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推荐图片文章

[立达学园纪念] 刘薰宇:吊匡互生先生

2010-07-19 12:56:07 作者:admin 来源: 浏览次数:0

匡互生先生

作者:刘薰宇

 

谁都不能否认匡互生对于立达的苦心和功绩,然而我们追悼他并不为这一点。他自己就是反对“崇德报功”的,说他为社会牺牲,为社会吃苦,这是别人的看法,他不能禁止别人要这样看,但在他自己,只是求心之所安。在他的心上,倘不是这样做,便感到无量的苦楚,所以他不过是照他所认为合理的做,倘若不认清这一点而去追悼他,他死而有知,一定会叹息着说:“你们不理解我!”

谁也不能否认匡互生的精神的伟大,他能抱定了几个很简单的信条,一往无前地奋斗。倘若不认清这一点而去追悼他,他死而有知,一定会叹息着说,“你们不理解我!”

匡互生的一生只是在尽他所认定的责任,这责任是他从自己的宇宙观、人生观、社会观察到的。他不会想到自己尽责任算什么功劳,有什么可崇拜;自然更不会想到这是放债,死后好得到一些人给他扛棺材,好得到一块地葬他的遗骸,享什么“光荣”。倘使他死而有知,他还会说话,见到我们这样地追悼他,虽然并没有什么虚伪和铺张,他一定会说:“这何苦来,你们太多事了。”

参加革命,惩罚卖国贼,铲除军阀,他都拚过命;然而他只是在尽责任,不是想要荣誉,不是想顶烈士头衔,自然更不是以此作什么进身的手段,所以他做了就丢开,总不愿向什么人提起。

他肯拼命,他不怕死,然而他这次在病中却极度地希望还能活下去。能多吃两口饭,他就觉得有了希望,就快乐。他以前认定的责任是拚死,现在认定的责任是死了就担负不来的,他把死生都放在尽责任上面,生死都为尽责任,他还希望什么报酬,希罕什么崇拜。

从这些地方体会到了先生的真精神,我们才有资格追悼他,这样的追悼,他死而有知,也才肯领受。

他最喜欢读关于天文的书籍,然而他不是想当学者,所以他虽然曾经得过到美国留学的机会,为了立达他就毫不犹豫地丢开。他的喜欢天文学,为的是它曾给他很大的启示。它告诉了他宇宙是怎样地悠久,是怎样地广阔,一个人漂浮在这般悠久广阔的宇宙中是怎样地渺小,比沧海的一粟还可怜到不知多少万万倍,然而他从另一方面又得到启示,一个人诚然渺小,但许多渺小的个人,从横的和纵的两面连锁起来,就有一个同宇宙一般悠久一般广阔的大生命。连锁这许多渺小的个人的力量,从哪儿来呢?在他看来,就是从个人的责任之感而来的。先生是一个质朴的理想主义者,但并不是理想家而是实行家。他这样认定,就不再思索,就勇往直前地干。

他是不大说话和不大著文章的,但有一个时期也曾用过笔名连续地发表几次短评,他的笔名便是“小我”,在他看来,在悠久而广阔的宇宙中,各个“小我”是平等的,孤零零的“小我”意义很少值不得顾惜,而各个“小我”用“爱”来连锁着,各尽各的责任,互相扶助,那就生出了一个和宇宙共存和宇宙同等的“大我”。他自己,对这个“大我”尽责任,也希望各个“小我”都能和他一样地对这个“大我”尽责任。

认识了这一点,我们就会知道,追悼他并不是酬劳他,并不是要把他当伟人或偶像来崇拜。人都是“大我”的一个细胞,新陈代谢,本很自然也很必要。我们追悼他只应当从我们心的底里发出声音来向他说:

“朋友!你去吧!你安心地去吧!你已尽过你所能尽的责任了!我们还活着,我们从今天起,也觉到我们所应当尽的责任了!朋友!你安眠吧!”

1933

注:原载19335月《立达学园园刊·悼念匡互生先生专号》。刘熏宇,贵阳人,现代著名教育家,立达学园创办人之一。192521937年主持立达文艺院工作,并任数学教师。在立达任职期间,与著名文学家林语堂合著《开明英语》,他自己编写的《开明数学》被全国各地使用,与著名教育家、作家夏丐尊合著的《文章作法》是30年代最受欢迎的中学生课外辅导读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