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推荐图片文章

口述:展化南 整理:周 莉 回忆巴金同志在朝鲜开城前线的片断

2010-07-19 12:58:17 作者:admin 来源: 浏览次数:0

回忆巴金同志在朝鲜开城前线的片断

――悼念文学巨匠巴金

口述:展化南 整理:周 莉

来源:http://www.gotoread.com/article/?wid=3681  浏览网

 

200510171906分,享誉海内外的文学大师,一代文学巨匠巴金永远离开了我们。20031125,巴金百岁生日时被授予“人民作家”的光荣称号,巴老的一生是为人民写作的一生。早期作品《家》等“激流三部曲”非常有影响力,新中国成立后,巴老去过抗美援朝战争的现场,并创作了脍炙人口的《英雄儿女》并拍成了影视作品,影响了几代人。我曾亲身经历过销烟弥漫的朝鲜战场,每每想起五十多年前的那场战争,想起深入战场的巴金先生,怀念与敬佩之情不禁油然而生。(背景)我曾记得,一九五二年六月初一左右的一个上午,傅崇碧军长直接打电话(给我):国内派来几位文人,要到你团体验生活,你要保证绝对安全。隔了约两个小时左右,蔡长元师长又打电话告知(总政派来三位作家,要到你团驻地,你要保证安全)。我命令立即从一营腾出一个班的囤兵洞,内有土炕,找来了桌子、煤油灯,等待他们的到来。当天下午两时左右巴金等人来到驻地。我亲自接待了他们,进行了简短的谈话,安排下休息。

  他们来以前,已有以汪必成司令员为首的华东、中南军政干部参观团,21位师以上干部来到我团阵地。空降军15军也派来了一名团长、一名政委,到我团体验生活。还有著名作家魏巍、剧作家胡可、陆刊,也住在团阵地。

    为什么这些人会到我们团阵地来呢?我的主观理解有四点,这主要与我团阵地的特殊性有关:一是我团防御阵地紧靠开城板门店谈判会场,对保障谈判正常进行,有着直接的重要意义。二是比较安全,因其是中立区,敌人不感轻举妄动。三是我团阵地构筑好。连队有七防:防空、防炮、防毒、防雨、防潮、防火、防寒。坑道内有储水池、厕所、仓库、洗澡堂、弹药库、粮食库、救护所、观测所、指挥所,可谓是一应俱全。四是当时出现了两个比较突出的典型:一个是一等功臣排雷英雄姚显儒(胡可、陆刊为其写了剧本,出了著作。注:姚显儒,抗美援朝战场上的排雷英雄,他的排雷经验已载入抗美援朝战争史册,第十九兵团给他记一等功,志愿军总部授予他“二级起雷英雄”光荣称号,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最高人民会议常务委员会授予他“二级战士”荣誉勋章。),二是123.9高地英雄班,事迹比较突出。

     123.9高地位于板门店以东5公里处,是第一八九师最突出的阵地,我军控制后,对敌白鹤山主阵地构成威胁。  

     巴金来后找到我,我们约在下午见了面,并将其带至一营驻地(一营在150高地,板门店东北侧)。巴金谦逊地自我介绍道:我是巴金,今年四十九岁。作曲家王莘和河南省文联主席李蕤也相继作了介绍。我们在一起谈话,并叫了一营教导员、营长来。我交待营长、教导员在洞口设个门岗,要巴金等人平常不要到外边去,如出去需有人带领。

  住下的第三天,巴金即找到一营教导员,要在一营召开一个新战士座谈会。座谈对象主要是五次战役下来以后补充的四川新兵。他首先作了自我介绍,说道我是四川人,我们是老乡,今天开一个座谈会,内容主要是你们为什么背井离乡千里迢迢来到朝鲜战场?来了之后有什么感想?阵地生活习不习惯?座谈完毕他和每个战士都主动握了握手,对每人都称作是老乡,使战士深受鼓舞。大家觉得这么大的作家一点架子都没有,如此平易近人,顿时倍感亲切。

     后来他主动找到我,要求到阵地上去,看看连队的野战工事。我说你不能去,他问为什么汪必成司令员可以到阵地上转?而我却不能去?我告诉他你和他不一样,因为他是军人。当时我非常感动,作为一个知名的文人,在四十九岁知天命之年,却把自己的性命置之度外,来到最危险的朝鲜前线,收集宝贵的战地资料,不由地涌起敬佩之情。他又提出要到123.9英雄班高地去看一看,我说今天不行。他很不高兴。我向他解释:等选好日期,我亲自带你去。他说这还要选日期吗?我开玩笑道:是啊!这也要选个黄道吉日。他一直惦记着这件事,有一日天空乌云密布,还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我知道时机到了。以我个人的经验,在这种天气下,敌人一般不打炮,飞机不出动,相对安全些。遂找到巴金一同前往高地。一营驻地距离123.9高地5里左右,在路上,我向他讲述了一些军事上的小知识,他很感兴趣。我给他举了一个小例子:在牛鼻山,防守时战死过三个战士,衣服都被扯成布条,而身上没有任何伤痕,身体发软,我问为什么会这样呢?他略加思索地说,既然这个洞是直的,飞机一轰炸,两头没有空气了,产生振动后,衣服自然会被扯成布条,而且没有外伤,应该是冲击伤。我不禁由衷地佩服他的博学多才。到了阵地,我向他介绍道:这位是李满,特等功功臣,获“二等战斗英雄”称号;这位是张国、这位是左士才,一等功功臣。英雄班一共十一人,张国、左士才、张福荣立一等功,战士们亦都记功。巴金高兴的与大家交谈起来,并不时地在本上认真地记录。(注:19527622时,美陆军一师七团一营(欠一个连),偷袭我八班阵地,敌人一次一次冲击,都被八班的英雄们打挎,给敌以重大杀伤,经3个多小时激战,至7120分,敌遗尸遍野,仓皇溃逃,缴获重机枪3挺,轻机枪7挺。 )

     我一、二营高地对面美军一个连,经常散布烟雾破坏中立区,上级命令一营要歼灭该地之敌,攻占此阵地。为了打好这次战斗,军首长亲自前来督战,“三长”(军长、师长、团长)都在指挥所。我主动到一营指挥战斗。营长见我来到,亲自带领突击队,立即向敌人展开进攻。营长电话报告:敌人第一道防线已突破。我命令道:集中火力、兵力,猛攻敌人核心工事,将敌人全歼!结果敌人未被全歼,逃跑12人,俘虏4人。我见到军首长,按实情汇报。首长要求我今后要提高部队战术的灵活性。捉到的4名俘虏,搜到其身上携带的信件,因不懂外语拿至巴金等人处请教,三人中只有巴金懂外语,边翻译李蕤边记录。我见信底有两道红印,有些不解,便问道:为何外国人的印章只有两道印?巴金说道:那不是印章,是口红印。我一细看,果真是两瓣红红的唇印。大家不由地哈哈大笑。李蕤记录整理后发至《人民日报》,不久刊出,文章名为《四个美国鬼子的狼狈相》。在七月下旬的时候,巴金等人要离开我团阵地,离别前,不知何时准备了两个精美的袖珍日记本,并分别写下:团长张光友同志留念。政委展化南同志留念。

     作者小记:忆往昔,峥嵘岁月稠,巴金同志在四十九岁知天命之年,不顾生命安危,为了共产主义崇高的事业用纸和笔做为武器,毅然走向朝鲜前线,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贡献着自己微薄的力量。他生活简朴,热心助人,每到一处,留下的都是令人敬佩的事迹,的确是我们这一代人包括青年一代学习的榜样。

      巴老逝世,引起全国人民的悲痛,在中国文学史上,在现当代文学的历史天空中,巴老是一颗耀眼的巨星。他自己曾下过这样的话:我不是文学家。写作不是我有才华,而是我有感情,对我的国家和人民,我有无限的爱,靠用作品来表达我无穷无尽的感情。如果我的作品能够给读者带来温暖,我就十分满意了。

谨以这篇文章回忆他在朝鲜的往事,以表达对他的怀念与崇敬之情!

口述:展化南。河北省军区石家庄干休所副军级离休干部。整理:周莉。河北省军区石家庄干休所政工干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