“秘书告状”的故事。一位中央首长途径县城,县委高规格招待,造成了一些负面影响,郗笃惠给中央写信如实反映情况,中央把信转到省委,省委转到地委,当县委领导在会上传达地委的批评后,想追查信是谁写的,这时作为县委秘书的他正在列席会议,他当时就说,信是他写的。一言既出,众人皆惊。后来,他从县委机关下放到老家放城镇工作。从此,这位外表看似柔弱,而却是铮铮铁骨,敢爱敢恨,敢作敢为的汉子走上了一条坎坷不平的道路。

回到乡镇的郗笃惠并没有消沉,在他看来只要能有个地方读书写作足矣。郗笃惠家庭负担重,生活清苦,但他会苦中作乐,从浩瀚的史料中寻找别人所体会不到的乐趣,从党史、文史资料征集工作中找到了一种精神寄托。足迹踏遍了放城的每一个角落,走访革命家庭,整理记录先烈的革命事迹。探访考察历史遗迹,挖掘整理文化史料,勤于著述,先后出版了《历史不会忘记》《旌旗猎猎》等书。二〇〇五年,郗笃惠在放城一座高山的悬崖峭壁上,发现了一处元代摩崖石刻。据专家考证,这是山东省目前发现的惟一一处大型元代佛教造像群,对研究元代文化历史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中央及地方电视台到放城采访,总要郗笃惠作为地方学者介绍这一名胜。

郗笃惠的字体别具一格,字体上方左飘,自成一体。我的另一位朋友云南的马旷源教授的字与郗笃惠正好相反,上方右飘,如果把他们二人的书信放在一起欣赏,更是别有一番风味。郗笃惠外柔内刚,马旷源内外皆刚,两人都是特立独行之人。

郗笃惠的谦恭也是有名的,每次相见,他都毕恭毕敬地以师相称,作为晚辈,每每被他叫的不自在,多次给他纠正,但第二次见面却依然如故。狂妄自大者有两种人,一是身怀绝技,有真本事,另一种则是为了掩饰自己的浅薄。而谦恭者则多是有学识、有水平、有修养之人。

己丑新年刚过三日,传来郗笃惠病逝的噩耗,不禁愕然,本想节后向他约稿,没想到他却走了,走的那么匆忙,连个招呼也没打。此前,他每次进城买药都到我办公室小坐,有时送来新作,有时过来闲聊。问及他的身体,只说是腿痛,并无大碍。最后一次见他时,他还说把自己的文史文章整理了一部书稿,准备出版。不成想那次相见,竟成诀别。

郗笃惠一生婚姻坎坷,仕途多舛,但他过得很快乐,因为他实现了自己的愿望,按自己的想法活出了一个真实的自己。

“逝者如斯夫”!时光像流水,不知不觉间就会消失的无影无踪,郗笃惠的七十八道年轮在历史长河中也只是短暂的一瞬,但他的文史之作却会延长他生命的长度。

 

                               〇〇九年一月三十日于秋缘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