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推荐图片文章
当前位置:资料馆文献资料

冯世栋: 回忆和巴金先生的三次通信

2010-07-19 14:43:36 作者:admin 来源: 浏览次数:0

作者:冯世栋 

文章来源:http://www.minmengsh.gov.cn/shmx/20070607023.asp

 

    还是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当时巴金先生在上海文化生活社工作。我当时还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文学爱好者,因为在体育运动中受了伤,在上海家中养病,许多关爱我的亲友就都来送书给我看,帮我度过痛苦孤独的病榻生活。这些书中也有巴金先生的著作。记得我看巴金先生的第一本著作是《憩园》。因为受年龄和人生经历的局限,以及爱看翻译小说的文字语言习惯,对社会意识形态难以理解,对巴金先生作品中的有些文字使用提出了一些意见,并给他写信阐述了自己的想法。

    巴金先生在收到我的信后,不仅不把我当作一个不知深浅的小少年,而仍然认真地给我复信,阐述了《憩园》的写作时代背景和习惯的语言文字运用,使我既感动又深受教益。当时我将先生给我的信拿给亲朋好友们看,大家都对巴金先生的拳拳之心和高尚人品十分尊敬,希望我能和巴金先生保持联系,以得到他的教益。当时我前后给巴金先生写过三次信,并寄去我初学写作的几个短篇和散文诗请他指导。巴金先生是一个非常热心和关爱青年的人,他不仅为我指出了文字的不足,为我作了一些修改,还鼓励我多看别人的著作,提高写作水平。在他给我的最后一封信中,又给我介绍了当时在人民文学社的靳以先生,我在先生的鼓励下给靳以先生寄了一篇短文,没想到靳以先生也和巴金先生一样,不久就给我写了回信,指出了我在写作中应该注意的地方,也给了我这个热爱文学的小少年极大的关怀和鼓励。光阴荏苒,转眼半个多世纪过去了,在过去的漫长岁月里,我们都经历了许多曲折和坎坷。我这个当时的小少年也已到了古稀之年,但是他们的这种高尚人格永远深深地留在我的心里。

    在学习、讨论中,民盟作家、艺术家纷纷联系自己的工作实际,畅谈创作设想,为进一步繁荣上海文艺建言献策。上海文艺理论界的老前辈钱谷融已届88高龄,是代表团中最年长的。他参加了1979年以来的每次作代会,可算是近30年来文学繁荣与发展的见证者。耄耋之年的钱谷融桃李满天下,仅七次作代会上海代表团中,就有10来位是他的学生。“当今时代,文学创作环境融洽和谐,文学作品百花齐放,文艺工作者生逢盛世,应当奉献出传世力作。”但他也有一些担忧,“市场化对文学的冲击很大,而文学是不能一味去迎合市场的。”他以“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告诫青年作家、艺术家,希望作品讲真诚,去浮躁。代表杨燕迪就文艺创新畅谈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文艺创新与科技创新不一样,文艺创新取决于艺术家的积累和个性特点的发挥,因此在有宽松、宽泛的创作氛围下,要踏准时代前进的鼓点,回应时代风云的激荡,领会时代精神的本质,这样创作出来的作品才会有巨大的感召力。上海越剧院的名家钱惠丽是第二次参加文代会,“我渴望来参会,这次我非常关心文化领域的新信息、新政策,非常想听。”钱惠丽说,今年正好是越剧诞辰百年,演出非常多,周期短而紧凑。但她非常珍惜这次来参会的机会。文艺界盟员茅善玉、关栋天等在繁忙的演出任务中抽身来参加两代会,也期待能和同行、前辈有更多的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