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推荐图片文章
当前位置:资料馆文献资料

冰心致巴金

2010-07-19 14:33:32 作者:admin 来源: 浏览次数:0

冰心致巴金

冰心

 

巴金老弟:

知书架收到,您这个人也太拘泥了,期刊不也是放在书架上可以看到的吗?反正把一本东西放在上面,省得您举着,就好!我现在记忆力也很差,我以为该忘的,就索性忘了,不必老放在心上,翻来覆去地想!至于知识分子的头衔,也没什么了不起,谁叫我们识得几个字呢?至于典型,我一时也想不出,古人说过“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我以为还不错。昨天应叶老看海棠花之约,破例出了门,老人精神很好,儿孙也照顾得周到,我看他百岁不成问题,我答应他今天就给您写信。吴青一家也跟去了,我们还录了相,保重吧!小林一家好!

                                                        

4231987

                                      

巴金老弟:

昨天上午从我的展览会回来,就得到你76 日的信,昨早我在会里看见了你让他们送我的花盆,又听说你有祝贺的电话来,真是太感谢你了。昨天的会上相当热闹,朋友不少,鲜花也多,有几位朋友讲了话,但都在我去以前,他们只让我坐轮椅上在会场转了一周,半个小时就回来了,回来后读到你的信,你的真话,使我感动,就那么写吧,几十个字就可以了。“人生得一知己足矣!”

你写字困难,事情又烦,不要回信了,让香香接就性,告诉香香我谢谢她的贺电,他们已把它陈列上去了,吴青请你鼓励,我以为不如控制她,这孩子太任性,总有一天……

请你保重!!问端端、暄暄和一家好!

                                               冰 心

7131988

 

                                    

巴金老弟:

近来真想你!我身体也不太好,本来行动就不便,整天在屋里转来转去,腻烦极了!看书又没有什么好看的,我想若能把我俩弄到一处聊聊多好!我病了3个星期,刚从医院回来,已好,勿挂!

听说小林病了,全家流感,怎么回事?不要紧吧?愿她千万保重。同时你住院,没有别的,只是“胆”大,你的胆本来就大!否则如何写出《随想录》!

问香香好,收到了她的信,希望她快回来,棠棠的电影剧本一定要寄我!

北京已到金秋,十分爽人,就是物价也在飞涨。

大家好!

                                            

9271988

                                      

巴金老弟:

101日信收到,我也想向你发发牢骚,但牢骚发了又有什么用处?倒是大家聚一聚,什么都谈,不只是牢骚,谈写可笑,可悲,可叹的事,都可以打发日子。

小林信我已回了,你“胆大,可以敢说真话,精神是应有物质为基础的!

昨天看见《文艺报》上有你的话,说你不会搁笔,我想也是。你总是说搁笔,我相信你生命不息,战斗不止!  

北京已经冷了,炉子未来之前,只赖阳光了!问你们一家好!

小林要好好休息,她太累了!听说她要到香港,换换空气也好。香香何时回来?

                                           

10241988

 

                                      

巴金老弟:

听吴泰昌电话说,你又摔了一跤,伤了腰,又进医院,这次一定要好好休息,以后也不要不服老,身边一定要有人才行。像我一样(我走路靠“助步器”)一举一动都有人扶持。

告诉你一件事,我已将你写在《关于男人》之中了(将载《中国作家》)!我从前写的都是已故的人,现在我想我已88岁,也是“行将就火”,若不趁我还有一口气,不把几个我敬爱的男人写出来,等死了就来不及了。不过写了你以后,再写什么人就费斟酌了。

                                        

2111989

 

                                       

亲爱的巴金老弟:

得你亲笔的信,万分高兴而又过意不去!我知道你写字困难,而且你的信一写就长。我只希望小林有信报告关于你“病痛”的消息。现在我知道你身体并不“痛”,我就放心了,因为我常因脚趾上痛(不厉害),而睡不好觉,必须常常转侧。而转侧还要有人帮助。我也老了,幸而有陈恕的大姐陈与同志,朝夕陪我。我真高兴李晓要来北京!他何时来?住在哪里?我的电话是8317601,请他来后即给我来个电话。我最近在无书报可看中,又看了一遍你的《随感录》,我掉了眼泪,我为有你这个一个“老弟”而感到自豪!我的身体说起来还好。你千万放心!写信不要自己动笔,叫小林写好了!

寄无限之爱!

                                             冰心

                                            8181989

 

                                  

亲爱的老弟巴金:

昨天收到了你寄来的《巴金译文选集》,真是欢喜万分!有些是我看过的,但还要看一遍!你真是著作等身,而且一辈子自食其力,这是我们这一辈人里,没有一个做到的!从这两件事来说,是我不但爱你这个老弟,而且敬你这位老弟了。同时我收到5月期的《良友》,上面有“八五寿辰访巴金”,里面相片真多,我看见了我见过的和没见过的你家里人。知你不喝酒,但喜饮茶和咖啡,在这点上又与我相同,什么时候我们能到一起喝点咖啡,谈一谈,多好!可惜我们都行动不便了,近来就常觉得心烦,……家里还是都好。吴青是天天巴金舅舅不离口,总说“你和巴金舅舅在深圳有一次聚聚多好,我和小林也去”,我何尝不想呢?但我近来身体实在越来越不行——

前几天我又收拾了一些有上下款的书和字画,送到现代文学馆,还有一大盆“寿星桃”,这是宋庆龄委员会送我的,八个人抬上楼来,花开得灿烂极了,现在不但有密叶,而且结了小桃,我客厅小,容纳不下,屋里人得不到太多的阳光,我便也请舒乙派人来拉了去,让他在你的文学馆里,得到充足的阳光和空气,明年再开花时,我让陈钢给你寄相片去。不写了,今晨刚退烧。纸已尽,愿你多多保重,一家人都好!

                                             冰心

                                           1990917

(选自《世纪之交——冰心与巴金》一书,李朝全、凌玮清主编,团结出版社199910月第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