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推荐图片文章
当前位置:资料馆文献资料

巴金先生逝世期间活动纪事(2005年10月21日)

2010-07-19 14:31:04 作者:admin 来源: 浏览次数:0

10月21日

巴金手稿今起在国家图书馆公展

  本报讯 (记者 丁肇文) 12种巴金先生亲笔手稿今天起在国家图书馆举办的“永远的巴金———巴金生平著述展”上公开展出,同时展出的还包括巴金收藏的其他作家手稿5种以及巴金先生著作和翻译的印刷书籍70余种。
  在国家图书馆馆藏珍品展示室举办的这一展览,共展出了国家图书馆珍藏的巴金作品手稿12种,包括巴金各时代具有代表性的亲笔书稿《家》、《春》、《秋》、《雾》、《雨》、《电》、《憩园》、《寒夜》、《随想录》等以及建国后撰写的《我们会见了彭德怀司令员》、《富士山和樱花》等单篇散文手稿。巴金晚年曾经向国家图书馆捐赠了大量中外书刊,这次展出的俄文本《浮士德》、《男人和女人》十分精美,都是收藏在国图善本库中的珍品。此次还展出了英、法、德、俄、日、西班牙、罗马尼亚、匈牙利、捷克、波兰、世界语等各种文字的巴金作品以及革新书局、启智书局、开明书店、文化生活出版社、上海良友图书印刷公司、中华书局、商务印书馆、平明书店等出版机构出版的巴金作品的初版和早期印本。
  巴金生前向国图捐赠的其他作家和翻译家的手稿也在展览上亮相,其中包括茅盾的《关于〈报告文学〉》、曹禺的《〈雷雨〉初版序》、傅雷的《邦斯舅舅》、凌叔华《千代子》和靳以的《大官人》等。这些珍贵手稿与巴金手稿一起收藏在国家图书馆名家手稿文库中。据悉,此次展览将于30日结束,手稿展截止到24日。

                        (《北京晚报》2005年10月21日)

“我们不会只有一个巴金”

  “巴老的忏悔是一种精神资源,应该发扬光大。当代的知识分子浮躁着呢,很难像巴老那样认真地反思自己了。”
  “80后”大学生对巴金了解不多,对他的作品,也仅止于《家》中人物的爱情纠葛。但在这个特别时刻,他们仍能感受到巴金的真诚和影响力。
  “那一代知识分子真了不起!哲学系研究生小马说,”从五四到抗日,到内战,为国为民,作了多少贡献啊!可到'反右'、'文革',又吃尽了苦头,命运多舛。我看过一张巴金先生在'文革'中挑粪的照片,是他吗?像我这种读了大量西学的人而言,像巴老的作品感受也许不那么深刻,但他的人格,那种真诚的忏悔精神,足以使我们汗颜。巴老的忏悔是一种精神资源,应该发扬光大。当代知识分子浮躁着呢,很难像巴老那样认真反思自己了。做学问的人应该照照巴老这面镜子。惭愧,我自己毛病就很多,好在还有像巴老这样的知识分子不时让我反思,感谢他们使我清醒。”
  生物系大三女生小姚希望"巴金爷爷是微笑着、平平静静地走的","巴金爷爷是一个容易受伤的人,他很敏感,很热情,也很忧郁。我喜欢巴金爷爷1
  中文系研究生小罗则认为:"别以为他是大名鼎鼎的文学家,相干不相干的人都来写关于他的文章,看上去热热闹闹的,其实他很寂寞。他说过,作家应该把心交给读者,但有几个读者真正理解他呢!他的作品畅销,是因为其中有大众喜好的因素,有青春爱情的痛苦。而他孜孜以求的理想,却从来应者寥寥。在巴金的书里,有一种高贵的献身精神,不为别的,只求理想之实现。"
  在小罗看来,巴金先生是个谭嗣同似的仁人志士,"像他这样高贵的人,不需要鲜花的包围、掌声的追随这些世俗廉价的赞赏。在众声喧哗之中,反而更深刻地凸现他的孤独与悲哀。经历了'文革'浩劫之后残存的巴金,用最真诚的心、焚身一般的忏悔激情解剖自己,忍受病痛折磨,拼命写下《随想录》和《再思录》。但是,他想建立'文革'博物馆的愿望,终究没有实现。解脱,是巴金先生的幸事。他岂是贪恋长寿的人?在他活着时,有人当他早已死去;当他死去后,有人当他永远活着。不过,我们不会只有一个巴金的,我相信!
              (《人民日报》华东新闻2005年10月21日第三版,张昊)
  
                
“希望巴老在天堂感受快乐”
  ——来自南京高校的报道
 
  “看看现在书店的位置,有多少是留给‘真正的文学作品’的?太多人在为市场写书。像巴金那样,为大众写作,为自己的坚持著书的,现在又有几位?”  
  “让我做一块木柴吧。我愿意把我从太阳那里受到的热放散出来,我愿意把自己烧得粉身碎骨给人间添一点点温暖。”这是南京师范大学新闻专业学生吴建记得的、巴金先生最感动人的一句话。  
  “可是,看看现在书店的位置,有多少是留给‘真正的文学作品’的?太多人在为市场写书,像巴金那样,为大众写作,为自己的坚持著书的,现在又有几位?”  
  吴建说:“暑假在北京中国现代文学馆采访茅盾文学奖展览,巧遇老作家魏巍。85岁的魏老手拿拐杖指着一个个作家的画像,‘这个已经死了,这个好像也走了,现在就剩下我们几个老不死的了……’爽朗的笑声在空旷的展厅内回荡。老一辈作家没有风烛残年的感伤,更多的是直面人生的豪迈。巴老走了,也许就像他说的那样,‘我睁开了眼睛,开始看到了一个崭新的世界’。”  
  很多“80后”大学生对于巴金的认识,始于小学课本中的《鸟的天堂》和《海上日出》。而接受巴金文学思想,则从中学课本中的《灯》开始。  
  “《灯》让我第一次静下心认识了巴金:只要远方有一盏灯,就有一个信念,有一个希望,就可以坚持下去。”南京大学计算机学院02级学生陈超说。  
  而在陈超看来,巴老的去世意味着一个文学时代的结束,“鲁郭茅、巴老曹”,这是现当代文学课上最流行的一句话。“只希望巴老在天堂里能感受到快乐!”
              (《人民日报》华东新闻2005年10月21日第三版,张昊)


"请不要带走心里的宝贝"

 
  "这么多年了,我们接触了太多垃圾。而《家》、《春》、《秋》,却似乎变成一个遥远的记忆......巴老走了,请不要带走他心里的宝贝---那些被我们丢失的、对我们最重要的宝贝"
  10月17日晚19时许,巴金辞世。浙江大学新闻系学生周晓静上网时浏览到这条消息,黯然神伤。小学时作文出众的她,就在老师的推荐下,捧起巴金的《家》,从此成了巴金的忠实"粉丝"。
  "光《家》,我就读了整整4遍。"周晓静说,"巴金没有沈从文的婉转细腻,没有老舍的幽默风趣,但是他在用'心'写作。与其说他在创作,不如说他在思考,在用文字寻找人生的出路。"
  杭州电子工业大学国际贸易专业学生符旭东将阅读巴金作品比作"奇特的经历":"好像在一层一层剥掉人性的外衣,我的脑海中出现一个作家和蔼的脸庞,他的目光很亲切,仿佛在告诫着我们要永远诚实。"
  南京大学、浙江大学等高校的BBS引发了"我们敢讲真话吗?---纪念巴金"、"巴金给了我们什么?"等主题讨论。网友"细雨清风"认为,巴金逝世宣告一个时代的结束,一个说真话的时代。"巴金、冰心、夏衍......这一代人代表了中国文学界的良心。现在,最后一个良心也走了。"
  "最令人敬仰的是他的忏悔。"大二学生袁望高中时从电视中看到巴金当寻2003年感动中国十大杰出人士",就找了《随想录》来读。"一个人晚年而且是在颇有成就的时候剖析自己,需要很大勇气。"袁望说,"比起那些文笔犀利、剖析社会激烈、但始终不敢正视自己的作家,巴金令人尊敬。"
  在深切的怀想之外,淡漠,也不是没有。一位即将保送进入北大读研的文科生闻讯后反问:"巴金还活着吗?"
  一位学生干部认为,没多少人关注这件事,"看巴金作品不能对就业产生直接的利益。"他强调,这是整个社会的浮躁造成的。对比父亲当年在图书馆博览群书的经历,他很无奈,"我想看书都没时间,要发论文,要作课题,要准备就业,谁还有心思去读巴金?"
  刚毕业的吴瑕在自己的博客里写着:"这么多年了,我们接触了太多垃圾的东西。而《家》、《春》、《秋》,却似乎变成了一个遥远的记忆,我熟悉的是那些'80后'的颓废,是网络写手的呻吟,是木子美、芙蓉的毒......巴老走了,请不要带走他心里的宝贝---那些被我们丢失的、对我们最重要的宝贝。"
  (《人民日报》华东新闻2005年10月21日第三版,新华社记者余靖静、新华社实习生梁波)


  
巴金心系希望工程 11年来以李尧棠本名捐款56万

  中新网10月21日电(记者王宝来)  据文汇报报道,文坛泰斗巴金静静地走了。上海市希望工程办公室工作人员在追忆巴老时说:“他虽然离开了我们,却把心留给了希望小学的小读者。”在希望办的登记册上显示着以下一些数字:11年来,巴金托身边的工作人员或家人,以“李尧棠”的本名先后27次将其稿酬捐赠给希望工程,捐款总额高达565734元,其中1996年5月6日捐赠的一笔稿酬是3.4万元港币。
  自上海希望工程办公室于1994年3月21日成立以来,就受到了巴金的亲切关怀。每年的学校开学前后、新春佳节,或者每逢贫困地区遭遇自然灾害,他都会情不自禁地想起希望小学的孩童。
  去年8月,从报纸上看到浙江闹水灾的消息,已经重病缠身的巴老立即要求工作人员将2万元稿酬送到希望办,帮助受灾地区的40名经济困难的中小学生。今年9月12日,从文汇报上得知“上海党团员援建百所希望小学”的倡议书后,又捐赠了2万元,这是他一生中的最后一笔捐赠款。
  每一次捐款,巴金老人不图任何回报,只是提出一项“三不”要求:不留名、不宣传、不报道。2004年3月,上海希望工程实施10周年之际,要表彰一批对希望工程作出突出贡献的人员,当001号奖励证书交给巴金时,他再三推辞,后来经身边人员再三做工作,才收下了这份颇为珍贵的“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