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推荐图片文章
当前位置:资料馆文献资料

金爱新:巴金与胡耀邦

2010-07-19 14:42:41 作者:admin 来源: 浏览次数:0

作者:金爱新

文章来源:http://www.xzqdjw.gov.cn/xzqdjw/News_View.asp?NewsID=2482

 

 

    八十年代初,记者曾经拍下一张胡耀邦与巴金在中南海促膝谈心的照片。是什么因素使这两位慈祥老人在一起如此亲切地交谈呢?我努力搜寻知情者们的回忆——

 

    关心保护文艺家

    照片中的这次会面是在一九八一年十月十三日。时年七十七岁的巴金老人刚刚从法国参加了国际笔会回国。刚当选为中共中央主席不久的胡耀邦在中南海勤政殿会见并宴请了巴老。在座的尚有张光年、朱子奇、周巍峙、贺敬之等人。作家吴泰昌所著《我亲历的巴金往事》中披露,巴老说:那一次他出国回来,刚到北京,耀邦同志就特地把他请到中南海,无拘无束地谈了一个多小时,涉及到话题很多,交谈得也很畅爽。巴老向耀邦同志直率地谈了自己对当时文艺界大家关心、敏感的一些问题的看法。

    据另一位作家介绍:这次会面一开始,历来关怀爱护文艺家的胡耀邦就表示了应当结束当时对某一作品的批判的意思,并希望在文学界德高望重的巴老能给中青年作家以正确的引导。巴金认为这几年的文艺,尤其是小说,已经超过了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文艺,在国内外产生积极的影响。认为对中青年作家,应该关心他们。他们热爱祖国,对人民有深厚的感情,又有写作才华,他们是中国新文学的希望。有缺点是难免的,也可以批评,但是要吸取以前极左的、打棍子的教训。总之,要相信他们。他说:“文艺家受了多年的磨难,应该多鼓励,少批评。特别是对那些有才能、多产的中青年作家……”

    在场的一位摄影记者在回忆中感叹道:“按过去多年来的习惯,不管你是多么有名的文艺家,在倾听高级领导人说话的时候,你只能唯唯诺诺,而不敢表达自己的观点,巴金却胸怀坦荡地为文艺家大声呼吁。”

    这些记述表明:说真话,不仅是巴老根据“文革”惨痛历史教训对全社会发出的呼吁,更是他自己身体力行的实践和准则;同时也可见出,胡耀邦并不希望别人对自己唯唯诺诺,而是一位善于听取各种意见的领导。

    另一件保护文艺家的事情是在一九七九年,当时上海的一位中青年剧作家的话剧上演引起争议。巴老除了在《随想录》里再三撰文支持外,在当年召开的第四次全国文代会期间,又直接向胡耀邦谈到过这台当时仅在内部演出的话剧。巴老说应该公开演出,让它演下去。

 

    巴老致信胡耀邦

 

    巴老是一位具有独立精神的自由作家,他从来不拿国家工资而靠稿酬为生,就是一个例证。所以即使有事情,巴老一般并不求助于领导。我所找到的巴金给胡耀邦写信有两次:

    一是为老作家沈从文反映住房情况。一九七九年四月,巴金率中国作家代表团访问法国。回到北京后的一天晚上,应酬活动后近八时,巴金突然问起同行的吴泰昌,沈从文新近搬的家离这里远不远?在登门造访不遇回饭店的路上,巴老说沈家的住房条件太需要改善了。据吴泰昌回忆,从此巴老常谈起沈从文住房问题,并且通过谈话和写信向一些领导反映,直到巴老直接向胡耀邦交谈和写信,沈从文的住房问题终于在一九八六年得到妥善解决。据一九八六年六月十四日《文艺报》记者报道:“最近,在中央领导同志的亲自关怀过问下,著名老作家沈从文的生活待遇问题得以妥善解决。不久前,胡耀邦同志曾向中国社会科学院有关方面了解沈老的生活和工作情况,随后,中组部即下达了文件。文件规定:沈老的住房、医疗和工资按中央副部长级待遇解决。就这样,这对老夫妇终于在晚年搬进了一套五间的新居。”

    二是为现代文学馆呼喊。有感于“文革”中许多作家珍贵的书籍、文稿、手迹都遗失了,一九七九年巴老在陆续发表于香港《大公报》上的《随想录》的一篇文章中首次提出修建文学馆,此后巴老又上书各级领导为此呼吁。经过胡耀邦关心和批准,现代文学馆终于修建起来了。巴老后来回忆说胡耀邦在宴请他时,也主动提到文学馆要成立基金会的事,并说这件事要着手办理,在国内外作家和其他各界人士中广泛募集文学馆基金。今天现代文学馆新馆已经在北京向全世界开放了,来此参观的人们都会想起巴老为创建文学馆奔走呼喊,捐款捐稿;也不会忘记在那百废待兴的时代里日理万机的胡耀邦对祖国文化事业的关切。

 

    胡耀邦两次在会上谈到巴老

    一九八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在会见全国故事片创作会议代表时说:“文学是语言的艺术。言而无文,肯定是没有多少生命力的。大家看中国近代的大文豪,鲁迅、郭沫若、茅盾、巴金、曹禺、老舍、赵树理,等等,哪一位不是语言艺术的大师?”

    一九八五年二月八日胡耀邦在中央书记处会议上作了题为《关于党的新闻工作》的报告,针对当时整个思想战线比较突出的问题,胡耀邦强调了增强团结。他说,“我就很佩服巴金同志,他今年八十一岁了,经常讲作家要集中精力搞创作。如果大家都这样办,流言蜚语、闲言碎语就没有市场了,团结问题也就好解决了。我觉得他这个话确实很有道理。”

    胡耀邦不仅高度评价巴老的人品和文品,也时常惦念着巴老。直到他一九八六年最后一次到上海,工作很忙,还特地委托市里的负责人代表他去巴金家里看望巴老。

 

    巴老含泪送别胡耀邦

    一九八九年,胡耀邦的去世引起了巴老的悲痛。吴泰昌对此有过较为详细地介绍。《文艺报》特别想请巴老写篇怀念耀邦的文章。但是考虑到巴金的身体、心情,只好请当时在上海《解放日报》工作的吴芝麟代为采访。在《我尊敬他!》为题的采访记中,巴老深情地谈起耀邦。采访记写道:四月二十二日那天,老作家巴金很早就在病房里打开了电视机,静静地等着看胡耀邦同志追悼大会的实况转播。他的心情沉重。看到一半的时候,家里人怕他受不住,劝他休息一下,他摇摇头,不说话,一直看到结束,默默地沉浸在悲哀之中。

    傍晚,记者去看他。他告诉我:“这几天,我很动感情。也许年纪大了,一有点事,心里总放不下来。”说到这里,顿时语塞,只见他把当天的报纸翻出来,那上面有一九八一年十月胡耀邦同志和他以及张光年亲切交谈的照片。他摘下眼镜,目光在那照片上停留了许久。……“他为许多人平了反。他是个大好人。我尊敬他。”巴老说,此时,他的眼角也慢慢地淌出泪水。

    如今两人都已长辞人世,但两人的精神都长存人间。在胡耀邦诞辰九十周年和巴老诞辰一百○二周年之际,我谨以这篇小文章表达对他们不尽的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