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读书吧书讯

周立民:阅读它们对我是一种享受

2011-04-19 12:22:01 作者:admin 来源: 浏览次数:0

 

阅读它们对我是一种享受

——谈《萧珊文存》

周立民

 

    读过《怀念萧珊》的人,一定不会忘记萧珊这个名字,巴金先生描述的萧珊最后日子的情景,特别是那双美丽的眼睛也令人印象深刻。在文章的结尾,巴金先生的几句话也让我十分感动:她比我有才华,却缺乏刻苦钻研的精神。我很喜欢她翻译的普希金和屠格涅夫的小说。虽然译文并不恰当,也不是普希金和屠格涅夫的风格,它们却是有创造性的文学作品,阅读它们对我是一种享受。”“在我丧失工作能力的时候,我希望病榻上有萧珊翻译的那几本小说。等到我永远闭上眼睛,就让我的骨灰同她的搀和在一起。二十多年前,第一次读到它时,我还是一个初中生,没有条件读到萧珊的译著和其他文字。但关于巴金与萧珊的故事听到的却越来越多,我对于巴金夫人之外读到萧珊个人文字的渴望也越来越强烈了。1994年,《家书——巴金萧珊通信集》出版,通过这些书信我感觉到了一个妻子和母亲的音容笑貌;1998年,萧珊和巴金的合集《探索人生》的出版,又让大家见识了萧珊早年的文笔。后来,我也陆陆续续搜集了一些萧珊的文字,一次远远地望着躺在病床上的巴老,我突然想起他说过的话,重印萧珊著译的想法当时就萌生了。前年在翻读老期刊目录的时候,意外地发现三篇萧珊以陈嘉的笔名发表的旅途杂记,我觉得该是认真地编一本《萧珊文存》的时候了。这一想法有幸得到了巴老亲属的支持,他们又找出了很多珍贵的书信和照片,经过一年多的努力,由巴金研究会策划和编辑的这本文存终于印了出来。这几年,我编了很多书,但从来没有一本书像《萧珊文存》这样令我惦念和期待,直到拿到样书才算石头落地、长舒一口气,觉得总算完成了一个小小的心愿。在这本书的腰封上,我除了引用巴老上面那段话之外,还说:如今两位前辈都魂归大海,这本《萧珊文存》收集了这位有才华的女士的散文、随笔、书信和译文,是迄今为止作者最为全面的一本文集,也是对他们和那个时代的一个郑重的纪念。这是巴金研究会推出这本书的初衷。其实,珍存前人的足迹,不仅仅是纪念,还是对我们自身生命的梳理和体认,一个人的世界里如果仅仅有眼前,而感受不到身体中的历史血脉的话,那他只能像随风漂浮的蒲公英,既找不到未来的方向,又体味不出现实的绚烂与丰富。

    《萧珊文存》更重要的意义在于,它让我们看到了萧珊作为一名翻译家、作家的出色才华、鲜明个性,看到了她们那一代知识分子的追求和曲折道路,可以说,不论是从文献价值和文学价值,它都有很多值得细细品味之处:在萧珊写于抗战中的散文中,我们看到战火下中国社会的一角,这些见闻和印象,直袭巴金《旅途随笔》、《旅途通讯》的笔法,以一个女性的细腻、敏锐和活泼,以生动的文笔,在对个人见闻的叙述中素描中国社会本相,是特定时期中国人和社会面貌的难得的文学记录。新整理出来首次入集的萧珊日记,生动了记录巴金一家上世纪六十年代在黄山和广州两次旅行的经历,有对子女登黄山时心理的生动描述,有参观小鸟天堂的观感,这两段日记也恰恰补上了巴金日记的遗阙。与穆旦的通信,能够看出友情的珍贵,与雷国维的通信,能够看到做编辑的萧珊的热情,而写给巴金和子女的家书更是一个家庭的珍贵记录,让我们看到了那个像丈夫描述孩子成长的妻子,对子女细细叮嘱的母亲,特别是文革期间的信,更是令人读后唏嘘不已。她焦急地盼望着巴金的问题尽早解决,可又不敢多说什么,给远在安徽农村劳动儿子的信上只有这样的字句:父亲节日前夕回来度假,中午刚走,这次机关来了几次人,要他写一篇全面认识。别人也在动。前几天小妹听了一次报告,其中也讲到清队尾巴的问题,九姑妈前几天在里弄里听报告,也提到落实政策的问题。197257日致李小棠)在另外一封信,她仅仅稍稍地吐露了一点心绪:你走了,家里立刻冷静多了,听不到你的歌声,颇有寂寞之感。还有做母亲的絮叨盐李饼一包,盐金枣一包,这东西天热劳动时放在口里很好,五小包发酵粉,一包压缩酱菜(你吃吃,如好,将来可邮寄来),这些东西你或者都不喜欢,会怪我多事,那么原谅我吧,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母亲。1972425日致李小棠)萧珊曾对友人感叹,她们一生最美好的青春时光都交给了战争,而她们最年富力强的中年岁月又遭遇了文革,难怪给穆旦的信,她感慨:我们真是分别得太久了,你说有十七年,是啊,我的儿子已经有二十一岁了。少壮能几时!生、老、病、死是自然界的现象,对你我也不会有例外,所以你也不必抱怨时间。但是十七年真是一个大数字,我拿起笔,不知写些什么。我们真是分别得太久了,你说有十七年,是啊,我的儿子已经有二十一岁了。少壮能几时!生、老、病、死是自然界的现象,对你我也不会有例外,所以你也不必抱怨时间。但是十七年真是一个大数字,我拿起笔,不知写些什么。1972116日致穆旦)其实,穆旦也在感慨岁月的严酷,那么快就让他们年轻的灵魂裹进老年的躯壳,尽管,他们都有着耀眼的才华,却似乎都逃脱不了时代的魔咒。

    至于萧珊的译著,我不懂翻译,不敢妄评,但不妨引用几位作家、翻译家的话来说明萧珊在翻译上的成就。曹葆华,早年是一位诗人,后来长期从事马列经典著作的翻译,是位严谨的翻译家。巴金在19641224日致萧珊的信中说:刚才曹葆华来,他患心脏病,在休养,用俄文对照读了你译的《初恋》,大大称赞你的译文。(《家书》第552页,浙江文艺出版社1994年版)曾经协助鲁迅主编《译文》的黄源也曾对巴金说:她的清丽的译笔,也是我所喜爱的。……她译的屠格涅夫的作品,无论如何是不朽的,我私心愿你将来悉心地再为她校阅、加工,保留下来,后世的人们依然会喜阅的。(黄源197371日致巴金,《黄源文集》第6卷第4页,上海文艺出版社20091月版)穆旦也曾经写信给巴金:不久前有两位物理系教师自我处借去《别尔金小说集》去看,看后盛赞普希金的艺术和译者文笔的清新。……她的努力没有白费,我高兴至今她被人所赞赏。(穆旦19768 15日致巴金,《穆旦诗文集》第2卷第136页,人民文学出版社20064月版)穆旦精通俄罗斯文学翻译,我想在这里他不仅仅是在转述两位读者的看法,也代表着他内心的评价。黄裳对萧珊译文的评价是:她有她自己的风格,她用她特有的女性纤细灵巧的感觉,用祖国的语言重述了屠格涅夫笔下的美丽动人的故事,译文是很美的。他还说:我希望,她的遗译还会有重印的机会。(《萧珊的书》,《黄裳文集》榆下卷第172页,上海书店出版社19984月版)

    读《萧珊文存》,文字背后的故事也常常令我感动。193710月,当她第一篇作品《在伤兵医院中》在《烽火》上发表后,拿到第一笔稿费,她买了盏台灯送给了母亲。1953年当她第一部译作《阿细亚》出版后,她又用稿费给女儿买了一架钢琴。这让我看到了,在文字之外的她所扮演的角色。当然,对于这样一位善良、活泼又有才华的人的早逝更令人感叹不已。我也不由得发出和巴金先生一样的追问:为什么偏偏她的面影不能在这里再现?为什么不让她看见活泼可爱的小端端?(《再忆萧珊》)

 

                           2009419日晚

(《萧珊文存》,巴金研究会策划、编辑,上海人民出版社20094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