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热点文章
推荐图片文章
当前位置:资料馆文献资料

蜀狂驳刻:关于托尔斯泰

2010-07-19 14:28:10 作者:admin 来源: 浏览次数:0

作者:蜀狂驳刻

文章来源:http://boqee.com/shuk/post/136.html

 

1828828,文学界的泰斗,列夫-尼克拉耶维奇-托尔斯泰出生。他是杰出的批判现实主义作家。

托翁的小说,我看过两部。一是作于1873-1877年的小说《安娜-卡列尼娜》。那个时期,资本主义正在激烈地冲击着俄国社会,这部小说,深刻地反映了这一时期俄国许多重要的社会生活面貌,特别是农奴制度改革后的社会现状。作者在小说中布置了两条线索,一是安娜—渥沦斯基—卡列宁的情节线索,反映七十年代贵族社会的思想、文化和道德生活及其社会关系,一条是列文—吉提的情节线索,反映俄国庄园地主的社会政治经济生活。小说开头一句“奥布朗斯基家一切都混乱了”,乱的不是只是的一家,更是整个俄国社会的乱,贵族阶级在面临资产阶级的冲击的乱,在这样社会中的人,显得惊惶不安。

《复活》是我看过的托翁的第二部小说。《复活》是托翁思想观念转变的一个代表。在托翁的笔下,底层的民众成为无辜的受害者,农民们在生存线上苦苦挣扎。社会矛盾日益突出,正义丧失,道德沦落。马斯洛娃是无辜的,这一切都需要拯救。于是有了一个忏悔的涅赫柳多夫,他用他的行动来“拯救”马斯洛娃,同时也是在拯救他自己的灵魂。托翁通过对他们的描写,来呼唤人性和道德的复苏。托翁以自己伟大的心灵为依托,强调人性的回归,充满了道德理想主义思想和宗教情怀。很多人告诉,这个世界需要的是法治,而不是人治,道德的批判是没有用的,只有法治,才可以让这个世界更有秩序。我并不反对这样的观点,但是,在强调法治的同时,我们不应该忽略了人治,忽略了道德批判的作用。托翁的《复活》,也让他自己“复活”了,因为他的贵族生活,在面对大众的苦难,他的心无法安宁。他的道德批判不仅仅是面对社会,更多的是面对他自己,对自己的道德谴责。为了摆脱贵族生活,191010月一个寒冷的夜晚,年逾八旬的托翁离家出走,不久,病逝于一个小火车站。虽然有人说他这是在逃避,但是这样的逃避不应该谴责。他知道自己的力量无法改变糟糕的现状,于是,他用他的生命,来换得灵魂上的救赎,用生命的代价,来换得世人的惊醒。他的死,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复活。

有人把巴金先生和托翁进行类比,说他们都是最真诚的人。巴金先生是值得人敬仰的,因为他在面对自己的过去的时候,能够直面,而不是回避。他是《随想录》,看了后会让人感到心灵的震撼,或许巴金也和托翁一样,在寻找灵魂的救赎,心灵的复活。“几年前我流着眼泪读完托尔斯泰的小说《复活》,曾经在扉页上写了一句话:‘生活本身就是一个悲剧’。接着他对这句话又予以否定说:‘事实并不是这样。生活并不是悲剧。它是一场‘搏斗’(《家》总序)。”巴金在晚年能够直面他的过去,一点也不隐瞒,这一点与托翁很相似。所以,我也认为,他们都是真诚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