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石 灵:琼岛随笔

2010-07-20 09:52:49 作者:admin 来源: 浏览次数:0

琼岛随笔

 

听取蛙声一片

 

  每天黄昏,我总是不自觉地走到水塘的旁边,找一块木板坐下来,看着太阳缓缓地落下去。这个时候,天空的色彩饱满且充满神秘,那一道道散发着红晕的光线,就像是从天庭飘洒下来的七彩绸缎,上面点缀着吉祥的云朵,山上的树倒映在水塘里。在这些黄昏,我所看到的景象浑然一体,俨然是大自然赐予我的一幅精致的油画。

  我的心绪被这种神秘渲染着,在这静谧的黄昏里,我似乎走到童话里去了。

  总喜欢这样坐着,总喜欢一个人这样坐着想一些简单的事情。天空渐渐暗下来了,在黑白衔接处,一种美妙的声音隐隐传来,那是在北方只有夏天才会有的青蛙的叫声呀,我这才猛然感到这里的每一天似乎都有青蛙在叫。

  现在的北方该是飘着雪花的腊月了吧,我的思念能否温暖那里的寒冷。这个季节,我在北方的时候,总喜欢一个人在雪夜里行走,不知有多少次,用我孤独的脚步丈量过那座城市。没有知音的时候,就把雪花当成自己的恋人,让她亲近我,包围我,让她消融在我的心胸。如今在海南再也见不到雪花了,此刻,青蛙的叫声想告诉我些什么呢。

  此起彼伏的蛙声,仿佛是黄昏组曲的一个和谐的乐章。青蛙们在属于它的领地快乐地生活着。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认真地听青蛙们歌唱,我们身边的生活,有多少动人的细节被忽略了。

  当我用忧郁的眼光望着远方的天空,遐想一些遥远的事情,多少次都被蛙声打断,当时我还埋怨这些青蛙们真是不懂我的孤独,叫醒了我遐想里的那些美好事情,如果它们能有片刻的沉默,我会把那些美好的事情想的更远。

  时间久了,也就没有那么多事情让我遐想,倒是对身边的蛙声有了一种亲近。真的要感谢这蛙声,一天一天陪我度过了多少寂寞的时光,在这空旷的山林中,音乐也没有这么美妙的。

  我在记忆里极力搜寻在北方的夏天关于蛙声的印象,总是一些模糊的片段,而那次和一位朋友在夏日的黄昏一起听蛙声的情景又是那样短暂,也就十几分钟的时间。但是现在想来,我也有一种很幸福的感觉,因为毕竟有一个我喜欢的人和我在夏日的黄昏一起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尽管在一生中只有那一个黄昏。

  而现在,我只能一个人在这山的深处,独自听着青蛙的歌唱。一天又一天,这些重复的歌曲我并没有觉得单调,生活就是这样,在重复中总有新的开始。

 

皇帝的庄园

 

  写下这个题目就觉得可笑,自个儿真把自个儿当成皇帝了。现在人们都把公仆挂在在嘴边,连主人这个字眼都没有勇气提的。而我是什么,我与公仆是不沾边的,我是自个儿的皇帝。

  我选定的这个庄园是占尽了风水的。庄园的北面有一条河流,一年四季有绿水潺潺流过。庄园的南面是绿油油的稻田。每一次来到这里,我都会想起罗大佑的那首歌:阳光下,蜻蜓飞过来,一片片绿油油的稻田……我真的是很喜欢老罗的歌,他的音乐总能勾起心中的某种渴望。庄园的周围没有村庄,是一片一片的树林,再远处是山脉和河流。在河流的岸边,我们种植了近一万株马占树,庄园的中间地带有七个水塘,就像七颗珍珠镶嵌其中,这里有很多鸟儿,有白鸥,有毛鸡,有嘹鸽,还有很多我不知名的鸟儿,它们在这里翱翔,在这里嬉戏,在这里歌唱。

  其实,我把它叫做皇帝的庄园是有原由的。这个庄园的主要植物是荔枝,所以当地人叫荔枝园,而这个荔枝园种植的都是一种叫做妃子笑的荔枝品种。一说到妃子笑,自然让人想到杜牧的那句诗: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这个庄园有四百多亩地,荔枝有两千多棵,空闲的地带我们种植了海南黄花梨。我是在过完了二○○八年春节才搬到这里来的,之前一直住在琼中的橡胶园。我的一位好朋友曾有趣地和我开玩笑说,你真有福气,有两千多个妃子陪你呢。当时我只是傻笑,嘿嘿,嘿嘿。

  我曾用去很多时间思量荷尔德林的诗意栖居,诗人所给出我们的指引方向究竟朝向哪里,一直以来我也没有想出个究竟。现在,每天早晨醒来,我就在荔枝园里转悠,用我那双写诗的手抚摸了每一棵荔枝树,白天干工,晚上写作,其乐融融。有一天晚上,我在喝酒的时候对朋友说,今天好开心,我临幸了所有妃子,我在醉意朦胧中睡去,因为我真的有点累了。

  我们喝茶的地方建在了几棵很大的荔枝树下,无论白天什么时候,阳光都照射不到下面,绿荫下的凉爽是多么的惬意。桌面是用大理石砌成的,凳子是用野生枇杷锯的圆木,在旁边还放置了一张小竹床,可以随时躺在上面休息。那天午后,整个园里就我一个人,我躺在竹床上,有微风轻轻刮过,我真正感受到了什么叫落英缤纷。那些荔枝的花儿随着微风轻轻飘落下来,落在我的身上,落在我的脸上,落在我的脖子上,落在我的嘴唇上,甜甜的。我真的被荔枝的花儿覆盖了,也许她们觉得我太过寂寞了,而把多情的花朵撒在我的身边,此刻,我的梦里都有了一种芬芳的味道。

  给朋友的信息,有好多我都是坐在荔枝树下发的,我想把这里的芬芳带给朋友们,我不知道我的朋友懂不懂我的心思。

  有时候也觉得这些妃子们真难戏弄,我是一个连自己都伺候不了的人,怎么能照顾好她们呢。这种时候就在想,一个好皇帝是应该有一个好皇后的,我需要,那些妃子们也需要。

  有很多新的蓝图正在酝酿,今年的荔枝收获之后,在这个庄园里将有新的别墅、游泳池和钓鱼台开工,我们会用自己的力量慢慢把它建造好,一天,二天,一年,二年。因为这里将成为我们诗意的家园,我们将在这里自由、健康、快乐地生活。

  早晨的阳光温暖地照耀着这片充满希望的土地,我用诗人特有的激情说——我爱你,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所有妃子都笑了。

 

 

  在大陆的时候就有喝下午茶的习惯,来到海南,大街小巷都是喝茶的人群。这里的人大都喜欢喝铁观音的,不像北方,喝的茶的品种很多,我在家乡的时候就喜欢喝龙井。

  朋友来的时候给我带来了明前龙井。朋友是扬州人,扬州自古就是个出美女的地方,我想,这或多或少是因了瘦西湖的原因吧。这个氤氲着细节的礼物,着实让我好一阵感动。

  我是一个好客的人,我把朋友给我带来的茶分别送给了三个人,到最后竟没有了自己的,但我的心里还是很开心,因为我把快乐分成了好多份。我把第一份茶送给了一个广东人,第二份茶送给了一个福建人,第三份给了一个河北人,这些人都是我生活中的朋友。

  在没有给他们茶的时候,我说,朋友给我带来的明前龙井,之前我也喝过的,此茶极香,是龙井上品。河北的朋友说:什么好茶,还不就是一个包装,这种茶在杭州遍地都是。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听了很伤心,他真的不懂朋友这两个汉字是怎么写的。尽管他这样说,我还是给了他一份,他接过茶去连声说:好,好。

  到了晚上,海南的一个朋友来我的庄园玩,他在我庄园的旁边养鱼,没事了晚上就来我这里喝茶。我和他说,有好茶一起品。这时我才想起,茶都送人了,于是我便招呼福建的朋友,他在我的庄园里干工,是一个很好的老大哥。他平时有点木讷,但对我的关心却极细致。经常在吃饭前到我的房间看看,只有一句话,还没煮饭。他知道我有吃鸡蛋的习惯,看到我的厨房里没有了鸡蛋,也不说话,就去给我拿鸡蛋来,对我说,还是自己养的鸡下的蛋好吃。我们经常在一起喝酒喝茶,久了就成了朋友了。

  他把我刚送他的茶拿来,泡上。这时广东的那个朋友冲完凉也过来了,他是管理荔枝的技术员,边喝茶边说,是不是拆的我那一包呀。我刚送了他茶,就是拆的他那一包又有什么呢。

  我送出去三份茶,却有了三个不同的味道,于是我开始品茶之外的东西。

  我读过太多关于茶文化的文章,那都是些茶,好茶;坐,上座的文字,我就在想,写那些文章的人定是在书斋里写的。

  朋友们散去之后,我一个人在荔枝树下喝着已经没有了味道的茶,月光的颜色已经比茶的颜色浓了,我突然感觉这个世界好荒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