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读书吧书讯

周立民:《给你们以晨星——复旦师生论巴金》编后记

2010-07-17 15:43:42 作者:admin 来源: 浏览次数:0

《给你们以晨星——复旦师生论巴金》编后记

作者:周立民

来源:竹笑居读书http://blog.tianya.cn/blogger/view_blog.asp?BlogName=zhoulimin

 

    呈现在大家面前的是复旦大学中文系师生在近30年中有关巴金研究的部分成果。从研究人员的数量来看,复旦师生专门从事巴金研究的似乎并不很多,但就对本领域的基础建设和总体影响而论却不可低估。这么说好像有王婆卖瓜之嫌,那么引一点旁观者的论述吧,由北京大学温儒敏教授等人主持编写的《中国现当代文学学科概要》(系教育部博士点基金重点科研项目;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年1月版)一书中,在论述1977年以来巴金研究的重要成果时,有多处涉及复旦师生之处,比如新时期巴金研究的基础资料建设工作中,认为贾植芳、唐金海等人编的《巴金专集》和李存光编的《巴金研究资料》“是80年代前半期两套内容比较翔实完备的资料丛书,在巴金研究的资料搜集、保存和整理方面功不可没,也为后来全面深入的巴金研究奠定了良好的基础。”比如认为陈思和、李辉合著的《巴金论稿》是1980年代上半期巴金研究的重要成果,“此后关于巴金的无政府主义思想研究逐渐成为热点之一。”认为陈思和的《人格的发展——巴金传》是多种巴金传记中较有特色的一部,自它而后,“巴金的思想人格研究也成为学者们关注的问题”。认为周立民的论文“重视通过史料发掘巴金的内心”,体现了1990年代以后巴金研究的新变化……除此而外,我想补充的是复旦师生关于巴金的研究并没有止步于此,2003年由陈思和教授担任会长的上海巴金文学研究会在文献资料研究、学术探讨和组织等方面越来越发挥着重要影响和作用,由陈思和、周立民策划的“你我巴金”丛书等成果也体现了复旦师生在这个领域中的持续影响力和活跃程度。

    贾植芳先生在为《巴金论稿》作序时曾指出:“作为他们研究工作中的一个主要特色,是把自己的论题建立在充足的资料基础上,在吸取和借鉴前人和今人的研究成果的同时,开拓自己的研究课题和中心。这就有助于扫清多年来在我国评论界成为风气的以论代史,即从某些抽象概念或一时的主观需要出发,即脱离历史特点又背离作家的思想艺术实际的或褒或贬的抽象空洞的议论和不正之风;其次,……一反我们过去多年来成为文学研究工作的定式的孤立静止地研究作家作品,用程式化、概念化和简单化的方法来代替对复杂的文学现象作深入的思想剖析和美学评价的老例,……不仅注意到从巴金和外部世界的关系来研究巴金的思想和艺术,而且注意观察形成作家思想艺术特色的主观因素……结合内外两方面诸种因素,分题进行综合或单题研究。”我认为,这段话基本上也可以概括出复旦师生巴金研究的基本特色。在这一领域的研究中,他们都比较重视从基础史料出发,重视从作品本身出发,同时又不局限于这些,而是能够在更广阔的社会历史和文化背景中把握研究对象,这使得研究既不陷于虚空、高蹈,又避免呆板、僵滞,一叶障目,不见森林。

    本书是一本既考虑反映历史成果,又带有专题性质的论文集。在编辑的过程中,编者对全书的框架是这样考虑的:将贾植芳先生的几篇谈巴金研究的序跋放在卷首,或许能够看出复旦师生巴金研究的整体特色。接下来第一部分主要是对巴金的思想和创作整体考察的论文;第二部分则是关于《随想录》研究的一组论文,它们都是基于对文本及其背景的深入解读之后的心得,这也是20世纪90年代巴金研究的重点内容之一,也是复旦师生比较关注的研究内容,甚至陈思和教授还曾开设“《随想录》精读”专业课程。第三部分是关于巴金的思想形成和人生实践等多方面研究,能够体现出复旦师生巴金研究的视野。第四部分选择了三篇巴金先生去世之后的纪念文章,能够在考察前辈的人生和艺术道路的时候,反思我们的自身的历史责任和文化承担。由于本书篇幅所限,还有很多优秀的研究成果不能收入进来,这个遗憾只能在今后找机会弥补了。

   “我要给你们以晨星!”这是巴金先生在散文《生命》中引用过的一句话,在这篇文章中,他还表达了自己的心愿:我想揩干每个人的眼泪,让每个心都得到温暖……在我们接过前辈这些美好心愿的同时,我们也想表达同样的希望,“给你们以晨星”便寄予了这种希望,不论是对于学术研究,还是每个人的生活但愿都有晨星时时带给他生机和希望!