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热点文章
当前位置:新闻站

75岁的《家》,依然被眷恋着

2011-04-19 07:53:37 作者:admin 来源: 浏览次数:0

 

       新华社上海1015日电(记者赵兰英)75岁的《家》,依然被眷恋着。巴金先生营造的这个,感染了一代又一代读者。今天,在秋阳的高照下,一批中外巴金研究学者齐聚上海,共叙他们心中的这座家园。同时,以怀念离我们而去3周年的巴金先生。
  巴金先生的《家》,完稿于1931年,在上海《时报》上连载了一年,当时的题目是《激流》。19335月,上海开明书店出版单行本,改名为《家》。从此,《家》风靡全国,成为新文学第一畅销书
  《家》更是一部常销书75年来,各种文字印行的《家》,难以数尽:中文、哈萨克文、维吾尔文、蒙文、日文、韩文、英文、西班牙文、法文、德文、意大利文、波兰文、捷克文、朝鲜文、波兰文、匈牙利、荷兰文、南斯拉夫文、泰文、俄文、葡萄牙文……甚至,还有盲文本。各种装帧、设计的《家》,星罗棋布:平面的、精装的;布面的、缎面的;插图的、连环画的;简体的、繁体的;横排的、竖排的;护封的、盒装的;编号的、限印的……直至200810月,香港文汇出版社出版了繁体字的纪念版本。
  75年来,《家》不断被改编为影视剧,为人们享用。1941年,中国联合影业公司、新华影业公司将《家》搬上了银幕。其拍摄队伍之强,当年少有:卜万苍、吴永刚等6人导演,袁美云、陈云棠、胡蝶、刘琼、陈燕燕等名角饰演。1953年,香港中联电影企业有限公司,拍摄的粤语版电影《家》,轰动港岛,连续放映2个月不衰。1956年,上海电影制片厂拍摄的《家》,同样获得好评。陈西禾导演,孙道临饰演觉新、张瑞芳饰演瑞珏、黄宗英饰演梅表姐、王丹凤饰演鸣凤。1957年,香港长城影业公司又拍摄了国语、粤语两个版本的《鸣凤》。1988年,上海电视台和四川电视台联合拍摄了19集电视连续剧《家··秋》。2007年,北京慈文制作有限公司制作了21集电视连续剧《家》。
  《家》,还被一次次改编成其它艺术形式。19412月,由吴天改编的话剧《家》,在上海连续公演3个月。2年后,曹禺改编的话剧《家》在重庆首演,大获成功。据悉,重庆市民中,10人中有1人看过话剧《家》。从此,曹禺改编的《家》,成为话剧舞台上的经典之作,常演不衰。《家》,还被搬上川剧、沪剧、粤剧、淮剧等戏曲舞台。2003年,上海越剧院演出了由赵志刚主演的越剧《家》,好评如潮,被评为上海文艺创作优秀作品。次年,越剧《家》参加第7届中国艺术节,获文华新剧目奖。今年10月,越剧《家》,又一次在上海公演。
  75岁的《家》,依然被人们深深眷恋着。巴金研究专家张民权分析道:以《家》为代表的《激流三部曲》的主要价值,在于其包孕了丰富的,虽在那个时代得到不同程伸张,却又在以后相当一段时间里不可或缺,乃至指向未来的精神资源。这就是反封建和一种强烈的、崇高的道德力量。《家》,虽然不是新文学中反封建最早、最深刻的作品,但是却如绘画中的长卷、音乐中的交响曲,是宏大、磅礴、充沛淋漓的,而且主要围绕人们关心的爱情、家庭、婚姻展开。所以,影响是巨大的、持久的。强烈的、崇高的道德力量,是指作品中所张扬的强烈的道德感和巴金本人独有的道德理想。这就是生活力的满溢散布生命的欢乐。
  来自韩国的巴金研究专家朴兰英说,她之所以喜欢巴金作品,并且研究他的作品,是在20多年前。那时,她认为人生中苦难比快乐多得多,所以相当消极,认为人生就是悲剧。这个时候,她读到了巴金的《家》。巴金在中引用了罗曼·罗兰的话:人生不是悲剧,而是奋斗。这句话深深震撼了她。朴兰英说:巴金的《家》中,蕴涵着一种面对人生困苦,不逃避,并勇于与之斗争的作家精神。巴金小说中的主人公,激励我前进。而巴金本人拥有的蓬勃的对未来的热情、勇于献身革命的精神、为实现理想永远乐观的品格,促动我继续读他的作品,研究他的作品。朴兰英介绍,韩国已有110多个大学有中文系。巴金的《家》,是首尔大学1993年选定的东西方经典名著200中的一部。。巴金的书在韩国,虽销量不是很大,但不断有需求。这表明,巴金及他的作品,在韩国还是有不少追随者的。
  什么样的作品可以称得上经典的文学作品?巴金研究专家陈思和先生对其的解释是:能够被一代代人去阅读、去理解的。如果这个作品经得起一代代的阐释,那么它才叫做经典作品。如果它在一个时代很轰动,过了那个时代就被大家忘了,那就不是经典,而是畅销书、流行书了。75岁的《家》,是公认的经典,是巴金的代表作。那么今天,我们怎么来阅读这部作品,怎么来理解这部作品?陈思和认为,巴金在那个时代写的《家》所阐释的对社会批评原理:封建制度、专政,到后来,及至今天,不断被人们反思。只要封建专制存在,《家》的批判力量就不会消失。觉新是中国文学史上不可多得的艺术典型。这个人物到今天,艺术生命力没有减低,其性格涵盖量非常大。越剧演员赵志刚在谈及他塑造的觉新这个人物时说:我所理解的觉新是封建家族重压下的觉新,两个女人纠葛中的觉新,新旧思想挣扎中的觉新,悲剧命运笼罩下的觉新。家,本是庇佑风雨的港湾,却成了摧残人性的地狱。家,就这样散了;心,就这样碎了。
  有一种精神叫永存,有一重责任叫传承。《家》、《春》、《秋》,我们倾心阅读,《雾》、《雨》、《电》,我们静静思考。这是北京化工大学新生文学社一位同学,对巴金说的话。巴老,您该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